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用下面喂我双腿张开轮流—我这样的鲍鱼算黑吗

潺潺之恶潺潺之恶 2020年04月06日 来源:互联网 1761 次 收藏

初三,三天开门后,周氏才回了宋家。

不过她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还带了两个外甥女过来。

“金珠银珠见过宋家姥姥。”

宋家的堂屋里,金珠银珠给李氏问安。

李氏打量着面前的两个姑娘。

金珠和银珠是孪生姐妹,今年十四,虽是一胎所生,可长相却不一样。

左边那个鹅蛋脸温婉文静的是姐姐金珠,右边那个圆脸脸上总是带笑俏皮可爱些的是妹妹银珠。

李氏虽然对周家的那些人有些意见,可却不会将这些情绪带到孩子的身上。

“我四妹说,上次她过来的时候,是她做的不对,惹得娘生气了,这次也就不过来了,特地让金珠银珠带了点东西过来,给娘赔罪,顺便开导开导如娟。”周氏说着,叹息一声。

李氏瞥了周氏一眼,见她不像是做假,又见两个姑娘确实带了不少东西过来,没说什么,就让周氏领着两个孩子下去了。

周氏临走前,与李氏道:“娘,我来时,我四妹千叮咛万嘱咐,说是上回不分青红皂白,在老二家闹了一场,她心里着实过意不去,所以让两个孩子一定要代她到老二家里,给挽歌赔个不是。”

见李氏看过来,周氏又道:“我不知道这举动妥不妥,所以来问过娘,若是娘觉得不妥,我就不带他们过去了。”

李氏纳闷。

这老大媳妇去了一趟丁家,变性了?

“算你那四妹还算懂点规矩。既然她有那个心意,咱也不好拂了她的意思。”

“是。”

周氏应着,就领着金珠和银珠出去了。

几人刚出主屋,就见宋如娟在门口站着,盯着他们。

宋如娟鬼门关走一遭,虽然养了些日子,身子还是很虚弱,见不得风,大部分时候,都在屋内养着。

金珠和银珠瞧见了,立刻笑着迎了过去,规规矩矩地喊了一声“表姐”。

宋如娟却没给两个表妹好脸色。

许是事情经历的多了,又或许她当初就是这种人,这两姐妹的心思,她一眼就能看穿。

“娘,你进我屋一趟,我有话跟你说。”

周氏皱了皱眉,还是进了屋里。

金珠银珠要跟过来。

“你们两个就不要进来了。如霖,金珠和银珠头回来咱们村子,你带两个表姐出去走走。”

宋如霖有些不大乐意。

“等回头,我给你买糕点吃。”

宋如霖当即应下。

金珠银珠有些不想走,可是对上宋如娟深寒的目光时,只好扭头离开。

“姐,你说表姐是不是看出我们的心思了?”

“别胡说。”

屋内。

宋如娟盯着周氏:“娘,你老实跟我说,你将两个表妹带过来,想干什么?”

周氏梗着脑袋,有些不敢看宋如娟,总觉得那眼神冷冰冰的,似乎能将她看穿似的。

须臾后,她硬着头皮道:“我能干什么?是你四姨,她怕你一个人闷在屋里,憋出病来,特地让金珠和银珠来给你解闷。亏你那日还说你四姨,瞧你四姨多关心你?”

“娘确定没骗我?”

周氏的脸色立刻变了:“如娟,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激动地站了起来:“你这次出事,是赵家对不起你,又不是我,你瞧瞧你现在跟我说话什么态度?”

宋如娟收回目光:“娘,你最好说的实话。这两日哥哥也在家里,别让金珠银珠跟哥哥靠的太近。”

……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潺潺之恶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