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整晚含着攻不放 粉嫩的小奶头h

龙凤潮流龙凤潮流 2020年04月02日 来源:互联网 558 次 收藏

乔言等人围成一圈,每人手里都拿着根牛板筋,面无表情的嚼动着。

"我又吃完了一根,给你。"老林把串牛板筋的铁钎子递给了蹲在石台前的苏蓟,推了推眼镜,然后从小白的背包中又抽出一根,继续面无表情的嚼动着。

苏蓟抱着一堆铁钎子,正用力把那些东西拧到一起。

整个墓室的气氛死气沉沉的,而每个人的内心此刻也是死气沉沉的…除了吃的很开心的小白以外。

"唉哟,我的老牙,这板筋是哪家的啊,简直了这哪是板筋啊,分明是橡胶!"梁老大捂着牙叫道。

楚黎默默的咬下来一大块,用力的嚼着,"别抱怨了好吗,要不是我们手边能用来撬石台的工具都在另外一条路上的三个人手中,我们也不至于在这样充满危机的情况下,异常有喜感的在这里围成圈吃牛板筋攒铁钎子,啧啧啧,盗墓盗成这样,想想就窝火啊。"

"嘶…"梁老大龇牙咧嘴,转头,"乔言啊,我说你媳妇…鬼使,包里还有别的吃的吗?这板筋简直要我的命啊。"

乔言没理他,楚黎扔给了苏蓟一根刚吃完的铁钎子,越过乔言伸手翻了翻,"还有麻辣小田螺,只不过用来冷冻的冰已经化成水了,你要吗?"

"…算了,我还是吃板筋吧,"梁老大埋头继续斗争中。

小白歪歪头,看着乔言仍然怒气未消的脸,手拽了拽他的衣角,有些忐忑的问,"言言,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对不起,我…我以后不会再带这些东西了。"

乔言嚼嚼嚼,没有理会小白。

小白低垂着头,僵硬的脸上闪过一丝难过,"我以为这次会是像电视里演得郊游那样,住帐篷还可以野餐…对不起。"

乔言继续嚼嚼嚼…

"言言,那我给你讲个笑话好了,你听了以后心情好一些,就不要再生气了。"小白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乔言的表情,然后开口,"有一条狗救了落在河里的猫,你们猜猜看猫上岸以后会跟狗说什么?"

老林举起铁钎子抢答道,"猫说谢谢你救我。"

小白摇摇头。

楚黎举起铁钎子接着抢答道,"猫说你丫的狗刨技术真好。"

"…"乔言恶狠狠的嚼嚼嚼。

小白继续摇摇头,竖起了根手指,"猫说…"

大家探头,瞪着十足的好奇眼睛凝视着小白,"说什么?"

"喵~"小白张嘴,"喵喵~"

乔言还在嚼动的脸颊一怔,双眼顷刻迸发出若干条红血丝,刚想张嘴,只听咕咚一声,乔言喉头一动,终于顺利将嘴里强健的牛板筋咽下去。

"咳咳咳,我靠这真是橡胶啊,咳咳咳,老子嘴都张不开一直在嚼啊,咳咳咳"乔言捂着嗓子一顿咳嗽,身旁递过来一瓶水,乔言赶紧就着拿水的手大灌了一口,然后看到小白拿着瓶子,一脸不安的不敢抬头。

微微叹了口气,乔言伸手揉了揉小白的头顶,"你…算了,等我们回去的,就来一场真正的郊游吧,那时候允许你带这些东西。"

小白仰头,忽然扯开了一抹笑,眼睛里亮晶晶的…乔言忽然觉得自己心跳顿了下。

"不用吃了,工具做好了。"苏蓟喊道,大家刹那间把手中的板筋全扔了,能扔多远就仍多远。

苏蓟把钎子尖锐的一头牢牢插进石台的缝隙中,乔言和楚黎伸手推着石台,剩下的人到另外一边用力压住钎子另一端。

"一二三!"

石台发出尖锐的摩擦声音,缓缓的被抬起了起来,乔言和楚黎咬牙用力猛地将石台推开直到大小能让人跳进去才松开手。

"听下面的声音还有水流,我们手拉着手下去,切记不要分开,如果这是按照我知道的建造,那么水道最终通向的会是外面。而这座墓最重要的中枢位置则是一片比较大的水池。我们要想找到主墓室,就要从那片较大的水池上去。"苏蓟说道。

