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下面太紧了夹死我了 放松点破了就不痛了

奉献指望奉献指望 2020年04月19日 来源:互联网 1363 次 收藏

经过慕容月一闹,众人也再无心选妃之事。

可怜那些想要求娶姜之的人,只能暂时作罢。

自从护国寺分别以后,念生的心就一直静不下来。

素日里即便是再烦躁,只要多诵几遍心经,总能得到平静。

可是现在,无论诵几遍心经,都无法压抑住渴望的内心。

佛心已乱。

现在他终于明白师尊临终前为何一定要他还了俗。原来,应劫之人出现以后,再多的佛偈也无法压抑住内心的渴望。

是的,渴望,对她的渴望。

短短三天,女子就击溃了他修佛多年的心境,令他无所适从。

这一个月以来,他不停的诵佛,希望佛能给他一个答案。

皇帝请他过来参加晚宴,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就答应了。

自欺欺人掩盖不下去了。

想见她。

想的接近崩溃。

哪怕能远远地望一眼。

女子今日疏离淡漠的神情,让他差点就没能维持的住自己的表情。

手指不受控制的握紧念珠。

难道,坐立不安的只有他一个人么?

看到那些王孙贵族落到她身上的眼光,念生整个人仿佛泡进了苦水,苦涩不堪。

他后悔了。

那双明澈带着笑意的双眼怎样才能重新专注到自己身上。

漂亮的青年因为心事而垂着长长的睫毛,眼里情绪蔓延。

用脸么……

她好像对自己的脸很是喜欢……

宴会接近尾声。

皇帝皇后早已离去。

姜之换了一个坐姿,活动了一下腰。

还真是无聊啊。

不如……姜之心续一动。

出去转转好了。

姜之告知姜母一声,便起身出殿了。

出了殿之后,感受着夜风的丝丝凉意,整个人都轻快了许多。

突然,有琴声隐隐约约传过来。

虽如幽谷山泉般连绵悠扬,但是更多的是难以掩盖的孤寂。

姜之有些好奇,于是四下寻找起来。

经过了一条长长的走廊,直到在水榭庭中发现一个黑衣男子在弹琴。

姜之静静听完一曲。

“好曲!阁下琴艺高超,曲子深沉婉转,绵延不绝。虽如泉绕水,但是难掩孤寂。”

黑衣男子回过身来。

一张脸虽英俊但是冰冷,眼神阴鸷中带着残暴。

竟然是九皇子沧墨!

“你听的懂我的琴?”

沧墨冷冷开口问道。

看到是丞相府小姐之后,沧墨十分失望。

京城有流言说是丞相府姜之爱慕九皇子,痴情苦恋。

这些,沧墨可一点都不信!

代表着丞相府势力的嫡女小姐竟然会恋慕他一个不受宠的皇子。

沧墨觉得,此间绝对有阴谋。

本来他经过慕容月拒婚一事,心续暴躁不安,想借琴声冷静情绪。

没想到在这能遇到姜之,竟然还听懂了他的琴。”

姜之也没想到,竟然这么狗血,出来散心还能遇到沧墨。

“见过九皇子。”姜之行礼。

行完礼之后,不想与他扯上关系的姜之立刻说道。

“听不懂,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

她可没忘记这人的暴戾,最后原身满门抄斩的事。

早知道就不好奇了,真是好奇心害死人。

“哦?”

沧墨冷冷一笑。

传言果然有误,这个女人一定不怀好意。

“姜之不打扰九皇子继续抚琴了。告退。”

姜之不想惹事,只想赶紧离开。

“姜小姐既然来了,何必急着走呢?”

沧墨伸手去挽留她。

姜之不防沧墨会伸手拉她,所以踏空了台阶,眼看着就要摔倒。

姜之闭眼,认命地等待着与青石板的亲密接触。

沧墨也没想到因为他女子竟会踏空台阶,但是反应过来以后,就赶紧去接姜之。

念生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男子女子衣带缠绵,相拥在一起。

刚刚他心里烦躁,没有注意到姜之出殿。等到他捋清思绪准备正视情感的时候,却发现她已经出殿。

他就赶紧追寻过来,却看到女子与人相拥在一起,脚步生生一顿,冰冷瞬间遍袭全身。

是他……

晚了么……

姜之很头疼这戏剧性的变化,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站稳之后,立即推开了男子。

“多谢九皇子。”姜之谢过之后就赶紧离开了。

仿佛背后有什么鬼怪追赶她一样。

沧墨身体比思想更快一步,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和姜之抱在一块了。

还未等他开口,女子却已推开了他,跑了。

呵…欲擒故纵么?

有意思。

姜之来到御花园的另一个凉亭里,准备坐在那歇一歇。

“你心悦他?”

