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小叶 凌 辱 篇1-10 浪潮小说康城

王燕辉王燕辉 2020年03月09日 来源:互联网 1593 次 收藏

润玉同人你是白娘子第四章

“白润玉?可是温润如玉的润玉?”

“正是。那敢问姑娘的芳名可是出自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是啊,是啊。白公子你不愧是读书人,我那个窈字就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窈啊”舒窈一句话瞬时让润玉的耳朵上多了一抹红。(舒窈根本就没有听过眼前这个美男子那句什么舒窈纠兮,劳心悄兮,文言文渣的她根本就没听懂。)

“今日多谢舒姑娘的救命之恩,我是进京赴考的举子,路过此地,谁知竟遇到了无耻歹人,抢走了我的包袱跟盘缠,又将我打晕在了此处。若不是姑娘出手相助,在下还不知道会是如何之境地呢。”润玉随意的编造着自己的惨况,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嘴唇边又泛起了血迹。

舒窈看着他这么凄惨的境况,不免心生怜悯,“那你就在我这里休息吧,我好歹是个大夫,不管有没有诊金都是要救你命的,你要真想还就先欠着吧。”她扶着润玉,让他慢慢的躺下去。“多谢姑娘的照弗,待我休书一封,叫家里给我寄些银两过来,到时候再偿还姑娘的恩情。”

不能啊,刚刚明明没有这么重的伤啊,我刚刚才检查过的,为什么现在喝完药居然咳血了?看他一副小白脸的样子,那个小瘦腰,该不会是肺痨病症吧?舒窈拉起了润玉的手腕,又一次把脉,这一次把脉没有隔着衣服了,而是撩起了润玉的袖子直接摸了上去。

润玉一愣,抬头看了眼面前的舒窈,只见她眉头紧缩,全神贯注的替自己诊脉的样子,心噗通噗通的跳的更快了,他担心自己刚刚一掌是不是把自己拍的太厉害了,随即开始催动灵力暗暗调理内伤。

这个人刚刚明明被伤了肺,现在把脉,发现居然还有心速过快,难道他还有先天性心脏病?这病可不好治啊,没有先进的仪器辅助确诊病因,我该如何是好啊啊啊啊。难道真的应了那句老话,自古红颜多薄命?

润玉看出来了舒窈眼中的担忧之色,独自腹诽果然是自己下手把自己拍的太狠了,吓着人家姑娘了。

“我再去给你开一副方子,你先躺着休息会儿,莫要胡思乱想,没什么大碍的。还有不必叫我劳啥子姑娘了,直接唤我舒窈就好。”说完也不等他回话,急急忙忙就出了门,她跑到裁缝铺买了两套男式衣服,又跑去药材铺去抓了几副补药,最后又去买了些生菜,拎着大包小包回到了家。

“衣服是我看着你的身形,比划着买的,你要是不喜欢,我再去给你换吧。我先去煎药,等下就能吃饭了。”看着她又要为了自己忙前忙后的,润玉赶忙从床上下地,整理了一下衣角,双手袖子一拢,对着舒窈作揖道,“谢谢舒窈,现下润玉已经无什么大碍了,即使我身无分文,但也不能白吃白住,不劳而获,从今天起煮饭,洒扫,劈柴等一系列粗活就请交给在下吧。”

舒窈看着他前一刻还很严重,下不来床的样子,正疑惑着就听到润玉这番言语,居然机械般的点了点头,“哦”。

然后不多时,简单的四个菜就端上了饭桌,舒窈觉得自己对面坐着吃饭的这个白公子做的饭,很好吃很好吃而且笑起来特别好看。而且他默默的就把院子里的柴火都劈好了。她觉得自己今天救治这个美男实在是太划算了,太划得来了。

正在走神间听到白公子对她说“舒窈,你即让我直呼你名讳,那也便唤我一声润玉吧。还有你院子里种的这些白芨跟紫珠草莫要再浪费了,我已经无碍了,不必再拔了煎药给我了。”

“你还会药理啊?”果然好看的人就是多才多艺的呀,“我也就是略知一二,只是平日里看书的时候看过几本医书而已,我知道你种植打理它们也是不易。”

自此之后,润玉就在这间小院里住了下来,平日里拿着自制的弓箭去树林里打猎,其实他根本不需要打猎,只要走过去,那些动物就匍匐着不敢动了,他就是随意抓几只野兔或者野鸭之类的,更多的时候是花时间在布置陷阱上,这样让舒窈看到了以为猎物都是跌进陷阱里的。

舒窈还是一如既往的给那些妇人跟闺阁小姐们上门看诊,当雨天来临的时候润玉就坐在房间里面教她写字,其实作为一个学了近二十年中文的现代人,回到过去,最悲惨的事情就是自己变成了半文盲,繁体字的很多字连在一起看是认识的,可惜拆开了之后自己根本就不会写,好在现在有润玉耐心细致的教导,她也会写很多字了。

