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我含出来 好不好—扯掉领带拉开自己西裤的拉链

王燕辉王燕辉 2020年03月27日 来源:互联网 689 次 收藏

姬长生不想檬珑,檬珑是一个急性子,有事立马去做,而姬长生就想的多了一些,可能跟从小的经历不一样,姬长生小时候没有父母的保护,一切只能靠自己还要养活自己年幼的妹妹,受了委屈还要权衡其中的利弊,檬珑不一样,巫灵宫被檬瑶管的很好,她从小的生活就是无忧无虑,受了委屈立马反抗:“不就是一个情敌吗,如果你小徒弟能自己挺过去了,以后他们在怎么闹,也没事,你的小徒弟也能从这一件事中得到教训和经验,还有我们马上就要成婚了,到时候把他们叫过来,看看情况,是在不行,及时止损,就不让他们两个回去了,多在家里住一些天,你觉得呢?”

檬珑长长舒了一口气:“就按你说的办吧。”

江一夏回到中华一厨,就直接朝着自己住的房间走去,江青先生拦着江一夏:“我说,你又去哪里鬼混了,现在才回来。”

:“到底什么事,我一回来,你就这副表情看着我。”

江青先生当然很着急了,这是自己的乖孙诶,能不着急吗。

:“不就是一个情敌吗,你至于吗?”

江青先生气不打一处来:“合着不是亲生的,就是不心疼啊。”

:“我累了。”

江一夏说着,回到房间,推开房门,江青先生还想要说什么,江一夏已经把房门给完好的关上了。

江小厨收到了檬珑的回信,再过两个月,檬珑姬长生大婚,邀请江小厨白月两个回去。

汪玉竹来到厨房,江小厨正准备着糖蒸八宝饭,汪玉竹看着江小厨娴熟的准备饭菜,夸奖道:“真是好呢,难怪喜欢你,看样子,做的真不错。”

:“谢谢?”

:“说起来阿月这个人吧,也是个小坏蛋呢,得到了,就不知道珍惜。”

江小厨心里疑惑:“你这话什么意思。”

:“阿月十五岁那年,我十七岁,在我们老家,十七岁还没有嫁人,就算是老女孩了,但是我父母开明,什么都听我的,我不想嫁人,一心想要专研医术,所以他们同意了,我生日那天,阿月向我父母提亲了。”

江小厨手下动作一停顿,汪玉竹见状,又继续说道:“阿月是个穷小子,但是有时候又有些心不天高,一心想要改变自己贫穷的出身,但是我在乎的从来不是一个人的出生,而是人品。”

:“那你还来找他。”

:“我说了,阿月属于那种好奇心很重的人,得到了,又往往不会珍惜,曾经他为了得到一本失传的医术,省吃俭用,把自己都买了,好不容易得到了,却又不知道珍惜,看过之后,就给扔了。”

汪玉竹说到把自己都买了的时候,心里很是好笑,就像是说一个笑话一样,但是江小厨却没有笑,怎么都感觉她是在炫耀,炫耀自己跟白月的青梅竹马,反而自己就是一个第三者一样。

江小厨做好了糖蒸八宝饭,端上餐桌,白月自己盛了一碗:“我最喜欢吃小厨做的饭了。”

白月说着,大口吃了一口饭,汪玉竹也吃了一口:“好咸。”

白月倒了一些清水在碗里:“这样就好吃了,没事啊。”

江小厨摔了筷子:“我不吃了。”

白月看着江小厨跑上楼的背影,心里疑惑:“这是怎么了,饭确实咸了一点,但是味道不错啊。”

蓝蝶喝着蜂蜜水,江青先生摇摇头:“我这个孙女,平日里被我们宠坏了,你别见怪啊。”

汪玉竹摇摇头:“是我错了,我不应该说菜咸了的。”

:“没事没事,兑点清水吃更好吃。”

白月有些不放心,饭后自己拿了一些小点心上楼,江小厨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任凭白月怎么敲门,就是不开门。

:“你到底怎么了,开门啊。”