因为苏蓟体质特殊,由她打头阵,身后依次是楚黎,小白,乔言,老林还有梁老大。

一行人手拉着手,慢慢的下去,水并不是很深,只没过了腰,不过这水特别的冷,冻得乔言直发抖。

水道下面一点光亮都没有,乔言眼前什么都看不到,在这里听觉被无限的放大,每个人的脚步声甚至是急促的呼吸声都十分明显。

摸黑的往前走,水流开始变得湍急,乔言感到小白握着自己的手不断的收紧,于是捏了捏他的手,示意他不要紧张。

水下的地很滑,乔言他们想要慢些走,可是被越来越急的水流向前推动着,只能拼尽全力保持住平衡。

忽然,乔言觉得水下有什么东西擦过自己的腿,滑腻冰冷的触感即使在水中也分外明显。

"等等,你们感觉到水下有东西吗?身体滑腻冰冷的。"乔言喊了一声。

楚黎的身体忽然一怔,大喊,"不好,是水妖!"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梁老大一声凄厉的大喊,乔言在黑暗中却什么都看不到,只能感觉自己拉着的老林全身都在颤栗。

"救我!!!那…那东西爬在我身上!!!"梁老大叫喊中带着颤音,乔言听到后面的扑腾声十分激烈。

斩魂剑在乔言腰上挂着,在梁老大越来越凄厉的叫声中,楚黎脑子动的飞快,然后喊道,"梁老大你要想活命就听我的,待会我喊的时候你立刻松手,我们几个靠在墙壁上,让你顺着水流到我这里,我负责把你身上那个水妖截住,然后乔言你使剑刺向水妖。"

"不行啊,我完全看不见。"乔言否定。

"乔言你可以看见,就像你和小白对付赤舌那次,不行了没时间了,再拖下去梁老大就断气了,接着水妖就会把我们一个接着一个撕碎!梁老大,就现在放手!"

梁老大大叫着放开手,水流带动他一下子上前,乔言他们用后背紧贴着墙壁。梁老大很快就顺着水流擦过乔言到了前面,楚黎动作很大,在阵阵水花的拍打声中,传来了极其尖利的,如同孩童般的尖叫。

"乔言快!"楚黎喊道。

乔言咬着牙,闭着眼睛,放开手迅速抽出挂在腰间的剑,顺着心中那种强烈的感觉直接挥剑。剑刺中了什么,乔言听见了皮开肉绽的声音,水流在这一刻变得更加湍急,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被水流带着飞速移动。

"小白!楚黎!苏蓟!你们没事吧?"乔言手扣在墙壁上,只是上面太滑,任凭他怎么努力也抓不住。

"暂时没事,我们现在控制不了身体,乔言你们小心,水下不止一只水妖!"楚黎的声音在前面响起。

几个人像是惊涛骇浪中的扁舟,飘飘荡荡的,乔言握着剑挡在身前,只要是有异样的感觉就挥剑刺去。他们一路飘飘荡荡,直到突然下坠到了一处面积较大的四方形池子之后,水流才变得平静下来。

池子上面是一块大石板,其中一个边露开个小洞,透着些许的微光。借着光,乔言看得到梁老大衣服上沾着被水打湿的血迹,气息奄奄的倚在池子一角。

"我们怎么上去?"苏蓟浑身都湿透了,神情之中有些狼狈。

楚黎抬头打量着那个洞,"小白,你还能使出魂索了吗?"

"在这个地方我的灵力受到了很大的抑制,我只能尽力使出一会。"小白想了想回答道。

楚黎点头,"尽量坚持吧。我先上去,想办法把那个洞撬大点,你用魂索让大家上来。"

说完,乔言就看到一团毛茸茸的火红身影拔水而起,直接窜到自己头上,大尾巴就势狠狠甩到了乔言脸上,玲珑的娇小蹄子猛力一蹬乔言头顶,直接从那个洞中跳了出去。

"…"乔言脸上带着被狐狸尾巴甩出的红印,此刻不知道应该做什么表情。

梁老大半死不活闭着眼睛,没看到这样惊人的一幕,而筋疲力尽的老林,似乎对这样惊奇的事情已经麻木,只是推了推眼镜,没有任何反应。

上面的石台被楚黎缓缓推开,眼前的光亮越来越大,楚黎探出头,"小白,我们先把梁老大弄上来。"

老林和乔言连拉带拖的把梁老大挂上小白使出的魂索,连着上面的楚黎把梁老大弄了上去。接着是老林,苏蓟,乔言。

乔言跳上去后,环视了下四周,发现这间墓室四周燃着灯,而且墙壁上画着许多画。他没有细看,转身伸手想要把小白拉上来。

小白挂在魂索上,紧抿着嘴,拉到一半的时候,乔言忽然感觉手中的魂索一轻,变成了半透明状。

"小白没灵力了。"楚黎探出身体想要拉小白一把,只是根本够不到悬在半空的小白。

眼看魂索就要消失了,乔言把手中还握着的剑掉了个弯,自己的手掌紧握着锋利的剑刃,把短柄的位置伸向小白,"快握住!"

