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的诱惑 你为何不敢睁眼看我

王燕辉王燕辉 2020年04月21日 来源:互联网 589 次 收藏

温鸣鸿的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他带着几分怒意转头,张嘴却只挤出了一个你字。他身体摇摇欲坠,在景曜大惊失色的表情下被对方接住,彻底失去了意识。

探温鸣鸿的鼻息,发现一切正常正常、裸-露在外的肌肤也没有伤口,景曜这才收敛了惶惑的表情。他摇了摇温鸣鸿也没有收到对方的反应,看来只是睡着了。他抱着温鸣鸿,面上带着几分怒意看向来人。

“你是谁?”景曜的语气非常的不客气,还带着几分厌恶敌视的意味,“藏头露尾真是好手段啊,哈。”

“哼,我这可是帮了你一把,臭小子。”一边的阴影处有一个人走来了出来,这个微抬着下巴显得不可一世的人完全没有惧怕景曜的意思,反而是用非常不爽的语气说着话,“喂,你不感谢我就算了,露出那种眼神很恶心啊。”

“啥?”景曜脸上厌色更浓。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几乎无法克制的冲动,不仅仅是因为温鸣鸿,而是一种源自身体深处的、想要杀死对方的冲动。同时还有一种威胁感从内心升腾,这感觉的名字可能叫做“总有一天要你死我活”。总之,让人非常不愉快,看对方的表情大概也和他差不多。

“什么叫啥啊你是眼睛瞎了吗?看不出来?也对,你这种草履虫一样的智商只怕压根就注意不到吧。快点搞定这边的事情我好快点复命,我都已经帮你把可能会暴露身份的因素解决了你还有什么不满的?!”听到景曜的话,这个有着苍白肌肤和漂亮脸蛋,但是性格显然非常糟糕的青年却连珠炮似的说出了一大段过分的话。

“哦。看来你是父亲新的实验品了。”听着对方的话,景曜的表情越来越冰冷,最后变成了一片冷漠。嘴中吐出的话语让这青年一哽,竟闭了嘴说不出挖苦的话来,只用那双狭长的黄金色眼眸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景曜小心翼翼地抱着温鸣鸿,他抬手想摸摸对方的脸,最后手掌还是没能落下来,放弃了。景曜看上去就像是换了个人,他板着脸,语气生硬地问:“你叫什么名字?算了,我也不想记。”

这句话成功地让对方的脸变得一片铁青,骂道:“狂妄!”

对此,景曜回敬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到底是谁狂妄还噼里啪啦说一大堆啊?若不是他知道了这家伙的来头,肯定就直接弄死他了!这是他景曜大人有大量!

景德润倘若生在战争年代肯定是能够制造出大量生化武器的疯子。不过他生于联邦也不赖,联邦议会那帮老家伙们也很重用景德润和他所处的联邦最高特别研究所,所以他能够毫无顾忌的进行某些实验,比如……制造人体兵器。

也正是托了景德润的研究,那些被虫寄宿的人才能掌握这份力量,转而成为菜刀。

景德润的人体实验品通常都比较短命,景曜沉睡的这十几年来也不知道报废过多少个了,他也懒得再和这个家伙计较,反正只是可悲的小丑而已。在心里比了个中指之后,景曜继续问对方。

“既然你这么厉害还帮我处理了意外因素,那么,那些摄像头是你处理的?”话是这么说,面对这个人景曜还是想要恶意一番。

“不是!”断然否定。

“噢,那看来那些守卫机器人控制中枢的外来指令是你做的咯?嚯,能在蜘蛛手下抢东西,你挺厉害的啊。不赖,不赖,小伙子有前途。”景曜这话可就极尽嘲讽之能,非常欠扁。他在心里酝酿了好半天。

“……也不是。”声音显得有些憋屈。

“既然都不是你还说什么大话?”景曜简直控制不住自己的厌恶之意,这是面对景德润以往的实验品时都不会有的,大约是因为这个家伙实在是太让人讨厌了吧。他瞪大眼睛做出一副我非常惊讶的表情,旋即皱眉,“闭嘴,我不想听你说什么帮我弄晕了我搭档。”

青年的反驳被景曜一句话堵回肚子里,他的脸色青青白白,郁闷得不得了,别提有多难看了。

景曜深吸一口气,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看向他:“你的话说完了吗?说完了就滚蛋吧。”

“喂!你别欺人太甚!”

“我就是要欺负你,滚开。”景曜冷冷地看向怒斥自己的人,口气愈发冰寒。

他知道,自己身为景德润的亲生儿子,是这些将景德润当成父亲来爱戴的实验品、这些被景德润制造出来的兵器们所树立的靶子,是这些家伙的敌人。他们都恨不得自己死了就好呢!可惜他命大,最后还是活了过来。他们也不敢对他动手。

可是景曜一点也不怀疑,在自己落难的时候这家伙肯定会落井下石。说不定还会找个机会干掉他?

想到这一点,景曜忍不住嗤笑一声。

景曜浅金色的眼睛像是有着妖异的流光闪过,那貌美青年身体一顿,背脊忽的就冒出了冷汗,浸湿了一大片布料。他嘴唇不甘心地蠕动几下,最终还是横了景曜一眼,跑了。

景曜笑眯眯地看着对方几乎称得上是狼狈逃窜的背影,再也看不见后将视线转回。

这家伙蛮硬气啊居然还能瞪他。景曜漫不经心的想着,却没有放在心上。

他抱着温鸣鸿一个大男人显得毫不吃力,目光几乎黏在怀中的人脸上。之前有那个莫名其妙的家伙搅局还不觉得,现在倒是让他有点想入非非起来。

阿鸿的身体……真温暖啊。

而且也比想象中轻得多,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吃饭。这些年一定很累,居然没有养成小胖子。父母和优弥妹妹的死对阿鸿来说肯定也是很大的打击。换做景曜自己,如果温鸣鸿或者是温母死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活下来。

看着看着,景曜的表情又变得柔和。他眼中各种情绪涌现,脸庞也爬上红晕,这柔和慢慢的又变成了傻笑。若是被那个叫他吓跑的青年看到,只怕眼珠子都会掉下来吧。

至于有可能被截在半路的菜刀、复数宿主的杀戮也许会造成的公民恐慌、失控宿主背后的神秘控制者之类的……完全被景曜忘在了脑后。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协助者,又不知道那些东西在哪里作恶,才不要管这些事情呢!

除了怀里的人,其他的东西都无所谓!如果可以一直这么抱着就好了。温鸣鸿醒来的话,景曜是不敢这么抱着他的。毕竟已经不是小时候、不是那个可以肆无忌惮的时候了。他也只敢在这种时候过过瘾了,至于去剿灭什么宿主什么的本来就不是他分内的事情,先抱够了再说!

“唔,可是这样的话阿鸿醒来之后会不会生气啊……”

虽然表面看不出来,可温鸣鸿实际上是个温柔的人,要是知道他明明有能力去救更多人却不管,肯定会生气的吧?如果生气了说不定就不理他了,然后……被自己的脑补吓到脸色煞白,景曜惨嚎出声。

“呜哇哇哇哇我不要啊——!”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燕辉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