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太满了鼓起来了别按 勾弄花液顶

小爱美文小爱美文 2020年04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212 次 收藏

绿水国际大酒店门前,华丽的环形停车道。

大红色比亚迪唐喷着小屁,蔫蔫地停下,和周围一众幻影路虎相比,弱得抬不起头。

后车厢门被人推开,一只黑色绑带高跟鞋钻出来,稳稳地踩在地板上。

修长白皙的腿有力踩蹬,露出水红色百褶裙的一角。接着,栗色的长卷发甩出来……

童真下车,一脚虚点地一脚支撑身体重心,撇头看着一侧的地毯,手臂虚扶在上门框,撅着屁股,摆出大大的S型,凹了一个经典的出场造型。

姚青猫着腰从驾驶室出来,浓眉挤成两条毛毛虫,给童真躬身作揖,“姑奶奶,您还没出名呢,这地方也没有粉丝狗仔,能不浪费时间摆造型吗?”

童真潇洒地把胸前的长发甩在脑后,媚眼翩飞,“这是我身为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姚青不想得罪她,连忙点头,“对对,姑奶奶说什么就是什么,所以……您这次能不刚吗?”

想到即将要见的投资人,姚青就觉得很绝望。

她从小有个明星梦,希望能站在金光闪闪的舞台接受镁光灯照耀,但自身条件有限,实在挑不起这个大梁,就退而求其次——

大学时报考艺术管理专业,大二的时候往影视城跑,吃了不少苦头,刚毕业就从艺人助理跳到执行助理的岗位。

虽然都是助理,但职能不同权限不同晋升空间更不相同。

她摩拳擦掌兴致勃勃地想要大干一场,童真就是这时候出现在她面前。

一个身高一米七八的车模,穿着比基尼,坐在大红色跑车的前机盖上,翘着二郎腿,小脸俊俏又倨傲,翘腿变换坐姿时让所有人尖叫。

她身为女人,看到那双腿,都觉得自己能玩两年,更何况现场那些来不及掩饰自己丑态的男人们……

姚青满身热血,心情澎湃地做了一个直到现在还后悔的决定。

签下童真。

但童真太辣。

辣妹子辣,辣妹子辣。

辣妹子辣妹子辣辣辣!

每当看到童真一拳揍到摄影师眼眶上,用铆钉包砸破跟踪狗仔的大脑袋,踹翻想侃油的副导投资商和各种大佬,姚青脑中就单曲循环这首《辣妹子》。

尤其有一次,童真和一个男演员对戏,不仅一拳干倒对方,还抬着脚,用高跟鞋对准人家的□□。众目睽睽之下,男人挺起的弧度软趴趴地倒下。

姚青都感觉这男人以后恐怕很难再硬起来了。

天啊地啊神仙祖宗啊……

娱乐圈就是这么个群魔乱舞的地儿,你有这个条件这个资本,为什么要浪费资源!更何况人家也没咋地你呀,只是搂个小腰摸把小腿聊个骚啊……

要么接受要么滚蛋……

还是别滚了。对着童真那张浑然天成的脸蛋,姚青还真舍不得让童真退圈。

大不了她再多费些心,多帮童真拉些资源。

姚青语重心长地说:“姑奶奶,不管发生啥事,一定要忍。忍过一时,以后才能长久。”

童真对着巴掌大的镜子观看自己的妆容,满不在乎地说:“放心,我心里有数。”

姚青再次叮嘱,“我刚签下你时,合约像雪片一样飞来。可现在呢,你得罪了多少人,把大好的前途都作没了。”

童真挑眉,直直盯着姚青看。

在明亮逼人的双眸下,姚青一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话。

童真忽的露齿一笑,搂住童真的脖子,“青姐对我真好。爱你呦。”

姚青心中感叹,其实童真是个好孩子……

很快,就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了。

两人走在包间门口,听到里面服务生用脆生生的嗓音问,“请问你们要什么饮料?”

里面一个男人说:“我想喝奶。”

服务生妹子说:“我们这儿没奶,有果汁和各种酒水。”

又一个男人说:“怎么可能没奶呢!你是女人你没奶吗?”

