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黄又好看乡村小说 情沦杏花村

王燕辉王燕辉 2020年06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1279 次 收藏

习习谷风,月色溶溶。

夏季的夜晚宁静而又清新,草丛中传来有规律的蟋蟀的鸣叫声颇有点“蝉噪林逾静”的意味。

这边夏意盎然,那边却是春色无边。

“盟,盟主……”一文弱书生模样的人神色窘迫,目光躲闪,他面前一女子穿着黑色劲装步步紧逼,似是恨不得把他扑倒在地上演一出“霸道女王爱上我”的戏码。不远处三人五官都要挤到一起去,几乎已经脑补了上万字的#老板与上级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好啦,不逗你了。”女孩收住脚步开口说到,声音却是个男性:“修,想不到那个阿香把你调/教得很不错嘛。”尾音上扬,调侃的意味毫无保留。“盟主!”修的口气有些无奈。

“行了,不逗你了,”灸舞正色道:“修,这次,你是真的要回去了。”

修神色一暗,手指下意识地摩挲着三珲七魄戒,细碎的影子掩盖了他的神色:“是。”他顿了顿,取下三珲七魄戒交给灸舞道:“能不能请盟主帮我把这个交给阿香。”

月色下,灸舞看见修微微喘着气,手臂上青筋暴起,手指紧紧捏着戒指,灸舞有些不忍心,他知道于理自己该拒绝,但是看到修已经开始泛红的眼眶,他认命地接下戒指说:“放心吧,我一定交到阿香手上,你快回去吧——记得告诉雄哥明天中午在她家给你接风,我们一起吃饭啊。”修整个人一滞,(ノ=Д=)ノ┻━┻!我可以拒绝吗!

“请问,哪位是阿香小姐?”灸舞来到荆州大楼,一脸懵逼的看着甘昭烈和阿香,关羽和张飞微微上前把她们护在身后,隐隐有些警惕地看着这个不速之客。灸舞却一点自觉都没有,他摆了摆手,紧张的气氛像是被搅过一样消散,三珲七魄戒被他有意无意地露出一些。

“请问,哪位是阿香姑娘?”灸舞又问了一遍。阿香早已眼尖地看到了,她心急如焚地应道:“我就是!请问你有什么事吗?”灸舞笑了笑道:“请借一步说话。”

阿香把他带到后花园,灸舞也不废话,直接把戒指交给阿香,阿香的眼睛刷的一下就红了,她细细地抚摸着戒指,声音有些颤抖地问:“备备,不,修,修是要走了吗?”灸舞点了点头,刚想说什么,突然神色一凛惊呼一声“不好!”便向外掠去,徒留阿香看着戒指默默落泪。

灸舞感应到时空之门有魔气入侵,等他赶到时,东城卫或多或少都挂了彩,修的伤势尤为重,已经是昏迷不醒了。“走!”灸舞一声断喝,让冥和戒扶起修,自己率先走在前面。

铁时空小聋女已经待命,“唉——”她拖着声音哀怨地叹道:“没救了——”阿扣跳起来说:“骗鬼啦!这次的伤比起以前算是很轻的了!”

“你说什么——”

“我是说!”

“我听得见,”小聋女打断道:“我是说他伤到头,可能会失忆啦。”灸舞问道:“会忘掉多少?”“这个不好说,等他醒来再看吧。”过儿把开好的药递给阿扣,然后就和小聋女离开了。

修倒是很快就醒过来,而失去的记忆不多不少,刚刚好就是他在银时空的所有。灸舞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这几天叹的气比他过去二十年里叹的都要多。“这样也算是不错了。”他对大家说。

之后的日子过得很平淡,修每日也就是和东城卫一起练练团,偶尔出点小任务。夏天虽然是终极铁克人,但是毕竟曾经加入过东城卫,有空的时候也会和大家一起练歌。

只是,只有修才知道,有一些记忆片段反反复复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当他废寝忘食地写歌时,总会恍惚间伸手去拿水杯却扑了个空;当他熬夜练琴时,似乎总是听到有人敦促自己去休息;当看到夏天和寒温情脉脉地相处时,他总是看到有一个女孩或热切地扑到他的怀里或娇俏地依偎在他的肩头,可是每当修想看清她的脸时,又觉得朦朦胧胧像是罩上一层雾气,他只能看到那个女孩梳着干净利落的短发,眉眼间神采飞扬,即使看不清楚也是光彩照人。

铁时空日子过得平平淡淡,银时空却是水深火热。关羽战死,张飞暴毙,五虎将分崩离析,曹刘联盟土崩瓦解,孙刘婚约烟消云散。银时空整个势力大洗牌,一时间风云变幻。

阿香一个人默默地坐在后山的小树林里,她摩挲着手中的三珲七魄戒,这是她这段日子里做的最多的事。“说好的最后一通siman呢?”她的眼泪缓缓地落下,这段时日她东奔西走出谋划策,似乎把自己累得半死,就没有力气再去伤心。在大家终于被真刘备折磨得灰心丧气时,她把真相告诉了大家,然后用假死等各种方式让不愿再辅佐刘备的大家离开了这片是非之地。

备备啊,你想守护的兄弟,我来替你守。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燕辉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