江小厨坐在茶几旁边,端正坐着一句话不说。

白月蹲在房门口:“你别不说话啊,我错了好不好,以后不管你把饭菜做成什么样子,我都吃,一句抱怨都不说好不好。”

江小厨哽咽着说道:“是,我做的饭菜不好吃,我除了做饭什么都不会,哪里比的上你的师姐啊,人美医术高明,又会做饭,还富有爱心,我就是个刽子手,整天残杀小动物,你找她去啊。”

白月一头雾水:“你没事吧,在说什么啊,我找她做什么啊,我都有你了。”

江小厨强忍着心中的委屈,端正坐着,一句话不说,白月拍着房门:“你能不能先把门打开,我们好好聊聊,我到底哪里惹你生气了,我们当面说清楚好不好,我错了,我跟你道歉好不好。”

:“你多好啊,你怎么可能会犯错呢,我不过是一个备胎,哪里敢劳烦白月阁下给我认错了,小女子几斤几两,我自己还是很清楚的,实在是担不起您的道歉。”

:“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

:“是啊,我无理取闹,哪里比的上你亲爱的世界,又端庄,又懂事的。”

白月不想跟江小厨吵架,放下食物:“饭菜我房门口了,你爱吃不吃。”

:“你给我滚。”

白月站起来,直接走了,汪玉竹故意撞上白月:“怎么了这是,生这么大的气?”

白月看着自己世界,江小厨确实有些无理取闹了,自己世界哪里得罪她了,至于这么大的敌意吗?

:“没什么,今天让你见笑了,小厨平时不是这样子的。”

:“我知道,看来你真的很喜欢江姑娘呢,处处替她说话,不过我也好佩服江姑娘啊,那么坚强,一个人也可以活的很好,不像我,自从我父亲去世之后,我就特别没有安全感,直到遇见了你。”

:“我们是师姐弟,也是一家人,有什么师弟可以帮忙的,师姐不要客气,只管说好了。”

:“其实我知道,我留在这里让你很苦恼,只是我真的没有地方去了,家,已经不是我的家了,他们还是我的亲族,是我的亲叔叔伯伯,还不如你对我好,我听说你在荒莽区,所以特意来找你,如果不是遇见了你,我恐怕现在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白月看着一向坚强高傲的师姐在自己面前流露出柔弱的一面,很是心疼:“师姐大可以放心的在这里住着。”

:“可是这中华一厨毕竟是小厨的地盘,如果她不愿意。”

:“没事的,这中华一厨我也出了一半的力呢,我去说服小厨好了,小厨很善良的,也一向很懂事,明理的。”

:“是吗,我要是有她那么坚强就好了。”

:“我这就去找小厨,你等我一下啊。”

白月再一次找到江小厨,江小厨依旧是果断的拒绝了白月:“没戏。”

:“小厨,你这就有些不讲道理了,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你以前可是很懂事,很明理的。”

江小厨冷笑一声:“不好意思,我没有你想想的那么完美,你要是想让她留下来,好啊,我走就是了,反正这中华一厨也是你出钱盖得,您才是主人,我不过是寄人篱下罢了,你想让谁住,就让谁住,我算老几啊。”

白月心里有气,却又被江小厨堵得说不上话来,江小厨又说道:“我师父来信了,让我回家。”

:“那你还回来吗?”

:“这里又不是我家,怎么能说回来呢,顶多算是来了,来了就又走了,反正我也是一个客人吗?”

白月心平气和的跟江小厨说道:“你别这样,我们好好谈谈好不好,你为什么那么不待见我师姐,她哪里得罪你了,你告诉我,会不会中间有什么误会呢?”

:“没什么误会,我问你,你是不是跟你师姐提亲过。”

白月心虚:“你……你怎么知道的。”

江小厨翻着白眼:“您的白月光来了,我还不是乖乖让位,待在这里惹人嫌吗?”