一群人哄然大笑。

姚青眼睁睁看着,童真脸色变了。还不待姚青阻止,童真大力推开包间虚掩的门。

门咣当撞在后面墙上。

童真踩着高跟鞋,很有节奏感地走进去。

围着圆桌的男人们齐刷刷看向她。

童真径直走向泫然若泣的服务生,搂着妹子的肩膀,“刚才哪个傻逼要喝奶?想喝奶回去找你妈去,或者姐姐我借你一百块钱,买个大号奶瓶,别在大庭广众之下饥渴难耐!丢人。”

坐在主位上的男人说:“女士好威风啊,在哪儿高就呢?”

姚青唬得脸色雪白,赶紧跑进去,“误会误会,我们真真就是走这种仗义执言的傻大姐人设。”

童真冷哼。

姚青给了她一记白眼。

童真磨牙,没再多话,乖乖按照姚青的意思,坐在正对着门的位置,拿起酒杯赔罪。

主位上的男人说:“一杯酒就想了事?”

童真斜睨着他,“直说吧,你想怎样?”

男人没想到这么一个大美女,居然内心住了个刚刚的女汉子,不管是度量还是气魄,总不能被比下去,当即摆出一排刚开盖的白酒,“干了,这篇就算过去了。”

姚青咽了口吐沫,“哎呦,白总,您别生气,我们真真……”

童真歪着脑袋,哼笑一声,拎起酒瓶干了。

一群男人瞪直眼,纷纷叫好。

白总本想用白酒吓唬童真,让她说软话搭个梯子下台,没想到这货不识相非要硬抗,一时脸上挂不住,就冷冷地看着她。

姚青急的快哭出来了,“真真,使不得啊,你胃不好,这次再搞胃出血,就得做手术了。”

童真恍若未闻。

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不就是十几瓶白酒。她长这么漂亮敢出来混,从来没怕过。

很快,桌上摆了五六个空瓶。

童真伸手又拿酒瓶,身体却猝不及防地摇晃,脸颊也涨得通红,眼神湿漉漉的,飘渺而迷离,看人时不经意间带了挑逗的钩子。

白总眼睛都不眨,神色晦暗吊诡地看着她。

姚青经过一番天人交战,冲过来拦童真喝酒。

白总亲自抬手,拦住姚青,“让她喝,喝个尽兴。”

童真心中的傲慢更甚。

她就知道,只要见过她的人,就没有不想睡她的!

又喝了一瓶,面前的酒瓶出现虚影。

但她已经喝了八瓶,还是九瓶,还是十瓶来着……不能认输,不然前面的都白喝了。

童真,坚持住,胜利就在眼前。

哪怕一会儿去医院洗胃,洗胃……

童真扶着脑袋,咬紧牙关拽回飘走的思绪,却如晴天惊雷般,听到一道清冷的声音,“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女人,你们好威风。”

在场的一群老爷们,童真和姚青两个女的,有先有后地扭头看向门口。

门口站着的,是一个齐肩直发的女人。女人穿一身杏色刺绣连衣长裙,脖子上套着一大块水滴状蜜蜡,脸上没有表情,一双剪水双瞳格外灵气逼人,乍一看,恍若姑射仙人。

旁边跟着的,是个高她一头的男人。男人穿着白色西装,很扎眼,衣服看不出牌子,不过袖口上的黑钻彰显出他的身份。

绿水城有名的玉面狐狸,谢秋灵。

半个小时前,谢秋灵接到自家老佛爷的夺命连环考。老佛爷叮嘱他,一定要把小妹谢秋彤送到绿水国际大酒店808包间,圆满完成相亲任务。若是完不成任务,杀无赦。

原因无他,谢秋彤一周前成功举办个人画展,本该声名鹊起享受荣光,却公开宣布自己是个无性恋者,不恋不婚一辈子单身。

老佛爷的原话——

狗屁无性恋者!

真若是性驱动力低弱,你丫的至于在整个画展展出堪比浮世绘的大尺度古装仕女图嘛!