自从家里有了润玉以后,上门求医的人越来越多了,他的医术又远在舒窈之上,他们就把前院休整了一番,开了一间药铺,一起为人看病抓药。

昨天山上猎户顾家大哥的二儿子出生了,舒窈跑了好远去给接的生,今天顾家大哥就扛了一块上好的狐狸皮子,五斤松子,十斤自家酿的果子酒给舒窈送来。他一个猎户,没有余钱,只能把自家的东西拿来感谢舒大夫。舒窈说什么也不肯要,最后只要了十斤果子酒,还给刚刚出生的小宝宝包了个大大的红包。

润玉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真的是平静而幸福,这半年的时光,每一天都让他感觉充实又满足。他只想一直陪在舒窈身边。

晚上他做了一桌的菜肴,席上皆是她爱吃的菜。喝着那坛果子酒,两个人像往常一般说说笑笑,润玉本来就酒量浅,所以只喝了三杯就没有再喝了,只是陪着舒窈,笑着说“果子酒虽然甜,但是也不能多喝,喝多了也会醉,你已经喝了很多了,莫要再贪杯了。”

“我跟你讲哦,我其实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好好看,而且你真的很帅很帅,我真的好喜欢你呀。”

“砰砰”“砰砰”

“你说你那么完美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啊?是不是玉皇大帝看我一个人孤苦伶仃,所以才把你送到我面前的?”(玉儿OS:老子就是玉帝啊,我就是把自己送到你面前了啊!)

“我知道我们两个是不会有结果的,我最近天天都是这么跟自己说的,你当初明明说了写信回家去要银子,我早就跟驿城官打过招呼了,只要你寄信,一定要把寄信地址给我抄一份。可是你根本从来没有写过什么信,你就是个骗子。”

润玉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深深地看着舒窈。

“即使明明知道你是骗子,我还是喜欢你,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傻瓜,按照一般的套路,你要么是家里有老婆了要么就是有未婚妻了,而我对你来说又是意味着什么呢?你浪费时间跟我在这穷乡僻壤做什么呢?我再喜欢你也不会做你的小三的,我也是有尊严的。”(佩服女主的脑洞啊)

润玉虽然听不懂什么是‘套路’但也明白这个肯定不是好话,“我家中从未有过妻子,只是曾经有过一个未婚妻,不过她已经嫁给其他人了。现在你我是男未婚、女未嫁,我心悦于窈儿,只想一直陪在你身边。”

“骗子,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表白?”舒窈一边说着,一边又喝了一杯酒下肚。“我知道自己是配不上你的,你第一天出现的时候,穿的那件衣服看着特别普通,可是当我替你浆洗的时候,我就发现这衣裳是用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材料织成的。你家里想来是非富即贵吧?找我这样一个孤儿回去你爹妈能同意么?”

“润玉亦是孤儿,家中父母皆已过世了。”(玉儿心里想着,为啥我喜欢的姑娘那么思路清奇。)

“那你就是霸道总裁那一款了咯?手底下有属下无数,然后坐拥无数财富?”

润玉还在思考‘霸道总裁’是个什么官阶,自己以前从未听说过,想来可能是这人间的官职称呼,又思虑自己手底下管着天上地下数万仙神君,又掌管着这六界,别说财富了,这天地之间除了三清大帝君,差不多都归他管辖的,逐点头说到“差不多吧。”

谁知道舒窈扔下酒杯,居然开始掩面哭泣起来了,哭了两嗓子之后,用手背抹掉了挂在脸颊两旁的眼泪,用力吸了吸鼻子,“那你肯定是没有看过《蓝色生死恋》跟《巴厘岛的故事》了。跟霸道总裁谈恋爱是很辛苦的,即使没有家人的阻碍,也会有亲戚朋友乃至下属,甚至于路人甲任何人的阻挠。再说了,孤儿跟霸道总裁怎么可能有好结局呢?我配不上你啊啊啊啊”说完又开始掉眼泪了。

润玉第一次感到这段感情似乎的确是可能会有点崎岖,他在考虑是不是可以禅位来避开‘霸道总裁’这个称谓。可还是老老实实的开口道“你说的这两个可是人世间的画本子?我这个人不喜欢看戏,所以不是很了解,不过只要是你喜欢的,我也会去看的。”

“看什么啊,你根本就看不到了,这个按照这边的话来说,我就是看的是孤本,在这世界独一份的,没有人看过的。说了那么多,你只管记住,只要我不问,你不要告诉我你到底是谁。我们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的事情明天再去想吧。”说完一把拉过润玉的袖子直接把身子往他怀里撞,用手捧着他的脸庞蜻蜓点水般的琢了一下嘴唇,然后快速的往后退,想要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却被润玉一把反手抱着牵到自己腿上坐着,深深地吻了下去。

庭院里花香阵阵,天上的星辰点点,很美很美。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燕辉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