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两人做很污的事情文章 我的教师 蒋丽小壮

王燕辉王燕辉 2020年05月17日 来源:互联网 1443 次 收藏

第35章:莲花

幽静的池水中,浅蓝长发的龙太子,紧闭着眼,像是睡着了一样。痴情的人在池边守候着他,不错眼地瞧着,静等他醒来。他坚信他一定能醒来!

水面上,偷偷钻出一抹绿芽,绿芽慢慢展开,伸展出一方小荷叶,稳稳地浮在水面,随波荡漾。

许多小荷叶都慢慢钻出来、挤挤挨挨。连成田田的一片天地,阳光从落地窗照进来,波光粼粼,浮绿幽幽,不像是泳池,更像是荷塘。

时光荏苒,一抹粉红藏在密密的叶间,害羞地露出尖尖角,在某个静谧的夜里,绽出一朵莲花……

“怎么会这样?水里还能长叶子、开花?难道水质不干净?这不可能,我这里温度湿度水度全由电脑控制,万无一失……”路西法抓抓脑袋,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收到路西法的“十万火急”夺命Call,相关的人物也都围成一圈,直瞪着那朵池子里的莲花……

“这朵莲花,好美啊!”陈慧敏感叹着,如果不是池子里还躺着个昏迷不醒的奇异美男,这般美景,几乎可以入画!

豹公公现在可老实了,在女主人的怀里爽歪歪地猫着,一脸祥和宁静、慵懒乖巧,一点也不像个邪恶的反派。

“伊大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陈慧敏、胡灵、二狗子、路西法全都把目光转向“解谜人”。豹公公显然知晓内情,但笑不语,眯着猫眼装天真,坐看师兄表演。

伊太真现在有点飘了,捋捋并不存在的胡须,没捋到,只得摸摸光溜溜的肥下巴,来了句讲故事的开头:“这个事,说起来话就长了……”说了这句,开始卖官子。

“……”几个围观群众无语,有话,您就说啊!

伊太真正色道:“莲花夏日里开,正当时节!古人不有诗云‘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正是如此……”

“……”围观群众都想揍他了……

“我的意思是,这个时节里,合该长荷叶,开莲花,正合时宜,这都是四时节气、自然常理、天道轮回。没什么好奇怪的……”

豹公公翻了个白眼,几千年了,师兄你还是这么啰嗦,几句话的事,非整得神神叨叨,像连载网络小说似的,动辄几千章,要人命吗?

路西法都想爆炸了,拎起伊太真的领子,整个人拎了起来,威胁道:“有屁快放!”

伊太真气得“卜卜”两声,还真放了个连环屁,直薰得旁边的人捂鼻……

“哪咤,快放为师下来,你这欺师灭祖的小混蛋,白眼狼,教会徒弟气死师傅……”伊太真都快被弄窒息了。

“好了,小法,快放伊大师下来,我们有话好好说……”小姨马上过去打圆场,这才把啰嗦的大师从魔王手里解救出来。

伊太真整整被揪皱的衣领,娓娓道来:“这事儿还得从几万年前说起,我师尊炼化了远古混沌兽,将其炼成——灵珠和魔丸,一颗至纯至善,一颗至邪至恶,我领师命,准备将灵珠托生到凡间,结果……我师弟从中作梗……”他揪着肥猫的尾巴,拎了过来,“现在我就用它来扮演我那个搞事精师弟吧!方便我讲述……”

豹公公气得一亮爪子,伊太真胳膊上出现了三条整齐的爪痕……

“看看,就是这样,我那师弟就是这样任性,为了一己私欲,把灵珠和魔丸调换,陈塘关哪咤被魔丸托生,他又把灵珠放在了龙王爱子身上。这个任务被他颠倒了,为以后的天下大乱埋下伏笔!”

胡灵多么通透,立即插嘴道:“难道敖丙,就是那个灵珠?”

伊太真白了这个“剧透”的人一眼,不高兴的说:“我还没开始讲呐!去去去……”

路西法却冷哼一声,恍然大悟道:“我就是那个魔丸,没错吧?难怪你经常叫我哪咤!难怪先知预言我是个魔子,原来是这样……”

陈慧敏吃惊地消化着这一切突如其来的玄幻故事,对于她这个凡人,这些远古传说照进现实人生真的很难接受,然后她破天荒来了句:“这么说,我家小法,和敖丙,是双胞胎兄弟?”