咱们谢家不是养不起姑娘,但不能任由她胡来。世界这么大,人这么多,不管男人还是女人,总能找到一个让她动心的……

谢秋灵在老佛爷的咆哮中,捏着鼻子应承下了。

接上小妹,带她来酒店。

路上,谢秋灵秉承老佛爷的旨意,巴拉巴拉说了一堆劝爱宣言,大概意思就是:找个对象能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享受单身享受不到的乐趣。

谢秋彤坐姿端正,目视前方,一句话不说,看似认真听哥哥讲话,实则满脑子想的都是一周前的画展上,她意外看到的一副古装仕女图。

仕女穿着薄如蝉翼的曳地长裙,衣带半解,露出丰满的酥胸,又被披散的长发遮住,好像骤然听到身后有人叫她,扭着身体回头,眼神似悲似喜,含情脉脉……

就是这股子带有禁欲气质的骚劲,太符合她作品的主题了。可惜现如今的美女都人工加工过,气质也跟不上。实在令人扼腕长叹。

但车子停在绿水大酒店门前,却让她看到了不得的东西。

红色比亚迪门前的那个女人,扭着身体,那股气质可不是和仕女图一样样的?

刚停车,谢秋灵还唠叨着如何不让家里的老佛爷生气,旁边的谢秋彤已经魔怔一般解开安全带,从车上跳下去。

门前的环形停车道太恼人。明明那个美人就在眼前,她却跑不过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美人进酒店的门,消失在她眼前。

得不到她也就不想念了。但她的纽斯女神出现又消失,这不是活生生剜她心肝吗?

谢秋彤推开身后追上来的哥哥,提着裙摆,抄近道冲进酒店,向门童打听美人的去向,一口气冲进电梯。

找包间费了些功夫。但也让她找到了。就听见里面的男人说“女士好大威风……”

她要进去,哥哥拦住她。

她就等了片刻,哥哥调查出这包间里来客的底细。

一家服装公司的小开,挣了点小钱被一群人称呼为总裁,就真以为自己是大佬了……只是别人的事,他们谢家犯不着降低格调插手。

谢秋彤看着哥哥,黑白分明的眼眸没有一丝情绪,却格外执着。

谢秋灵双手摊开,顺便把门推开。

包间里一群男男女女,谢秋彤第一眼看到她的纽斯女神。

可怜劲儿的满眼泪水,神情似悲似喜,简直就是图上的仕女走下来了。

谢秋彤心头微热,大步上前。

拎着酒瓶的童真闭眼摇晃脑袋,再一次试图找回发飘的思绪,又有些大舌头,“你谁呀……”

说着,脑子更晕,眼睛一闭就往旁边栽倒。

谢秋彤扶着她肩膀,把她额前的碎发别到耳后。

谢秋彤看人的这个角度,算得上十分刁钻,不少上镜美艳的男女都能在这个角度死无葬身之地。但这女人却展现出额头圆滑的弧度,挺翘的睫毛,还有小巧宛如白玉雕的鼻子。

美腻了。

完全挑不出毛病。

谢秋彤满意地长舒一口气,捏了捏她的脸颊。

童真并没有彻底失去意识。

谢秋彤捏童真脸颊时,童真撑着一口气摁住来人的手,抬头狠狠瞪谢秋彤。

一个站着低头,一个坐着抬头,就来了个鼻尖碰鼻尖的四目相对。

童真酒精上头,全身微微发热,莫名想来一次生命大和谐的运动。闻到谢秋彤呼出的气息,心底直呼,我擦,好香好甜够味道,睡了她,睡了她,睡了她啊啊啊……

攀着她的手臂想站起来,靠近那张菱形的唇,却彻底晕死过去。

谢秋彤费力撑着她身体,在哥哥的帮助下,架起童真的身体。

一路傻眼的姚青终于醒悟过来,小跑着追上去,“你们要带真真去哪儿?”

谢秋灵露出标准的狐狸笑,“这是我的名片,有任何问题,请联系我的助理。”

姚青晃神,愣愣地看着一行人离开。

就这么的,童真落到谢秋彤的碗里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爱美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