混乱之家全文阅读 女的跪一排

小蛮兔小蛮兔 2020年03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524 次 收藏

这时,侍者及时来送餐。杜宇说:“别想了,肯定是你记错了,别人怎么可能多给你钱,吃饭吧。”

听杜宇这样一说,实在很有道理,西原也不再去想钱多钱少的事情:“这可真是意外之财啊,今天中午我请你吧。”

“好。”杜宇笑笑。

杜宇点的东西陆陆续续送上来,加上配送的炸薯条、水果沙拉、小面包什么的,铺了满满一桌子。

“太多了!”西原有些伤感,“在你的印象里,我是不是非常非常能吃。”

“不是。这家餐厅好吃的东西比较多,你每一样吃一些,吃饱就好,不要求吃光。”

原来是这样,西原开心起来。西原忽然想到刚刚说过这一顿自己请,怕杜宇误会忙又解释:“我没有嫌你点得多,我没有心疼钱。”

“我知道。”杜宇切着牛排,头也没抬。

西原怕自己太吵杜宇不喜欢,默默切起牛排来。两人默默用餐,杜宇没有主动说话,西原也不好说太多,只是眼光时不时往杜宇身上飘,眼里心里都在笑。

杜宇慢条斯理切着牛排,眼皮也没抬一下:“你是不是有话要给我说?”

糟了,被发现了,实在不该看得那样频繁。西原清了清嗓子:“听苏扬说,有检查组来检查工作,怎么样,还顺利吧?”

“还好。”杜宇用两个字打发西原。事实上哪里是“还好”,分明是“非常好”。杜宇的工作表现非常出色,得到了检查组的高度肯定。检查组一走,杜宇请假一天,算是犒劳自己。

“你,你和丽嘉和好了吗?”西原小心翼翼开口,神经紧绷,这个问题藏在她心里很久了,这对西原来说有些不敢触碰,可判生死。

杜宇的刀叉只略一迟疑,随后继续用餐,神色如常:“没有。”

杜宇的回答让西原心下稍安,但胸中垒块并没能完全消除。是两人和平分手,还是还有纠缠?如果纠缠着没有断,又是谁放不下谁?

“为什么没有和好呢?”西原刻意装出随意的样子。

“或许——”杜宇看向西原,“我们都不是彼此的另一半。”

关于“另一半”的“重大意义”,还是西原在纳木错时给杜宇说的,看来那次交谈,让杜宇对爱情有过重新审视。杜宇这样一说,西原心下一片明朗,真可谓乌云散去天清明。

西原心下喜悦,脸上硬生生装出悲天悯人:“唉,你失恋了我也很难过,不过,时间会抚平失恋的伤口,上天这样安排,总有他的道理。来,多吃点。”

西原不走心的演技让杜宇差点笑出来,明明一副喜闻乐见的样子,嘴上硬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可毕竟在说自己失恋的事情,杜宇只好深沉稳坐。

西原是一个脸上藏不住心的人,接下来的用餐时光,连侍者都感受到了西原潜藏的喜悦,而杜宇则是一个“悲伤”的欣赏者。

餐后,侍者给西原送来一份甜点。西原欣然接受,可发现只有一份,对杜宇说:“你怎么没有?”

“我不喜欢吃甜食。”

“哦,那你可没口福了。”西原吃了两口,猛然想起,“对了,差点把正事忘了!”西原拿过挎包翻起来,杜宇狐疑地看着。

西原翻出一把藏式小刀放在桌上,继续埋头翻找。

杜宇拿过小刀细看,脸色一变:“这刀哪里来的?”

“一个朋友送的。”西原头也没抬。

“藏族朋友?”

“对,说了你也不认识。”

“是索朗扎西吧。”杜宇语气坚定。

这倒让西原深感意外:“你怎么知道?你认识他?”

杜宇怎么可能不认识索朗扎西,一想到他,仿佛还能闻到那一晚的□□味。杜宇简单提醒:“你就是在他家酒精过敏的。”

“啊,对。你到他家来接我,你们自然见过面。”

“他送你刀干什么?”杜宇试探西原。

“我说不要,他非要给我,说我没事的时候可以切肉吃,砍西瓜什么的。”

杜宇略一沉思,把刀放回西原面前:“你好好收着,这么好的刀别弄丢了。”

“你喜不喜欢?你要是喜欢我把它转送给你。”

“这是别人送你的东西,你不能随便转送出去……何况,我还是拿枪比较习惯。”

“也是,是我考虑不周,对你对扎西都不礼貌。”西原深深意识到自己的做法欠妥,不是还想着还给扎西吗,如果送出去了拿什么还。“找到了!”她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到杜宇面前,“我早就准备好了,一直没机会给你。”

“什么东西?”

