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俱乐部交换 双飞两个熟妇败火

王燕辉王燕辉 2020年05月03日 来源:互联网 1272 次 收藏

大家还想继续吃瓜呢,就被程蓦冷冷的目光挨个照顾了一遍:“看什么看,还不快走?!”

江颂趁着程蓦不注意,往前一大步,很努力地那四张卡朝程蓦怀里塞。

不料,程蓦也往前近了一步。

短短的距离,江颂面红耳赤。

可他的眼中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轻佻笑意:“我这么对你,你还要谢我?”

江颂红着脸,磕磕巴巴:“墙、墙角也不是白听的,如果没有你的帮忙,盛……盛青岩不会这么快就被查。”如果盛青岩今天还来学校,多半会继续找她的麻烦,后果难料。

程蓦捏着那四张叠起来的卡,生出了少有的耐心,似笑非笑地问她:“那你把零花钱都给了我,你家大人知道吗?”

江颂连忙低下头,盯着脚尖看:“我不爱出门,平时用不了多少钱。”

她听到离自己只有十几厘米远的程蓦轻轻的笑了一声。

小傻子,真是好欺负。

江颂的脸埋得更低了。

程蓦看到她莹白的脖颈,看到她泛红的耳朵。

于是他嘴角噙着笑,别开视线:“快回家吧。”

江颂落荒而逃。

他站在原地,低声喃喃:“紧张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秋日的晚风带着丝丝的凉意,夜色漆黑,整栋教学楼只有零星几个班级还开着灯。

江颂站在楼梯台阶前,眼前是幽暗的楼道。

不知是谁提前把灯给关了。

从这里下楼还有好一段路要走。她试了半天,发现上面的开关不是控制这一层的灯的。

应该在楼下。

她慢慢地靠着楼梯的扶手,在准备用拐杖探第一个台阶的时候,身侧走廊的灯灭了。

呜呜呜,这下更黑了。

程蓦乘着夜色走向楼梯口的时候,在黑暗中依稀辨出江颂的身影。

“还不走?”

背后忽然响起的声音吓得江颂差点把拐杖给扔出去。

程蓦的目光落在她颤抖的双手上。

原来是怕黑。

他绕过她,走在她前面,一阶一阶往下走:“你不走我走了。”

江颂颤颤巍巍地扶着楼梯扶手,咽了下口水,艰难地迈出第一步,又收回来。

呜,怎么可以这么黑。

这时,底下传来声音——

“小傻子。”

江颂张了张嘴,想要求助,可她说不出口。

程、程蓦……

忽然眼前就亮起一道光,她顺着光源,看到已经走到自己身旁的程蓦。

程蓦勾着笑:“怕什么?”

终于不用摸瞎了……江颂觉得自己快哭了。

程蓦像是没注意到她的神情,懒洋洋地说:“走吧,我在你后面就是了。”

“嗯。”江颂小心翼翼地拄着拐杖下楼梯。

程蓦时不时瞥一眼。

真够慢的,跟个乌龟似的。

他这么想,也这么说了。

小姑娘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终于走到平地的时候,脸上还挂着笑容:“程蓦,谢谢你!”

一脸冷漠的程蓦:“少说废话。”

动不动就谢来谢去的,不嫌烦?

江颂:“程蓦。”

这次程蓦连眼皮都懒得抬:“又怎么了?”

江颂:“下……下雨了,你带伞了吗?”

闻言,程蓦看过去,地上确实湿了,雨下得不小。她倒是观察得仔细。

程蓦:“没有。”

“我带了!”她像个得意洋洋的孩子,蹲下身从书包里翻出一把雨伞,伸手递给他:“给你!”

“给我干嘛。”程蓦不接。

“你先接着嘛。”江颂靠近一点,把伞塞在他手里,然后站了起来。

程蓦皱着眉,眼神是极大的不赞同,正要说“我不撑伞,你拿回去”,就听到江颂说:“可是我也撑不了伞呀,你帮帮我,好不好?”

路灯映得她双眸明亮,声音也是那般温温软软。

回答她的是程蓦的一声嗤笑。

“不好。”程蓦快步走进雨幕,任由雨水打落在他的身上。

“程蓦!”江颂喊他,但他一点要停下的意思都没有。

手机响了。

江颂连忙拿出来接听。

“喂,阿姨……嗯!太好了……不用司机来接了……我自己能回家……真的……好,拜拜。”

电话挂了,看到雨下得更大,刚收到的好消息被暂时抛之脑后。

好像……不应该拒绝司机来接的。

她被大雨困住了。

有些艰难地迈开脚步。再往前走一下下,到时候走到教学楼底下就能遮到雨了。

雨水很快将碎发打湿,一缕一缕顺着脸颊。有几分狼狈。

远远的,有一辆车朝她开来,还没靠近就冲她响了响喇叭。

“程蓦……”

程蓦把车停在她边上:“不想继续淋雨就上来。”

雨势很大,他才没听到江颂满是感激的那句谢谢。

江颂坐在后排,拿出餐巾纸,擦了擦被自己弄湿的座椅。

过了好一会儿,程蓦从后视镜里看到她努力地擦坐垫的样子,再次流露出极大的不赞同:“擦什么擦?”

