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爱我的大宝贝 第一次3p的细致经历

阿达阿达 2020年05月31日 来源:互联网 1867 次 收藏

银叶家族作为山茶花的世代至交,在过去的四百七十三年里相互来往十分密切。但这一切并不因着lock和key的种种因缘,只因为不论是在政治还是经济上,以猫头鹰族徽的银叶家族至始至终都是山茶花家族的矢志不渝的盟友。也许正是考虑到这一层关系,与其他几个拥有key的家族相比,银叶家的血脉继承者入驻阿拉瓦的次数,是最为少的。从某种程度上讲,一个坚定的盟友要比淡薄的姻亲之间的联系更为稳固些。

所以从瑞迪忒莱尔家定基塔利亚以来,银叶在阿拉瓦宫中始终有他们独特的位置。在作为高级客房使用的凛馆和现任家主卡梅莉亚所居住的北馆之间,有一栋二层独栋,作为单独的院落静静地伫立在那里,伴随着阿拉瓦行宫主人的代代更迭,山茶花家的任何一位主人都未曾插手做过改动。百年已逝,那座独栋小楼依旧保持着初代功勋者费奥尼兰斯洛那渗入骨子里的优雅格调。

小楼一层入口处有两间办公室,那里住着银叶家常驻阿拉瓦的外交联络人,每两年联络人会进行一次更迭。他们是银叶最为忠诚的仆人,用一言一行极力维持着两个家族的平衡。

汤姆紧跟在奥利维拉身后,恨不得耳朵长了尖,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前面行走着的那位“未来主人”的动作。

他的腰板挺得笔直,即便是行走时也带着军人那一丝不苟的严肃态度,每一个关节的弯曲都像是固定好了角度,庄重而威武,他的披风被风鼓起来有阵阵的声音穿过。他像是长途远涉而来,带着仆仆风尘,金色的短发蒙了尘,那耀眼的阳光般的颜色显得有些暗淡,白色的披风下摆脏污的已被风干,长筒马靴的前端磨损的十分厉害。这究竟是经历了怎样一段漫长的旅程,他又是因为什么急匆匆地赶到塔利亚。这一切汤姆根本不敢去猜想,只是当他意识到什么的时候,那人已经转回身,蓝色的眸子如晶石般闪亮。他温和地扬起嘴角,“就送我到这里就行了,暂时没有什么事情。你去忙吧,如果有需要的话,我自然会另做通知。”

汤姆讷讷地抬起头看着他的脸,口里似有些结巴。

“如果……如果您有什么吩咐的话……”

“嗯,这儿的外务官曾是我的部下,我不会吝惜开口的。”他笑着作别,转过身朝小楼走去,如一缕春日尚未褪去时的清风,金色的短发映在墨绿色的树荫下别是一番令人畅然的色彩。

汤姆直直地站在那儿,犹如他还在岗哨上一般,脑子里残留着的那一抹绿色,仿佛带着他飞奔过草原翻过青葱的山头,抑或是像一朵被西风祝福的云朵在广褒的海面上疾驰而过。除此之外的地方却是空白一片。他在那儿站了足有从贝罗斯花园到他岗哨步行所需要花费的那么长的时间,一阵风将他吹醒,汤姆才意识到现在他可是脱岗,他眼珠子转了转,若恍然大悟般带着小跑往他的工作岗位跑去。

夏日傍晚,炽热的太阳带着深沉的疲惫落下山去。而在这宏伟庄园的主厅,正有人将这一行人抵达的消息汇报给阿拉瓦的主人。

卡梅莉亚披着一件玫瑰红色的轻纱,塔利亚的夏天和清爽适宜的镜湖庄园比起来简直就像是生活在即将爆发的活火山脚下。凯蒂结束了在她耳边的细语后退在一旁,她原本以为自己的主人一定会冲出去,向那个人问个究竟。但是,卡梅莉亚却并未起身,她只是停住了笔,那握着笔的手明显有些颤抖,以至于让她不由得用左手紧紧地握住那纤细的手腕。

她拢起双手撑在桌上,相交握的两手拇指随势贴在嘴唇,眉头紧紧地纠结在一起。半晌才发出了新的指令:“让奥利维拉好好休息,把他带来的人安排好。注册的事情让杰里安去办,剩下的就按照来访的最高等级去做。如果他们有什么损失的话……”她顿了顿,“补偿的费用从镜湖的账面里出。”

