畏饱饥渴难耐的熟妇 花和热铁顶弄摩擦

王燕辉王燕辉 2020年04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09 次 收藏

作者有话要说:

康熙三十八年,北京城熙熙攘攘地大街上,妍姿一身纯白色宽锦袍,俨然一翩翩美男子,随性率意地走在人群中,却掩饰不住耀眼的光芒 ,引的人们频频向她张望。不过妍姿根本没注意到这些,因为她此刻正在懊恼着自己的事情。

事情是这样的,本来她在康熙三十七年就可回京城了,可没办法,谁叫某人孝顺呢,又在望雪峰上陪着白衣爹爹与美女妈妈过完了年才告别他们下了山,可是在山上过了十三年与世隔绝的日子,忽然进入繁华热闹地世间,就好象刘姥姥进入大观园,看见什么东西都是新奇的。又像只刚获得自由的小鸟,也忘了要赶快回京城,就疯狂地从南一路玩到了北,观赏了各处美景。幸好还记得3月3日是她的14岁生日,才加紧赶回了京城,可进入北京城才发现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离开时是被白衣爹爹抱着走,根本没注意府邸的方位,现在却找不到回家的路,想想超级丢脸啊。

“你听说了吗?今天京城最大的酒楼天福楼被和硕额驸郭络罗府、费扬古大人乌喇那拉府和兆家尚书府包下了。”

“哦…..真的吗?他们包下天福楼是要办什么喜事吗?还是要宴请哪位达官贵人?”

“你还不知道吗?是因为郭络罗。妍容格格、乌喇那拉。楚歌格格和兆佳。悦情小姐三人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又因为三人今年都14岁了,明年就要进宫选秀,所以三家一起办了盛大的生日宴会。”

“啊,真的,她们可真是好命,都有个有权有钱的父亲,进宫后不是皇上的妃子就是阿哥的福晋,哪象我们都是当下人的命。”

“是啊,听说今天还会去阿哥,贝勒的。”

四个未出阁的女子就在大街上旁若无人地讨论起来。话里是充满了羡慕与嫉妒。

妍姿刚好经过她们,听到她们谈话的内容,一下子兴奋了起来,嘿嘿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可以确定郭络罗。妍容格格是自己的孪生妹妹了,而乌喇那拉。楚歌格格和兆佳。悦情小姐如果没错的话就是小璃和小悦了。

妍姿激动地跑到那四个女子身边,双手抓住一女子的肩膀问道:“这位小姐,请问天福楼在哪?”而那位女子一抬头看她却红了脸,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公子,你是要去天福楼吗?可是我们这些平常百姓是进不去的。”

公子?马上想到自己是穿着男装,看旁边几位女子也红着脸痴痴地盯着自己看,打了个寒颤,想自己的魅力都大到男女通吃了,寒!!!见自己的手还放在女子的肩上,赶紧放下,不自在的道:“咳,只是我从外地刚来京城,挺好奇你们说的,就想在外面看一下。

另一女子听她这么说,声音娇滴滴地指着手为妍姿指引:“公子,你只要往前走,等看到一分叉口,再往左拐个弯就能看见京城最大的天福楼了。”

“恩,谢谢几位美丽姑娘的指引,先告辞了。”妍姿说完赶快闪,可不想一直被几位女的这么盯着看。

妍姿来到天福楼,见门口还有好几个人守着,看来前门是进不去了,那就只好走后门了。

来到后门,妍姿从衣服里摸出了片假胡子贴上,闪进了后堂一间没人的屋子,却刚好可看见大厅,见大厅只有三四大桌的人,看来是就请了几个亲近的人,自己想混进去是不容易。

忽然整个大厅陷入了黑暗中,人们见一片漆黑,都骚动了起来,舞台上亮起了光,还弄出了忽闪忽闪的灯光效果,DJ音乐旋律流泻而出,

妍姿见舞台上穿黑色紧身衣服,显现出了玲珑曲线的两人,两人身体随着旋律像妖精的舞动起来,嘴里也唱道:

触电的那种感觉已慢慢出现

想要无时无刻有你陪伴我身边

触电的那种感觉有点点危险

什么方法爱你才会永远不蜕变

爱的魔力转圈圈想你想到心花怒放黑夜白天

可是我害怕爱爱情只是一瞬间

转眼会不见我要慢慢冒险

爱的魔力转圈圈甜蜜思念你的笑容就在眼前

可是我害怕爱情只是一瞬间

转眼会不见怎么克服危险

这两人不是琉璃和暖悦还能是谁!妍姿觉得自己从没这样激动过,没想到这两个女人这么华丽出场,在古代跳这么劲暴舞曲,音乐效果虽没现代那么好,不过也挺不错了,看着台上边唱边跳的两人,妍姿把手放到嘴边吹起了她们三人以前常吹的哨声。

台上的两人却跳到一半忽然停了下来,要求乐队马上停,灯全点回去,本来看两人的舞蹈看迷住的众人,全都一脸莫名其妙,二人跳下了舞台。

妍姿这时却露出了狐狸得逞般的奸笑,嘿嘿,看来两人是听到她的哨声了。

最前排的红衣女子站起来问道:“歌儿,小情,你们两个怎么了,跳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我们都还没看够呢。”

楚歌和悦情也跑向了红衣女子那桌,楚歌激动地抓着她的手问道:“容容,刚才的哨子是你吹的是不是?”

悦情也是一脸的激动,直接抱住了妍容:“小尘,你想起来了是不是,你想起我们了,我就知道你会想起来的。”

而妍容却被两人搞的莫名其妙,道:“什么哨子,我吹什么哨子了,还有你们两个一直叫我想的我也还是没想起什么东西拉。”

楚歌和悦情听她这么说,一下表情就奄了下去,失望的放开了妍容,楚歌还是有点不死心的问:“你刚才真的没吹哨子,那刚才的哨声从何而来?”

妍容摇了摇头:“没有啊,我刚才看你们唱歌跳舞都看入迷了,哪还听的见什么哨声。”

旁边的几位阿哥也是被两人搞的摸不着头脑了,小十四不满的叫道:“楚歌、悦情,你们干吗停了啊?我还要看拉,你们继续上去跳吧,我还没见过这样的舞,我还想看。”小十四现在是还没长大呢,呵呵小孩子可以原谅。

悦情转向了在坐的几位阿哥问道:“难道几位阿哥都没听到吗?”

四阿哥胤禛皱了下眉,淡淡的问道:“我说你们两个抽的是什么风啊?我们哪听见什么哨声了,我看是你们庸人自扰吧。”看来又是一看入迷的没听见,唉,不怪他不怪他,情有可原拉,美女吗人人爱看不是?

楚歌听四阿哥自己的准姐夫这么说,嘴唇动了下不知道要怎么说。

这时八阿哥胤禩开口道:“两位说的哨声我好象听见了一点,但音乐太大声了听的也不是很清楚,好象是从比较远的地方传来的,要不问一下大家刚有谁吹哨子了。”恩,不错,看来还有个清醒的,不愧是八阿哥。

楚歌和悦情听他这么说都向他送了个赞赏的眼神。而四阿哥却嘴角不自在的抽了下。

妍姿也隐约听见她们的对话,看来是小璃和小悦把妍容当成自己了,看着和自己有着一样的脸的桃红身影,把她当成自己也没什么奇怪的。不过心里还是有点不爽啊。

九阿哥胤禟提议道:“既然这样,就发话下去好了,问一下刚才有谁吹过哨子。”

妍容听表哥这么说,马上赞同道:“表哥这方法好,就这么办。”随手招来旁边的奴才吩咐道:“你派几个人向大堂里的人询问下,刚才有没有谁吹过哨子,就说本格格找。”晕啊,可真是夫唱妇随,刚八阿哥这么提议时怎么就没见她这么说呢。

“啊………你……你什么人,来人啊,有贼,有贼……”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燕辉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