“卡和现金啊。我刚住进部队招待所的时候,你让苏扬给过我一张卡和两千块现金。卡里的钱我不曾动过,现金两千块以及你帮我结的旅店房费一起都在里面了……啊,还有手机,我的手机找回来了,你的手机明天可以还你……”

“你倒是算得很清。”

西原听出杜宇话里的嘲讽,忙剖白心迹:“我知道,我欠你的远远不止这些,我不想欠你什么,可是,我还是欠你很多啊。我还得出来的只有这些,不过你放心,你对我临危救困的恩情我是永远不会忘的。”

“还清之后呢?”杜宇眼神深邃,脸色阴沉,声音里透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悲凉,“你我是否从此泾渭分明再无瓜葛?”

见西原半天不说话,杜宇的心直往下沉。半晌,杜宇轻轻开口:“你不用为难,你不欠我什么,什么恩情不恩情的,不用挂怀。手机,你拿去用吧,我留着也没什么用。”杜宇拿起信封,也不看,随手揣进裤兜里,“我们走吧。”

不待西原回答,杜宇径直走向餐厅门口。西原呆呆的,等她回过神来杜宇已经走出去了,西原赶紧拿上包追上去。

在杜宇看来,西原是在和自己划清界限,虽然如此杜宇出了餐厅也并未走远,只是等在楼下。

见西原出来,杜宇的脸色越发阴沉,语气不带任何感情/色彩:“走吧,我送你回学校。”说完,不等西原回答,杜宇举步离开。

“杜——宇!”西原忙喊住他,杜宇的突然生气让西原心里慌乱成一团。杜宇停下脚步,却没有回转身来。西原想了想,不管了,豁出去了。西原喊道,“杜宇,那些欠你的,我以身相许可好?!”

这话一喊出去,四下奔逃,很快消失无声。湛蓝的天空依旧湛蓝,白云歇在山腰,日头高悬,无风。

杜宇依旧站在那里,雕塑一般一动不动,因为背对西原,看不见杜宇的表情。

西原想,看来今天实在不是一个适合表白的日子,可是话已经说出去了又能怎么办呢?索性一鼓作气破釜沉舟。

西原稍微整理了一下措辞,深吸一口气,十分动情道:“还记得我发给你的那首诗吗?‘如果不曾相逢,也许,心绪永远不会沉重。如果真的失之交臂,恐怕一生也不得轻松。’这是我的心境啊。第一次见到你是在飞机上,一个第一眼就让我心动的人怎么甘心只做朋友。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也知道你看待爱情消极,如果此生你不准备打光棍,如果你终究要找个女人生活,那么你找我吧。你曾经说过,遇见爱的人也不敢把她拉进你的生活,彼此不太相爱,双方才能活得轻松。我不是你深爱的那个人,所以你不必在意我的感受,大可放心让我走进你的生活,你照样可以活得轻松。在你没有找到你的‘另一半’之前,你是否可以暂时做我的‘另一半’,我不要求你做出任何牺牲,给我机会,让我追随你的脚步就好……”

杜宇依旧没有反应,西原有些说不下去了,在爱情面前,从来没有平等,面对爱的人,再高傲的人也总是不能自已卑微到尘埃里去,何况是不曾高傲的李西原。

杜宇身姿挺拔,像一棵白杨。即使一动不动,即使一语不发,这也是一种态度。果然还是最坏的结果,西原如坠冰窖心如死灰,泄气地站在那里像一只受伤的鸵鸟,西原满心凄楚道:“我是不是又做傻事了……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喜欢怎样的女孩……如果为难,以后就不见了吧……”

只见杜宇慢慢回转身来,张开双臂,柔声道:“原原,过来。”

西原直接愣在那里,杜宇脸上的表情没有很大变化,但却异常生动,太阳流动的光影在杜宇的脸上形成明丽的色彩。

西原随即奋力奔向那个怀抱……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烈日当头,杜宇爱怜地轻拍西原的背:“好了,你不晒吗?”

西原湿了眼眶,喃喃低语:“再抱一会儿,我怕你反悔。”杜宇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味道,很清爽,这让西原想到跳跃的阳光、青青的草地、绿得发亮的树叶儿。西原曾经听同学说过,每个人身上都有一种独一无二的味道,只有坠入爱河的人才能闻得出来。

杜宇浓浓的男性气息包围着西原,第一次,这个曾经让她迷恋其中幻想多次的怀抱第一次真真正正属于自己,属于她李西原,西原像一只啄食过量桑葚的鸟,沉醉其中不可自拔。

“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蛮兔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