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开始欲乱的生活 白丝脚上的浓浓的精华液

阿达阿达 2020年04月24日 来源:互联网 1949 次 收藏

那只右手悄无声息跌入泥土中,却没有任何鲜血流出。

碧落慢慢睁开方才紧闭的双眼,惊讶的发现,那位甄四娘脸色一变,四处张望,却没有半点疼痛之色。断了一截的手腕处,平滑圆润,没有露出任何血肉,仿佛断裂处已快速愈合,长出了新肉!

即便是神仙,化成人形后,平白无故被人削去一只手,也应当同真身被削去一部分一样,流血疼痛,这甄四娘却毫无知觉,她到底是何方神圣?

阿白见此情景,嗤笑一声,喃喃道:“果然没错!”他拉着碧落纵身跃下,直接在甄四娘面前现身。

甄四娘被吓得惊叫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指着两人道:“你们……你们是谁?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你不必知道我们是谁,这话该我们问你,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真正的甄四娘是怎么死的?”阿白面无表情道,漆黑的眼眸里仿佛盛满了来自冥府的召唤。

那女子浑身一僵,坐在地上不敢起来,好半晌才颤巍巍道:“我……我不知道……不是我…… ”

阿白冷笑一声:“小小无脸怪,也敢乱了冥府的规矩!”他说着,取出金环,作势就要套住眼球的女子。

那女子终于被吓得再不敢说谎,慌忙跪在地上磕头:“大人,大人饶命!我不是故意伤害她的!”

“夫人,老夫人传用斋饭了!”侍女的声音传来,似乎很快就要到近前。

那女子反应迅速,拾起地上的断手,糊了点稀泥便黏在手腕上。再放下衣袖时,已经完全看不出。她试着动了下手指,那只接上去的手居然已经恢复如初!

阿白拉着碧落悄悄遁走,临走前,留下话:“今夜子时,后花园凉亭,你可想好了,老实交代!”

刚离开寺庙,碧落就忍不住问:“这个假甄四娘到底是什么来历?”她从没见过这样没有血肉,没有痛感的妖怪。

“她是个无脸怪,既不是妖怪也不是神仙,若真要说起来,她勉强算半个人吧。”阿白道。

“半个人?”碧落想起她那断了半截的手,顿时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们通常都长了人的轮廓,只是从上到下都是模糊的,没有脸,没有清晰的四肢,”阿白想了想,形容道,“应该,像个人形的萝卜吧。”

碧落脑海里出现方才秀美可人的女子,忽然五官和四肢变得模糊,成了个巨大的人型萝卜……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可她,她方才明明也有人样……”

“对,无脸怪有个本事,可以变成任何他们想变成的人,只要见过一次,他们就能按照那人的身高,体型,长相,分毫不差的变过去,所以,他们也有个好听些的名字,叫‘千面人’。”

“所以你早就怀疑她是无脸怪,方才故意拿刀试她?”碧落想起那飞来一刀,有点后怕,“可若你猜错了,她岂不是要遭罪了?”

“就算我猜错了,她也必不是个凡人,顶多也就是个作怪的小妖,一刀过去,只不过痛一痛,留点血罢了,没有大碍。”阿白忽然戳她脑门,凶巴巴道,“你以为都像你似的,除了化人形,其他什么也不会?”

碧落顿时委顿下去,低着脑袋再不敢说话。

白天的康乐坊人也不少,只是比不上夜里的灯火辉煌,人声鼎沸。倒是城里其他地方,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两人随意走了一阵,不知不觉却发现身边的行人车马渐渐少了。抬头一看,街道宽阔,却空荡荡的,只有几个衣着格外不一样的人,戴着高高的帽子,宽袍大袖,坐在敞开车帘的马车里,匆匆往前去。

碧落看了半天,觉得这些人应该是凡间官吏,再往前走,也许就是他们当差的地方了。果然,再走几步,便能看见道路尽头,高墙耸立,一道气势非凡的大门敞开着,两边守卫森严,那些马车到了近前,都要停下来由着侍卫们仔细检查。

“这难道是凡间君王的居处?”碧落头一次到这样的地方,忍不住有些好奇,“这般气派,倒快赶上冥君的居处了。”

阿白眼眸里闪过一丝异色,转过头莫名望着她:“你见过冥君的居处?”