这话说得,在场的人都惊呆了。有眼睛的都看到某人一见钟情、爱君如命,您却要强行骨科?

伊太真看了看徒弟要吃人的目光,立即识时务地摆手道:“那倒不是,灵珠和魔丸虽是一体两面,但是完全独立的个体,个性也千差万别,水火不容。自投胎到不同的肉身里那天开始,再也不是什么双胞胎。但却的确有难解的宿命因缘,哪怕隔了万水千山,隔了千年万年,他们总还是会有宿命般的相会、相识、相爱相杀。这都是解不开的孽缘啊!”

“所以,这些和莲花,又有什么关系,他一条龙,养伤在水池子里,为什么会开出莲花?”胡灵又一针见血地把讲故事的大师给绕回原点。

伊太真抿了抿嘴,更不喜欢这个聪明过头的狐狸崽了。他叹了口气道:“再后来,哪咤和敖丙之间的宿命对决,你们都从民间故事里听过了?有的故事歪曲了,说哪咤把敖丙剥皮抽筋云云,其实言过其实,当时他俩的肉身都在天劫中化为飞灰,我勉力把他俩的魂魄收到莲花宝盒中保存,又花了好多法力,盗取天宫仙莲藕为他做了一副身体,准备安放哪咤的魂魄……”

众人都看向路西法,路西法捏捏自己的胳膊,的确是肉身,哪是什么莲藕?

伊太真又叹道:“我好不容易啊,好不容易,耗了老大功夫,做的这个肉身——却被我那傻徒弟送人了,他说敖丙更需要那具肉身,他是龙宫太子,龙族的希望,还有更多的责任需要担负,他这样的魔丸,就算再活回去,又有谁会喜欢魔王复活的戏码?不如让灵珠好好活着,他就此陨落就好了!”

众人再也不敢说话,都被故事里决绝义气的哪咤给感动了,再看向路西法,都是一脸敬佩。

“所以,那天他把我千辛万古炼化的肉身给了敖丙,哪咤的魂魄毅然决然地跳下了西边的诛仙台。我们天宫本以为他已经魂飞魄散,却不知晓,西方人的圣经里说,辰星坠落,是为堕天使,又名路西法!我想,那个搅乱西方诸神的魔子,除却哪咤这颗混世魔丸,又能是谁呢?”

众人惊呆了,这也太颠覆人的三观了。谁能想到,一颗魔丸,自爆而亡还能跳崖不死,甚至能穿越成混血,去把上帝的后花园整得乌七八糟!

伊太真又对着自己的徒弟道:“一开始,我只是这么猜测,我也不太敢相信这是事实,直到我让你把哪咤金像塑在了酒店大堂人流最多处,让哪咤塑像受万众香火,而你本人的力量果然每日暴增,你的运势也如日中天,财源滚滚,势不可挡,这就坐实了我的猜测。你,就是哪咤,哪咤就是你……”

陈慧敏呆呆地道:“我外甥,居然是哪咤……这也太……不可思议了!”现在她总算明白伊大师为什么要指点他们在酒店里摆放哪咤金像,原来是这样的用意。原来哪咤与敖丙,有这样的千年因缘。

“所以,敖丙现在用的正是我那副莲藕肉身——泡在清水池里这么久,长出荷叶、开出莲花,又有什么出奇?这正是敖丙的运气,恰巧能在春夏之交种到水中,盛夏时节长叶开花,到了秋冬就能长出新的莲藕,到时候他的肉身又能再得到新生,完全修复内伤,一个生命的新开始,新的循环!这也正是让你把他放在池里养伤的真意!”

“那么,到了冬天,敖丙就能醒来吗?”哪咤拿着梳子,熟练得帮敖丙梳理那头淡蓝的长发。

“嗯,到了冬天,他如果还赖着不醒,你可以把他从泥塘里挖出来,炖一锅莲藕汤……”伊太真故作轻松地讲着笑话,结果没有一个人附和他。这笑话太冷了……

“那好,我等冬天,我等他醒……你们都回去吧,我要和他单独呆一会儿……”哪咤迷恋地看着池子里的那个人,决定要精心呵护他长出的叶子、开出的莲花,不让任何旁人打扰,静待重逢。

……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燕辉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