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绑住的美女 不要太大了会坏的书包网

潺潺之恶潺潺之恶 2020年04月20日 来源:互联网 1603 次 收藏

站在这里都一上午了,这个家伙在搞什么?这都快到午时了吧?这家伙就不饿吗?怎么也没个宫人来提醒一下子……

仲光以看着正坐在上面,貌似正儿八经的在看着手中竹简的家伙,说是有事与自己说,现在却是坐在那儿一声不吭的,倒像是把自己忘了一般,

“咳!咳!”

抬眼看了一下子,子绚像是现在才想起了似的一般,忙放下手中的简书。

“光以!这么久了,你这小子也不提醒我一声,现在什么时辰了?”走下案桌,似有责怪的说到。

“王子殿下,已经是快午时了。”有些无奈,仲光以但也只得淡淡的回到,瞧那德性!还在这里装模作样的,真是无语……

“呀,午时了,走,我带你去我家安安那里吃饭!”子绚走上前一把搭在仲光以的肩上,用手重重的拍了拍,这是安安昨天说的,她会亲自己做一桌饭菜等着他们的,真是便宜这臭小子了!

“去吃饭?”仲光以心里升起一丝惊喜,又可以看到安安了,但一想到眼前这个家伙,立马又收了收心,镇定而平静的问道。

“怎么不乐意?”斜睨着仲光以脸上那微妙的神情,这是高兴的吧。

“王子殿下相邀,光以又怎敢不从,那就快走吧,免得她们等急了。”

果然,还人还真是不客气……

————————————————,

“安安,你看我穿这身衣裳好看吗?”正在厨房中与奶娘正忙得热火朝天的安安听到一个声音。

一看原来是东儿姑娘,只见她穿了自己几天前,找人为她量身定做的一身青色衣裳,整个人也显得很是清新,皮肤也衬得很白,狭长的狐眼,红红的嘴唇,还有因心情激动而微羞的神情,让人恨不得上前咬上一口,唉,自己若是个男的就好了,看得安安有些怨悔人生。

“东儿,你怎么可以这么漂亮,来,让我亲个!”安安丢下手中的活计,上前抱了抱,毫不客气的狠狠的占了一把便宜,才甘心。

看得一旁的奶娘有些目瞪口呆,自己这从小看着长大的三小姐怎么就成了这副德性,幸得王子殿下与她定了婚约,不然……

安安却是不觉有什么不妥的,对同样愣着的东儿一笑,顺便又把东儿的衣服的领子扯了扯,露出了东儿那美好的脖子。

“这下好了,就看那小子有没有这福气了。”满意的重新打量了下,回头又道“奶娘,那些菜你就按我刚才说的做吧,走,东儿,我们去外面等着吧”拉着东儿就出去了,这可是专门为她与那小子做的相亲宴,虽说她们之前有见过面,算不得现代般的相亲,但是也要有个郑重的表态仪式吧。

真香啊!子绚带着仲光以一脚跨进了院门。

这是什么东西?一个不像鼎又不像是盆的青铜制的东西,正在院中间的那个石桌之上,里面的汤煮得香飘四溢,底下还有些炭火在微动,旁边放了许多洗好的菜还有生肉片。

子绚与仲光以皆有些不知怎么回事,这吃东西他们向来是见惯了各式的鼎炉盛着的美食,但这样的还是第一次见到,不过闻起来还是蛮香的,看着也挺特别的。

在屋里看到他们两个进来时的反应,安安内心一笑,本想炒些现代式的小菜给他们尝一下的,但是又找不到合适的盘子装,就只好借众多小说中写的情节一样弄了个火锅了,这个火锅可是之前与十五一起造编钟时做的,一直没有机会拿出来,现在刚好派上用场。

