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地吃了我吧 跪在老师的高跟鞋下

奉献指望奉献指望 2020年03月16日 来源:互联网 731 次 收藏

寻幽夫妻两个进去不敢说话,惶恐的低头。许久他才注意到他父亲向他摊开一只手。他迟疑一下,一只手放在他父亲手里。

祁淳握住儿子的手道:“几个儿子里你最像我。我最不放心的也是你啊。”

寻幽早已泪流满面,说不出话只是抽咽。

“当年你外公真的不该选中我,我不该卷进这皇室的是非之地,最后也要连累你卷进是非之中。”

曼婥听到这句,心里狂喜起来,难道是要转位给寻幽。

她心里正想着,冷不丁她公公向她冷冷道:“妻贤夫无横事。你的事情朕都知道。你要谨记,不可有非分之想,忤逆之为。否则终究会殃及子孙,不得善终。”

曼婥听完恐惧的连连叩头。

祁淳摆手道:“你先下去,朕有话要和静王说。”

曼婥看了看寻幽,诚惶诚恐的退下。

“父皇,她没有……”

祁淳握着他的手更紧了,道:“我知道,你是最为孝顺的。当初那件事都是你母亲和王妃的意思。她们也没有错,可是她们权欲太重,自以为精明过人,其实是糊涂的不可救药。你是嫡长子,朕心里也一直希望你继承大统。可是权衡利弊,还是另择新君,既是要保护所有的人,更是为了保护你。”

寻幽并无怨色,道:“父皇不将儿臣置于是非之地,是对儿臣最大的恩宠。儿臣也无此心。儿臣自知没有父皇洞察一切的智慧,但儿臣清楚的知道,以自己的材质胆识,是撑不起祖宗的江山社稷。”

祁淳欣慰道:“你能看得到这一点,就不愧是我的儿子。你不是没有帝王之才,只是没有帝王的野心,这一点和我最像。从小几个儿子里你是最让我放心的。可是自从你娶了她,我的心就一天没有放下过。现在最不放心的就是你啊。”

“父皇,她并不是您想的那样,她只是有些任性,还有些狂傲。”

“这些话你自己说得都没有底气呀。她想要的是什么,她又是什么样的人,她是你的王妃,你孩子的母亲,你心里比我更加清楚。你我是放心,可是她一心要做皇后,一旦落空,不闹得天翻地覆是绝不会罢休的。要么害死别人,要么被人害死,这才会安静下来。”

“父皇放心,儿臣保证一定不会要这样的事情发生。一定会看住她。”

祁淳点点头。他的儿子他知道,是不可能的。

寻幽在里面和祁淳单独说话,曼婥心里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已经开始盘算公公驾崩后的事宜。恒允夫妇两个也几乎确定,皇位不会是自己。

寻幽从寝宫出来,向恒允示意叫他进去。恒允两个紧紧的拉着手进去,到了床旁都情不自禁哭了起来。祁淳看得也忍不住泪眼朦胧。他并不知道,两个人哭得更多的是他们自己。

祁淳拉住恒允的手道:“允儿,几个儿子里我知道你是最有才干的。颇有高皇帝的遗风。若是你,一定比我强。”

听到这里两个人彻底绝望了,知道皇位绝不会是自己。

恒允淡淡道:“父皇哪里话,儿臣不敢当。”

祁淳恳求道:“不要怪我,当年我也不懂,但做了皇位这几十年,我才明白,帝王的决断好多是身不由己。能平静的过一生未尝不是一种福气。这是你父皇我一生相求却不曾得到的。”

恒允轻轻的点头,心里同时说:“那是你想要的,不是我。”

祁淳望着含藜向他道:“你这一辈子比我幸运,有一个真心爱你的妻子。不管什么时候,她终究不会舍弃你。”

祁淳把他们两个手握在一起道:“不管什么时候,你都不可以辜负她。你若是辜负了王妃,你就是不孝,就是愧对祖先,愧对列祖列宗。我在天有灵也不会饶恕你。”

“儿臣绝不会有负藜儿,父皇自可放心。”

含藜哭得更加伤心,她可以陪伴他永远,可是他的梦想没有了,她给不了他一生的报复和梦想。

祁淳走了,走得很安静也很匆忙。匆忙到其他的两个皇子和安宜公主似乎是没有时间见最后一面,又也许他根本也不想见他们。

恒允夫妇见证了一代帝王的死去,他会选择他们两个送终,他们以为或许在他眼里这是最完美的爱情送他最后一程。

由御史中丞赵景宣过遗诏,几乎所有的人都是晴天霹雳。

皇长子祁恂,鸿才厚德,克俭严明,慈孝温良。欲传位静王,匡扶社稷,安惠黎民。

费太后竟然忍不住露出了笑容,段皇后好强了一辈子,最后这一关却没有挺住,她和曼婥几乎同时晕倒。大行皇帝刚刚咽气的寝宫里他的后宫一片狼藉混乱。只有穆王夫妇两个仍旧平静的一言不发。

穆王走到皙鱼面前,和自己的王妃跪下恭敬的行大礼。

“臣参见皇上。”

皙鱼知道,这几个字对于他字字滴血。他上前扶起他道:“三弟,不要这样。”

他抬起头看见他哥哥的眼神,哀伤,甚至带着绝望。当时他不懂,因为他还不知道以后将会发生的巨变。

元和三十四年十一月诚王祁恂在宏宣殿登基,即为孝宗,定年号旻清。和以后他的弟弟文宗成为了此朝最为凄美而神秘的两位悲情帝王。他们的身世,他们的政绩,尤其是他们的爱情。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奉献指望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