虽然她说的并不十分清楚,但凯蒂已是陪伴在她身边多年之人,自然对卡梅莉亚凌乱话语中所想表达的意思心领神会。她走的远了点,叫来侍奉在一旁的传务官,逐一将需要负责的人员指令安排下去,这也是作为随侍官长所必须具备的能力之一。

“把舞蹈课安排到晚上八点,艾伯特的宴会帮我推掉,明天提早一个小时起床,代替今天未能进行的庄园巡视。除了必要人员外,还是和平时一样。七点送来的报表就不要送到这儿了,拿去我寝室,晚上我会看一看。”卡梅莉亚在公事簿上涂画完了便扔下笔,在旁边的一间小屋里换好了夏日的裙装。

“您这是……?”

“不,我只是想出去走走。既然奥利维拉没打算立即来见我,那我去找他岂不是让他难堪,说出来的话也容易言不由衷吧。我都等了这么久,这点时间又算得了什么?他这一路亦是不容易,等他整理完之后想见我时,自然会站在我面前。北方雄狮的决断力怎是我能够强加干预的,现在过去反而显得我浮躁了吧。”她笑了笑,“不过我的定力也没那么强,现在我根本看不进去任何东西,耳朵像是被堵上了,与其在这儿发呆倒不如去散散心,这样的天气再呆在屋子里,也是会被我的子民们嘲笑的吧。”

“我要到街上走走,不要叫杰里安,让泰德跟着就可以,我正好也有些事情要问他。你和伊莉娜留在阿拉瓦,如果有什么紧急事情,你就自行决断。”

凯蒂担忧的眼神投向卡梅莉亚,“没事的,我只是有点情不自禁。”她自嘲的笑了笑,左手按了按那藏在轻薄衣料下颤抖不止的右臂。

“如果那件事来了,就按照长姐吾主的安排从容应对吧。我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渺小,如果没有强大到能去改变世界的话,不如暂且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这也是我这几年撞的头破血流总结出来的。有的时候我也会羡慕曾经的自己,喜欢什么就拼了命的去得到。最后才意识到这不过是一捧黄土,除了上天安排的责任之外,再去妄图从神的指缝里抓住些什么都是痴心妄想。”

“我现在是不是太不像样了。”她笑的像是一朵盛放在在墨绿色叶片上妖艳至极的山茶花。凯蒂看的心都酸了,她动动嘴唇想说些什么安慰她。可卡梅莉亚嗓子呛了一下,连咳嗽几声,眼角闪出几点泪光。倔强的女大公看了急忙要上前的凯蒂,摆摆手,示意她没什么事,“不知道再次相会的时候,米尔嘉是否会再次爱上这样的我。”

“去吧,让泰德在门口接我。不必准备车子,我只想走走……”

青年沐去了一路的风尘,从衣柜里找出一件银灰色的长袍套在身上,从他上次离开这间屋子起,头发长到肩膀了又匆匆地用小刀削去,而最近一次是几天前,在离塔利亚不远的银萝镇,他让队伍在那儿解散了一天,而自己则在镇上找了个理发师好好打理了被莱文他们摧残的长短不齐的头发。当他拿着自己替换下来的破损战袍走出裁缝铺时才发现,这三年果真如眨眼一般,经历的一切他历历在目,但竟然没想到,此去经年。

他步行至桌前,倒了杯水,站在那里,出神的望着窗外。

他明白自己对卡梅莉亚的感情,尽管卡梅莉亚心中挂念的始终是米尔嘉,他依然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什么。这三年,他与部下一路探寻着米尔嘉蒂拉的行踪,在听完了米尔嘉叙述完前因后果之后他决定和驯鹿一起跨海北上,赶赴那个从未有人活着到达过的寂静之城露忒。这一路的艰险自不必说,很大程度上他们能活着回来,有百分之三十来自龙神佑护,剩下的百分之六十完全是幸运。

时间亦如潮水般涨落不休,他现在平静的站在这里,回首间也觉得有些非同寻常,无需时刻紧绷着神经,每时每秒向神祇祈祷。多快啊,一转身的时间他已经三年没有见过塔利亚掌权者的面容。

他需要时间处理一些事情,无需他亲自去说明,卡梅莉亚也一定会明白。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阿达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