江颂:“可是我……”

程蓦不用想就知道她要说什么,沉着脸:“闭嘴。”

江颂乖乖地闭上嘴巴,安安静静又十分乖巧地坐着。

外面大雨瓢泼,雨刮器不停地清刷着。

车开出校门,程蓦问:“你家住哪儿?”

江颂还记着他之前的话,只把具体地址报了,一个多余的字都没说。

程蓦这才意识到她回家了,没继续住医院。

他得了清静,却不是很习惯。时不时从后视镜看。

等红灯的时候一不小心就被发现了。

江颂充满好奇的大眼睛看向他:“你在偷看我。”

被当场戳穿的程蓦急着出声:“不是让你……”

“好嘛,我不说话了。”江颂撇撇嘴,委屈巴巴。

她双手放在膝盖上,坐姿乖巧。

跳到绿灯,程蓦一脚踩下油门。

一路飞驰。

江颂也提心吊胆了一路,满肚子的话按捺着没说。

到了小区门口,她把车窗放下来,保安看到熟面孔就放行了。只是有点疑惑,这辆车好像没见过。

程蓦一直把车开到江颂家门口。

门口有专门用来遮阳避雨的平台,江颂下车的时候不会淋到雨。

她站在门口,面朝着程蓦的驾驶座。

那双漂亮的眼睛一眼不眨地看着他,示意自己想说话。

程蓦紧绷着的表情似乎有了一丝松懈。

江颂刚才开口,就看到他飞快地把车倒了出去,开走了。

就这么不想听她说话嘛。

江颂叹了口气,还是一直目送着车子开出小区。

保姆阿姨早就在家等着了,看到江颂很快回来才放下心。注意到江颂身上有点湿漉漉的,又道:“颂颂,下次还是让司机接送吧,淋雨很容易感冒的。”

江颂:“哎呀!”

她才想起程蓦淋了一路的雨……

“怎么了?”保姆阿姨以为是出什么事了,跟着紧张起来。

“没、没事……”江颂摇摇头,“阿姨,再拿一把伞来,我想再多备一把在教室。”

“说的是。今天也是你同学帮你打伞的吧?”保姆阿姨问。

江颂点点头,没再说话。

保姆阿姨很快拿了把伞过来,江颂打开书包,发现四张银1行1卡竟不知什么时候躺回了里面。

又失败了。

*

一夜的大雨,第二天早上就放了晴,地上还有一个个水洼。

江颂由司机送到了学校。

一直到了早自习结束,盛沁还没来。

对江颂来说是意料之内的事,对班里其他人来说盛沁两天没来上课就很耐人寻味了。

“盛沁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不会吧……”

“要不今天去问问曹老师?”

“我昨天就问过了,曹老师不肯透露,可能真是什么事呢。”

“依我看就是因为盛沁欺负了江颂,被强制遣退一周。”

于是有人来问江颂,江颂只说自己还没收到什么消息,和大家一样。

曾经一边倒的流言如今又变成一边倒,几乎所有人无一例外地认为盛沁就是在厕所里放水桶砸江颂的那个人。

上课铃声敲响,江颂把书拿出来放好。

余光再次落在斜后桌。

程蓦还没来上课。

以前不是没有过,大家都说程蓦的迟到和迟到跟家常便饭一样。

于是她等了一节课。程蓦依然没来。

下课后,江颂拄着拐杖往外走,站在走廊上朝着校门口的方向看。

一直到中午,程蓦还是没来。

江颂从办公室回来,手上拿了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尽管她没有做数学课代表,去数学老师的办公室的次数还是变频繁了。数学老师讲题仔细,从不介意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给去他那儿的学生讲题。所以江颂这两天会时不时过去问题目。

厚厚的书再加上拐杖,她有些拿不开,只好把脚步放的更慢。

上了楼,依稀在楼道里听到自己的名字。

“昨天我看到蓦哥和江颂私下走在一起了。”

“得了吧,周瀚编假话不是一次两次了,谁信啊。”

多的是质疑的人,但还是有人信。

江颂下意识心头一紧,昨晚在教室她和程蓦是被看到了……

她本想避开他们走,慌乱之余,一个不留神,手中的五三掉在地上。

重物掉落的声音引起了周围人的主意。

正在八卦的同学们停了下来。

“江颂……”

始作俑者周瀚被原主逮了个正着:“那个…江颂……”

“让你不要天天在背后编那些莫须有的话,江颂是新同学,大家应该多关照些才对。”说这话的是唐念,说完还瞪了周瀚一眼。

周瀚有些难为情地挠挠头,承认:“好吧……江颂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那都是我随便胡扯的。”

本来还相信他的那些人听了很生气:“周瀚你骗我们很好玩吗??”

周瀚自知做错了事,连忙道歉。

唐念捡起地上的五三,递给江颂,还说:“周瀚他就那样,惯犯了。”

只有江颂自己知道,假话是真。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燕辉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