:“谁嫌弃你了,我是跟师姐提亲过,但是师姐拒绝我了。”

江小厨哈哈笑起来:“她拒绝你了,如今又巴巴的找上来,就算是傻子也明白什么意思。”

白月总算是明白江小厨为什么生气了,自己也不高兴:“你还说我,我追你的时候,你不也是有自己的白月光吗,心心念念满脑子都是你的邱露白。”

江小厨心里有气,白月又这么说,虽然说得是事实,但是江小厨心里就是不痛快:“是啊,我当初就是喜欢他,怎么样,要不是你死缠烂打的,怎么赶都赶不走我会留你。”

:“那凭什么你就可以有一个白月光喜欢的人,我就不能了,我跟你说,师姐是我爹初恋不错,但是当初我喜欢她也是因为她像妈妈姐姐一样照顾我,所以我才喜欢她的,后来我想明白了这一点,但是你呢,你对邱露白是什么感情,恐怕你现在心里还在想着他吧。”

江小厨被白月怼的不知道怎么反驳,索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大声承认道:“没错,你说对了,我就喜欢他,我现在还喜欢他,心心念念恋着他,连做梦脑子里都是他,你能拿我怎么样?”

白月被江小厨气的心口堵得慌,白月沉思了一会儿,反驳道:“那你要我怎么样,我说也说了,她是我师姐,如今她走投无路,我帮她一下怎么了,如果是你的师兄师姐走投无路,来投奔你,你会怎么做。”

:“你师姐手艺那么好,能饿死她吗,需要你假好心。”

:“什么叫假好心,我师姐一介女流之辈,这个世界有多么歧视女性,你要她一个人在这世界的乱流之中如何自处,她不是你没有你那么坚强,那么理性。”

:“我坚强,我的处境比她还差,我爹是江一夏,我一出生,世人都觉得我是魔女,我就应该死,我难道比她的处境好吗?”

:“可是你有你师父保护啊,你师父那么疼你,她呢,一出生母亲就难产去世了,跟着师傅相依为命,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要跟着师傅四处行医才能养活自己,还要照顾自己的父亲。”

:“我一出我爹妈就不要我了,我爹不把我捡回家我就死掉了,我五岁我爹就被人逼死了,十二年,十二年我一直以为我爹会到巫灵宫接我回家,你明白我知道我看到我爹尸体的那一刻我有多无助吗,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难过吗,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天都塌了,可是我还有要好好活着,因为没有人替我撑起一片天?”

江小厨说着,眼泪情不自禁的流出来:“你以为我愿意坚强啊,我只是不想被这个世界逼死,我想好好活着,我爹也希望我好好活着,谁愿意天生就坚强,如果有人愿意替我遮风挡雨,我宁愿自己没出息的过一辈子,每天吃吃喝喝玩玩乐乐,高兴了撒个娇,不高兴了发个小脾气,可是我能吗,我失去了火萤,我爷爷年纪大了,冰萤身体又不好,我每天都活的提心吊胆的,生怕他们有个三长两短的,但是我不能乱,我是他们的支柱,如果我倒下了,他们怎么办。”

白月看着江小厨眼泪不住的往下流着,白月第一次见江小厨在自己面前哭诉,心里很是心疼,小厨这一生也是很悲剧的:“对不起,我知道你不容易,我也没有要求你一定要养活我师姐一辈子,你只需要让我师姐在这里住一些天,等她从阴影里面走出来,我们在送她离开可好。”

江小厨趴在桌子上:“你出去吧,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

看着不住抽泣的江小厨,白月站起来,汪玉竹正给江青先生按摩肩膀:“阿月,小厨不愿意啊,我看我还是走吧。”

白月摇摇头:“没事,你就先住着吧,小厨最近心情不好,不是针对你的。”

:“我知道,小厨姑娘是个善良的姑娘,我相信你,爷爷,我等一下给你做一个三鲜汤,这是一道药膳,正适合冬天手脚发冷的人喝。”

:“那就麻烦了?”

:“不麻烦,我这就去准备。”

江青先生拉着白月的手,欲言又止,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开口说道:“其实把,这件事怪我,是我把小厨给引导错误了。”

:“这件事跟你没关系。”

:“小厨呢,饭吃了没有。”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燕辉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