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在乡村 第章磨yi

龙凤潮流龙凤潮流 2020年05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1647 次 收藏

曾越笑一笑没答,后来问“在督军府做事还习惯么?”

珍珠还没回答,包厢的门就叫人推开,珍珠下意识扶着椅背回头看,碎珠的帘子挑起了半边,外头人影忡忡,都敌不过来人一身戎装。

曾越站起来,回头叫道“仲轶!你什么时候来的?”

霍仲轶往里走“有一会儿了,跟辛会长谈些生意。”朝珍珠略略点头“姝瑥也在。”珍珠看他迎着光而来,面容俊朗,风神俊秀,竟有些恍惚。霍仲轶一身笔挺军装,领口的铜扣子折了光,蓦地通亮,珍珠眨了眨眼才回了神,叫了一声“督军”

曾越照着霍仲轶胸口就是一拳“出来听戏还穿成这样,显摆不够威风了”霍仲轶笑着扭头,朝珍珠道“坐吧”回头跟曾越比肩站着“高处不胜寒呐”话里头多少有些无奈意思。

二人均是生得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比肩笑谈间眉目飞扬,神采奕奕,实是赏心之景。

珍珠竖着耳朵听他们两人说话,也没好意思坐,就那样安静的站着。在高背深椅的深褐殷红中,在二胡的凄幽咿呀中,在水袖的飞扬云缎中。一身绫红的压花旗袍,越发显的眉目如画。

霍仲轶斜了眼角瞅她,叫曾越看见,索性拉了椅子叫他坐。霍仲轶看珍珠神情多少有些拘束,就推脱着道辞。曾越不干“来都来了,走什么走。”

霍仲轶道“你们看你们的。回头散了再请你们吃饭”

到底是上司,珍珠心中多少还是不愿意他留在这,听他这样说,就转过头跟霍仲轶道“再见”干净利索。

曾越张嘴刚要再留,没想到珍珠这样说,一句话噎在喉咙里半天没出声儿。霍仲轶看着珍珠,心中就微微有了恼意,抬脚要走,又有不甘。朝外头一摆手“在这里加套桌椅”又跟曾越说“我去跟辛会长打个招呼,回头就过来。”

曾越少见他这样的出尔反尔,可到底是遂了自己愿,还是笑着应下。只是珍珠愣住,觉出自个儿鲁莽,抬头朝霍仲轶讪讪笑“那。。。回见”

霍仲轶看她一眼,足跟一顿,踩着稳健步子出去。

============================================================================

侍从在珍珠左手边加了桌椅,霍仲轶进来嫌热,脱了呢子大衣搭在把上坐下。曾越在珍珠右手边掏了烟“珍珠,不介意吧?”

珍珠夹在他们两人中间有些不自在,只好认认真真看着台上的戏“你们自便”

霍仲轶接住曾越抛来的烟,放在鼻下一嗅“纯正巴西烟叶,哪弄来的?”曾越把玩着银色打火机“还有我弄不到的东西?!”

霍仲轶点了烟,深深吸了一口,吐着烟,朝珍珠道“姝瑥也叫珍珠?”

珍珠暗悔刚才没留意,微微低了头,捋着耳朵边的碎发,朝霍仲轶微微一笑“珍珠是小名儿,督军见笑了。”

霍仲轶实在不喜欢她这样客客气气的态度,将剑眉一敛“你是阿越的妹子,跟我便是朋友,就别说那些场面话”霍仲轶神情严肃,一句话说的又重,听的珍珠竟是不敢反驳。曾越见霍仲轶神情有些恼意,鬼鬼祟祟在那闷笑没吭声。

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闷,两人吸着烟,满是呛人味道,珍珠闻惯了倒也作罢,只盼着来阵风,将这屋子里的怪闷给吹散。最后还是曾越先开口“辛启安又在捣什么鬼。。”

霍仲轶咳了两声,声音很是干涩“还不是医院的事儿。他答应给部队免费治疗伤员,但前提是要我在这届商会会长更替上,支持他儿子上位。”

珍珠瞧他嗓子哑成那样,有些难受,端了白瓷的茶盏,撇了茶沫子递去“润润嗓子吧”

霍仲轶抬手去接,指尖碰到珍珠手背,柔滑细嫩,心神一荡。险些泼了茶。

曾越自顾自的看着台下“辛启安这老狐狸,临死都不忘拿权。就他那跟猴似的儿子?到头来会长之权不是还落他手里!”

霍仲轶手里托着茶,左右转着,似笑非笑的神情“我姑且先答应他,队里伤员要紧!”

曾越扔了烟蒂,揉揉鼻子“药材还缺不缺?我那里还能腾出来点”

“暂时还能对付,实在不行了再管你要”霍仲轶转头看着曾越,却见珍珠侧脸“这唱的依依呀呀烦人的很,走,我请你们吃饭去。”说着就站起身。语气毋庸置疑。

曾越颔首“珍珠意思呢?”珍珠也已生厌,这时候巴不得早些离开,也站了起来,刚才挺着后背坐的久,乍一起来,猛地头晕往后仰,霍仲轶正拿着外套,眼疾手快,一把托住她后背“怎么了这是?”

掌心宽大,暖流乍然淌过全身。珍珠受惊,连忙往前站,揉着额头喘着粗气“没事儿,没事儿,站的急了!”

曾越拿着她坤包外套笑道“她打小就爱头晕。有一回还从二楼滚了下来,仲轶今天这也算是英雄救美了一回。”

霍仲轶听在心里,定定看着珍珠没接话,珍珠抬头看他炯炯目光,心里头有些打飘。转头拿了曾越手里大衣穿上“少胡说,走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龙凤潮流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