小白握紧短柄,而魂索此时也彻底的消失了。乔言皱着眉,胳膊用力把小白向上拉着,他的手掌被割破,鲜血顺着剑身滴落在了小白的身上。

小白脸上的表情由诧异再到迷茫,眼中闪过什么,乔言咬牙终于把他拉了上来,摊开手掌看到上面被割得极深的口子正在淌着血。

小白抓住他的手,把自己衣服撕成一条,帮乔言绑住止血。他的脸上仍然是那种惨白僵硬,只是替乔言包扎的手不可抑制的微微颤抖。

"没事啊,真的没事,哎呀你不要一副要哭了的表情,"乔言看着他僵硬的脸,硬是从上面看出了他的情绪,"没事了啊,乖。"

小白没有说什么,只是抓着乔言的手不放。

经过这么一下,几个人的体力都快耗尽,他们坐在地上四处张望着。

这是一间耳室,周围摆着些冥器,整片墙壁上都画着画。连绵的画似乎在讲着一个故事,有条拍打着巨大浪花的河,里面显露出一张狰狞的怪物脸,有一群形态各异的人站在岸上,手中执着武器,似乎在与之对抗。

乔言看着墙上的画,似乎感觉那画面里面的人在移动,可是定睛一看,却又没有动静。

老林拿起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物件,细细的端详。

"青铜鼓?伯阳甫的墓里还有这东西?"老梁半睁着眼睛,哼哼唧唧的说道。

"上面写着是祭祀用的,祭祀地祗。"老林说道,"周代的祭祀对象分为天神、地祗、人鬼三类。天神有昊天上帝、日月星辰、司中、司命、风师、雨师;地祗有社稷、五祀、五岳、山林川泽、四方百物:人鬼则指祖先而言。祭祀很好理解,只是为何祭祀的话要建于地下。而且德哥说过,他们进来的时候在墓室里看到棺木,为什么祭祀要放在墓中举行?这样做只会触犯神灵吧。"

"言言,你怎么了?"小白忽然喊道。

乔言面无表情的看着墙上壁画,双眼涣散,他的动作僵硬却又坚定,缓缓的起身,一步步向着壁画走去。

小白拉着他的手,可是他却像没有感觉一样,目光不离的走着。

"这是怎么了?"楚黎也上前拉住他,却被乔言猛然甩开,身体直接腾飞起来撞到了另一面墙壁上。

楚黎跌在地上,吐了口血,"我靠,乔言,你都魔怔了还区别对待!你怎么不打小白!!!"

说话的功夫,乔言已经到了墙边,他抬起被小白握住的手,静静的抚摸着墙壁上的画,没有表情的脸上终于显露出了一丝怨恨。

忽然他甩开小白,对着墙面挥动剑,一下又一下,斩魂剑与平时不同,此刻发着暗红的光芒,一股嗜血的气息迎面而来。

苏蓟和楚黎对视一眼,都弄不懂此刻的状况。

乔言挥动剑不出几下,墙壁就轰然倒塌,出现在眼前的是另一个墓室,那里面放置着一口巨大的棺木,立在棺墓前的是一座石碑。

乔言笔直的站在那里,双眼变得通红,他一刀劈向了那石碑,身体却好像被什么无形的东西击中,重重的反弹出来,摔倒在地上。小白冲过去,想看看他怎么样,却被他一手推开。

"那石碑上写得什么?"梁老大惊叫。

老林眯着眼睛,"这…这上面写的是周幽王太史伯阳甫,中间一大段咒语,后面的内容说,这是永世不得轮回的九怨咒。九怨咒是什么?"

楚黎解释道,"九怨咒是将九个命格极阴的人,用九种异常残忍的方法,将其折磨致死,再其将死之时,尸骨被封入刻有万世诅咒的瓮中,放置在墓穴的九处至阴的地方。这样做会让墓中的人化为厉鬼永世不得轮回,也永世被困于墓穴。不过为什么祭祀会和这样充满怨毒的墓放在一起?"

"如果是姬宫湦的话,这样做也不稀奇。"苏蓟幽幽的说道,"祭祀是假,他建立这里的真正目的就是镇压。用伯阳甫十族亡灵化作的厉鬼镇压三川之神,他以为会成功,只是龙脉被毁,三川之神不再有所顾忌,终于震怒,毁了西周。"

四周忽然蔓延开阵阵的哀嚎,有男有女也有孩童,无数的人仿佛遇到了极其可怕的事情,哭喊声几乎震天。

几个人瞪大眼睛,发现那口巨大的棺木在动,像是里面有什么在挣扎,想要冲破棺木一样。

而这边乔言猛地站起来,又一次的挥剑冲向石碑,或者说他冲向石碑后面的棺木,毫无意外的又被无形的力量弹了回来。

四周的哀嚎哭喊越来越大声,梁老大和老林死死的捂住耳朵,眼睛向上翻,七窍慢慢有血流下来。

苏蓟和楚黎,小白脸色同样难看,他们紧咬着牙,抵御着这阵阵的声音。

乔言眼睛仍然涣散,他执着剑,一动不动。

而在这一片混乱之中,谁也没看到从他们头顶上缓缓蔓延开的暗红…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龙凤潮流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