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在乡村 一手撕开肚兜

龙凤潮流龙凤潮流 2020年05月30日 来源:互联网 1891 次 收藏

茶楼靠轩栏的角落里,少年动作优雅地烫壶、温杯、干壶、置茶......滚水冲入茶盏之中,一股轻盈的茶香随风飘散,令人心安神宁,坐在对面的男子微微一笑:“小棠点茶的功夫很好”,少年白皙的脸庞上醉了一抹红晕,一边点茶一边缓缓说道:“在不能修炼的日子里,它们是我最珍贵的”,男子拿起茶盏,感受着那微烫的温度,安静地品尝着,入口有些苦涩,之后却是丝丝的甘甜,缠绕在舌尖不肯散去,一如眼前的少年。

“今天是白家少爷的大婚之日,真是好生气派呀!”

“可不是嘛,只是你听说没有......这其实是他娶的第二个女人....”

“我那侄子是在白家大院里干粗活的,听他说呀,白大少娶的第一个女子是给他冲喜的,之后他身体好起来了,白老夫人就又迎了叶府大小姐进门呢!”

“那女子也真是可怜人儿,以后会有她的好日子吗,唉....”

角落里的一群女人叽叽喳喳地你一句我一句,面目十分悲戚,就仿佛那命运坎坷的女子是她们自己似的,但过一会儿又笑成一团,她们谈论着别人的悲伤和不幸,偶尔挤出一两滴眼泪,其实心里却乐开了花,这便是市井的妇人。

洛棠看着街上张灯结彩,人声鼎沸,大红的轿子喜庆极了,心下也有些好奇,不知那新郎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真如那些妇人所说,是个薄凉之人吗?

“阿离,我们一会去看看,可好?”看着那双亮晶晶的双眸,朔离伸手揉着洛棠柔软的黑发,“受人所托,我们要去白府住一段时间,这下你高兴了?”

少年愣愣地眨了眨眼,然后笑的灿烂无比,拈了两个精致的茶糖,往嘴里一丢,“那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就去吧,晚会就看不见新娘和新郎了!”随后一阵风似的就不在了,朔离望着空空如也的对面,嘴角弯成好看的弧度,这个孩子,真是......

待朔离走到茶楼的拐角处时,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脑袋正奋力的在人群里向上仰着,奈何个子不够,脚也踮酸了,细细的小雨飘落在少年的黑发上,犹如晶莹的露珠一般,朔离停在那里,静静地看着,让人恍惚间觉得时间在那一刻静止了,凝成永恒的画面。

“阿离,快下来!我挤不过他们!都要挤成饼了!”少年抬头看见男子那样悠闲的站在楼上,撅着好看的双唇,似乎很不满,男子看见他哀怨的望过来,忍俊不禁,嘴角轻轻地上扬,走下楼去撑开店小二递过来的油纸伞,朔离缓缓地走到他身边,搂住他往前走。

真是奇怪,刚才明明很挤,怎么阿离过来以后就不挤了呢,朔离在洛棠心中的形象顿时更高大了,看着笑的不亦乐乎,不知又在想什么的洛棠,朔离无奈的垂下眉眼。

两人终于走到白府的大门前,朔离走到一个小厮旁,对他说了些什么,那个小厮让他稍等片刻,便立即回去禀报白老爷了。

不一会儿,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着一身红色的喜服躬身前来,“朔公子快快请进,白某等候多时了,不敢怠慢!”

朔离微笑着点点头,牵着洛棠走进宛如红色海洋的白府,歌舞声一片,“两位公子请上坐,俗话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朔公子可真是巧了,一会令郎大喜之际,还望公子指点一二!”

白发老者满面春风的笑着,朔离淡淡地说道:“指点不敢当,只是胡言一二罢了”

白老爷立即惶恐地道:“哪里的话,那位大人说了,朔公子乃是万中无一的,他远远不及,若能得您一些良言,那可是三世修来的福气,小的不曾想到您会答应过来,招待不周呀!”

原来是这样!洛棠睁着滴溜溜的大眼睛,得意的想着,要不是我想来,阿离才不会来呢,你这三世的福气也就没有了,所以,都,是,我,的,功,劳!

********

“新娘子来了!快看!”

“哎呀呀,听说那叶府大小姐是只应天上有的大美人呢!”

“真是想知道那盖头下的无限风光呀.....”

“那是你能肖想的吗?小心你的脑袋哟!”

在一片喧嚣嘈杂声中,新娘子坐的那顶软金大红轿子吹着唢呐迎着鼓声而来,一群人削尖了脑袋的看着,媒婆掀开帘子扶着一只白净纤细的手,一个身着凤冠霞披的秀雅女子优雅地走下轿子,玲珑有致的躯体被包裹出诱人的曲线,令无数男人脸红心燥。

然而那站在一旁的新郎,表情淡漠的就像不是他成婚似的,他一边牵着新娘子,一边看着满城的细雨,眉眼间,是淡淡的哀伤。

坐在高上的洛棠看着这一幕,喝到嘴边的茶也抿不下去了,“阿离,我怎觉得那新郎官......一点也不高兴啊,难道是我的错觉?”

朔离看着洛棠疑惑的表情,缓缓说道:“小棠觉得这世上最悲哀的事情是什么呢?”

最悲哀的事情......洛棠看着朔离的侧面,想说些什么,然而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朔离品着茶,淡淡地说道:“所娶非所爱,算是其一”。

“他若不爱,又为何要娶?”

“人啊,是一种很复杂的动物,什么都不想放手,什么都想要,到最后,什么也得不到”

唉,朔离说的话他总是不懂呢,感觉好深奥,反正对于他来说,他这一生只会爱一个人,他的心是那么小,小到只能容得下一个人,别人再进不去。

“阿离,洛棠一生只爱一人,因为,用尽了力气就无法再去爱别人了罢”

朔离怔怔地看着洛棠清澈的笑容,“那被小棠爱着的人一定会很幸福的”。

洛棠讳莫如深的笑着不再说话,这孩子,朔离看着他,无奈地揉着眉心。

“新郎新娘,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

........

新郎官拿着精致的酒杯四处敬酒,喝的微醉的脸上,笑的很开心,然而他的眼中,却没有丝毫的笑意。

在这片喜庆的宅子后方,一座幽雅的小院里,一个穿着水蓝色衣裳,面庞清秀的女子静静地吹着笛子,她的神情是那样平静,就好像今晚成婚的,不是她的夫君,而是别人。

“念秋,念秋啊......原谅我”醉的不醒人事的新郎,趴在大红的桌子上,滚烫的液体自他的眼中一滴一滴地落入酒杯。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龙凤潮流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