刚坐下,就听到身后传来声音。

姜之回头看去,只看到青年微微蹙着眉,抿着纤薄的唇,神色淡淡地问她。

念生见她没回答,微微上前,看着她的眼睛,扶着柱子道:“你刚刚和他抱在一起。”

有点委屈。

她之前明明还亲他的,可是现在却和别的男的抱在了一起。

姜之看着那双漆黑潋滟的眼睛,失落和委屈一览无余。

青年挂着念珠的手指修长白皙,扶着漆红的柱子上,夜色之中,美的夺人心目。

念生的心全因对方沉默不答皱成了一团。

静默在两人中间蔓延……

忽而,姜之挑眉一笑,慢悠悠地开口:“想清楚了”

念生咬了咬唇。

“嗯,师尊说我命中有一红尘劫,我本不信。但,你…就是我的劫。”

一眼应劫,逃无可逃。

姜之勾唇。

大鱼上钩了呢。

听风小筑内。

姜之慵懒地躺在躺椅上,十分惬意的吃着念生剥好的大葡萄。

青年十分有心的将葡萄籽都挑出,姜之吃的一脸满意。

白衣青年坐在她对面,手法优雅的在煮茶。

日光中,青年墨发半束,眉眼精致,鸦羽似的长睫微微垂着,脸颊如玉。

青年本就美的惊人,气质超然,烹茶的一举一动更是优雅流畅,美的仿佛是一幅画。

姜之眯了眯眼。

真养眼啊……

那日宴会过后,不知念生以什么理由说服了姜相,住到了这丞相府里来。

“给。”

念生将煮好的茶递给她,声音清冷中透着温柔。

姜之接过茶,浅尝了一口,舒服地眯起了眼。

他住在丞相府已半月有余。

她日日懒散度日,他在旁为她烹茶剥葡萄。倒也过得舒心自在。

只是,女子从未对那夜做出答复,使念生的心始终燥燥不安。

“当当当,我顶天立地、霸气雄伟的380回来了。”

380突然出声。

宴会那夜,380突然要闭关升级,到现在已经消失半个月的时间了。

“宿主,世界走向发展怎么样了?咦,国师大人也在,是不是拯救被清算目标的任务快完成了……”380一边一脸惊喜,一边去探查世界走向。

很快,它的声音便僵住了。

“女主出家了…什么?出家了!宿主爸爸,我不在时你做了什么?”380可云式疯狂。

“也没做什么啊,就是女主拒婚,我帮了她一把而已。”姜之一脸无辜。

“啊啊啊,这下完了……”380仰天长泣。

姜之一脸母爱的看它表演。

“┭┮﹏┭┮,女主没能和男主成亲,你从根源上改变了世界走向,完了,被天道察觉了的话我们就要被抹杀了啊。我还不想死,我还没成为最牛气的系统呢……”380一把嚎啕泪。

姜之头疼起来,她怎么会遇见个这么智商不完全的系统。

“傻儿子,我们现在好好的。世界没有崩溃,我们的任务没有失败。”姜之一脸教育道。

“诶…好像是的哦”380闻言止住了哭声,赶紧查探了一番。

“是耶是耶,宿主爸爸,我们不用死了……”380又活跃起来。

380化出拟态,卖萌道。

“宿主爸爸,我升级了耶~多了以前没有的功能呢~”

姜之有点好奇了,“什么功能?”

“可以吃东西了,哈哈哈~是不是超厉害?”380插着腰一脸嘚瑟。

姜之难得地梗住了……

念生看姜之长时间一个姿势未动,眼睛也微微阖上。

看来,是睡着了。

他起身将外衣脱下,想要给女子盖上。

他放轻脚步走过去,看着她的脸,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轻轻地给女子盖上。

女子恬静娇艳的脸,精致的眉下,长睫毛在眼睑投出阴影,鼻头葱白如玉,漂亮的唇如花瓣一般美好,念生有点痴,不舍得离开。

念生微微俯身,手指撑在女子肩上,纤薄柔软的唇轻轻落在女子光洁的额头上,停留片刻后,准备离开。

念生正准备离开时,女子突然间睁开了那双漆黑明亮的眼。

念生心里一慌,想要赶紧离开,却突然被女子环住脖颈,那张如花瓣般的唇就印了上来,辗转研磨。

姜之看着对方因吃惊而睁大的双眼,微微退后。

“闭上眼睛。”

说罢,女子闭上眼睛又吻了上去。

念生感受着两人的呼吸交叠,唇间传来的馥郁淡香,闭上了眼睛,将主动权夺了回来。

这人,怎么能令他如此欢喜。

青年修长的手指托起来她的头,面上绯红浅浅,唇齿间轻轻地试探着,轻轻研磨,随后探出嫩软的舌舔了舔。

好甜。

嫩软的舌探索了她唇里的每一个角落,呼吸炙热的交缠,女子眼中晕出浅浅雾气。

良久后,青年向后退开了一些。

两人呼吸喘喘。

念生白皙的脸上绯红经久不退。

虽然唇齿已分开,但是念生依然紧紧地抱着姜之。

姜之任由他抱着。

青年的眸里充满着纠结。

好喜欢……

怎么办……

好想继续啊……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奉献指望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