“王子殿下,仲公子,你们来了?”东儿姑娘在安安的鼓励下,上前冲着他们两个一行礼,把他们两个看得眼前一亮。

待东儿姑娘一抬头,两人才回过神来,

这安安在捣什么鬼?子绚向四处张望,发现她正站在那儿看着这边微笑,这是在摆美人计试自己么?这种小把戏她也终于对自己用上了?想着这心里有些高兴,嘴角也不由得上扬了起来,并走了过去,只留得仲光以还在原地。

“仲公子!”东儿姑娘起身后,向正在看着自己有些诧异的仲光以叫到。

“东儿姑娘,近来可好?”有段时间没见了,想不到那初在东邑见到,箭术无双外表野性的东儿姑娘也有如此的一面,不过她身上的这身衣服与自己的颜色倒是有些相似……

“谢仲公子关心,东儿一切很好”东儿高兴的回到。

仲光以回过话后眼光却也是飘向了安安,这昨日的情景还在眼前呢,但是见到子绚与安安站在一起就如一对璧人,一粉一黑的两个人儿却是那么的相配,安安此时的神情也不似昨日那般可怜,倒是有几分光彩的看着她身边的子绚,神情随即有些黯淡……

“你们两个也别在那里客气了,肚子好饿呀!安安,说好的让我们吃饭的呢?”有个家伙却向安安问到。

白了某人一眼,安安走过去冲两人高兴的说到“是啊,你们都饿了吧,都坐下来吃吧”

这什么意思?收到白眼,子绚有些莫名其妙,自己是真的好饿了……

“安安,你这是弄的什么?”突然一个声音在外面响起。

安安向外一看,原来是老爹……

这千算万算没有想到老爹会来。

“爹!”“相爷!”大家同声行礼到。

“嗯,”

踏进院子,看着安安这丫头弄的这些东西,闻着香气,伊挚不由得坐下伸手夹了些东西放进去烫了一下吃了起来。

老爹还真不亏是老爹,自己什么都没说,没介绍,这现代式的火锅他伸手就来,安安真有些感动,不过想想想他在烹食上的造诣,这些东西他不是一眼就能明白了么?若以他那烹食如治国的理论来讲,这火锅他又该作何敢想呢?

只是这东儿与仲光以的事可咋办呀?安安有些发愁。

“嗯,安安,弄得不错,对了,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坐下来吃呀,正好本相也未吃了午饭,就在你们年轻人里面吃一顿算了,你们不会介意吧?”

这个老爹!来凑什么热闹?这样子谁敢说不字,不过自己吃火锅不叫他,是有些不地道,总不能有了朋友就忘了老爹吧?只是自己想以后再叫他的……

“爹!哪能呢?我这想着以后找个好时间我们全家好好的吃一顿的,这不是没准备好么,先让他们来试着品尝一下子,看看效果如何,这你就来了,以后我们就经常吃好不好?来,你尝尝这个……”说着又夹了个肉片涮涮了,递给了老爹,又冲着边上的子绚他们说到“你们不是饿了吗,快点吃吧”

“好”大家就一齐开动了,这诱人的香气早就把他们的肚子勾得咕咕响了。

吃火锅吃的就是气氛,刚开始大家还在为碰到对方的勺子有些顾忌,但是实在是抵不住好吃啊,可能也是因为太饿了,人也就变得熟络了起来。

“老爹,这个好吃!”“安安,这个给你!”“你这家伙也来一个吧”“仲公子,这个也不错”“谢东儿姑娘” ……

里面的人是在吃得热火朝天的,而院外一路过的人却是在那儿眼睛如愤火的站了半天才走。

吃饱喝足,直至里面连汤水也不剩了他们才罢休。

大家也是各就各位了,也少了先前的那种局促。

“行了,吃好了,我也就不打扰你们了,就回了”这老爹还真是的,这样子吃好后就一拍屁股走人了,走至门口时“安安,你以后可要多弄几次。还有,仲公子,今年年岁也不小了,好好的找个人吧”

走时丢下的一话,让人有些莫名其妙,怕也只有当事人才能明白吧。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潺潺之恶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