碧落被他问的一愣,迟疑着摇摇头:“没见过。”她也不知怎么了,方才脑海里就模模糊糊浮现出一座巨大的朱墙金瓦的宫殿,直觉那便是冥君的居处。可她连客栈都甚少出,哪有机会见识冥君那样高高在上的人物呢?

阿白眼中的幽光悄然淡去,好像有一丝失望,又有一丝庆幸。然而不过瞬间,他眼中又一次闪过一道红光,前行的脚步猛然停下。

碧落此刻无暇顾及他的异常。她只觉体内忽然热血翻涌,一股深藏体内的力量似乎格外兴奋,随时都要喷涌而出。

难以承受的强大力量让她难以承受的停住脚步,浑身血液翻滚,热浪袭来,晕眩冲顶。那力量仿佛遇到了什么久违的东西,不断叫嚣着她再往前走,一探究竟。可她却浑身无力,既无法向前,也不能后退,只能闭着眼慢慢软倒。

眼看着她就要倒在地上,阿白伸手一捞,一手将她牢牢搂进怀里,另一只手则掌心摊开,与她十指紧扣,将灵气源源不断的传递过来。

阿白的手心也是滚热的,连带着传递而来的灵气也是滚烫的。可那滚烫的灵气一进入她的体内,就神奇的安抚了那股热烈翻滚的神秘力量。

不一会儿,碧落体力回复,缓缓睁开眼,发现已经回到了暂住的客栈,正躺在床榻上,而阿白正立在床边,面无表情望着她,眼神透着怪异。那怪异不过一瞬便消失殆尽,快到碧落以为只是错觉。

“你感觉怎么样?”

她费力的以手肘支起上半身:“我刚才好像觉得身体里有一个很强大的力量,现在好多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方才那股突如其来的力量,以前从未出现过,会不会与她修炼多年,却从未有长进有关?

阿白忽然嗤笑一声,又伸手来戳她脑门:“你这点芝麻大小的修为,能有什么力量?别胡思乱想了,我看,是凡人君王的气势吓坏了你。”

再怎么了不得的君王,能比神仙更厉害,脸都没露就能把她吓得晕过去?碧落有点不相信,阿白那样说,分明是在糊弄她。不过,他戳在脑门上的手指,看起来重,触到她时,力道却很轻,像羽毛挠过似的。

……

子时,裴家后花园。

碧落和阿白等了又等,就是没见那个无脸怪出来。虽说总是悄悄偷看人家卧房不大敞亮,两人还是又去了趟昨夜找到的裴家夫妻的卧房。

卧房里漆黑一片,外间也没个守夜的,分明没人住。倒是院子角门边上的一处屋里,灯火敞亮,隐隐有声音传来。

二人走近一看,原来里头正热火朝天打着麻将。大半夜里,几个老妇人精神抖擞,桌上的麻将噼里啪啦。

“今日可要玩个痛快!”

“是啊是啊,好不容易老爷当值,夫人又回了娘家,可不得乐呵乐呵!”

……

原来逃回娘家了!这个小怪,以为换个屋子就找不到了!

甄家人多,等碧落和阿白赶过去,又挨个院子找,寻到甄四娘时,已经是后半夜了。院子里静悄悄,也没有灯火,只有床榻上窸窸窣窣,翻来覆去的声音,想来这假四娘心里有鬼,睡不着。

“你倒是跑得快!”阿白悄无声息在床榻边现身,冷冷道。

床榻上的人影一个激灵,顿了片刻,忽然翻身起来,伏跪在榻上就开始磕头求饶:“大人,大人饶命,我……我不是故意离开的……”她声音不大,在寂静的夜里,咚咚的磕着床板,怪瘆人的。

阿白显然有些不耐烦,直接挥手止住她磕头的动作:“说说吧,你把甄四娘怎么着了。”

假四娘哭哭啼啼的,眼泪鼻涕满头满脸:“大人,我……不是有心杀了她的,我们只是……我一时失手,才将她推进河里……是我,是我对不起她……”

原来是落水而亡。这城里的河,也就只有一条洛水了。“那好,既然对不起她,明日便带着你的家人,一道去她失足落水的地方吧。”

假四娘一怔,有些害怕忐忑的抬起头,怯怯问:“不知大人为何……”

碧落一下猜到了阿白的用意,这假四娘想必也隐隐猜到了。

阿白冷冷望着她,不带起伏道:“既然知错,明日便是补过之时。”

假四娘的脸刷的一下白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阿达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