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主任睡娘俩 领导征服下属新婚人妻

王燕辉王燕辉 2020年04月17日 来源:互联网 381 次 收藏

秦晋起初逞了一回英雄,但山风太重,又着实饮得太多些。在众人忙着救火时,他抱着露天里一条桌子腿儿,犯晕。

熊豹也给这一场乱子惊醒,看秦晋狼狈,又庆幸又好笑,赶忙让人扶他去歇息。

盛夏时天干物躁,山风又助火势,熊豹久在观音山,也深知山火厉害。今夜聚众饮酒,未能留意油灯,想是山风刮倒了灯碗,这才引火。好在没有大的损失,只几个救火的兄弟挨些烫伤。

经此一事,熊豹愈将秦晋引为兄弟,第二日一早,便将他二弟带过来,要向秦晋“托孤”。

“贤弟那日说得有理,我们兄弟,在这山上好生无趣,小小镖局,倒受他鸟气。”熊豹道,“旁的生意我等不会,镖局却有何难?论打架,老子还没怕过,没有输过谁。”

“豹兄武艺过人,岂是常人可比。”

“那可不,我哥可厉害!你晓得我哥为何要叫熊豹?只因他十岁那年,便独自打杀一头黑豹子!”熊豹那二弟用一种怀念而崇拜的目光看着熊豹,“就算是黎七,也不是我大哥对手。”

熊豹拍他二弟一记脑门,“让你下山做买卖,不是让你打架!”

“做镖局不是打架?”

“你能一下山就做镖局?蠢!”熊豹又转向秦晋,竟很是郑重了,“我这二弟,没在人前露过脸,便予他些本钱,着贤弟看顾些,让他在玉城中见见世面。”

“你可记着,凡事皆听你秦大哥,不可冲动,不可偷奸耍滑,不可犯事。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若是被我知道,你敢有阳奉阴违……”

“行了行了。”他二弟撇了撇嘴,“你瞧瞧你那德性,比二叔还啰嗦。”

“我看你是皮痒!”熊豹又拍他两下,再与秦晋道,“今日寨里杀牲敬神,若蒙贤弟不弃,你我三人就学学关二爷,结个异姓兄弟,如何?”

秦晋今早还在头疼,人也犯晕。勉强应付着这二人,其实盼着快些下山,方有个安枕。但听到熊豹这样一句话,吓也吓清醒了。

江湖中人讲义气,说要结拜,这是熊豹真心实意地拿他当了兄弟。可若有他日,他做了什么对不起兄弟的事,这寨里上千人,必然是不会放过他。但就算没有结义,人家也不可能放过他。

这般一想,他也只能欣然答应,随熊豹二人去大堂中祭告天地。

仪式完了,又是酒宴。秦晋推拒不得,只好又饮一场,午后才下了观音山。

他实则并不好酒,若非待客,自己是不喝的,直觉那滋味不如燕徊熬制糖水。再者酒多伤身,平时燕徊也有管束,不让多饮。这一回狂饮了两场,也觉难受,下山上了马车,简单交待两句,便靠在车壁上睡下。

熊豹那二弟唤做熊熊,是他老爹亲自命的名,说又好听,又好记。他自己其实并不喜欢,要改名,他哥说不孝,不让改。熊熊总想学那些读书人,也给自己起个字,奈何想了数十回,也不过就是山里花花草草的,还不比老爹给的威风,这名字也就认了。

他平素不大下山,不见外人,算上劫秦晋那回,这才第二次下来,什么都看着新鲜,看人就更新鲜。听秦晋说是有个弟弟,便也上了马车见他。

方才秦燕二人讲话,熊熊也插不上。待秦晋往一旁睡了,他才得了机会,对着燕徊起了许多好奇,“你们城里男人,都这样好看?还好闻!”

燕徊下意识往秦晋身前挡了一些。

“你脸上真白,是不是涂了东西?让我摸摸……”

燕徊便往秦晋身后靠一些。

“你怕什么,又不是小娘们儿……你看,你叫燕徊,我叫熊熊,咱俩一个飞禽一个走兽,肯定合得来。”

燕徊皱了皱眉,应不下这句话。

“你不会说话,闷不闷?”熊熊颇为遗憾地看着他,自言自语道,“好看是好看,不会说话,身板儿又小,要是咱俩比起来,小娘们儿肯定还是钟意我。”

燕徊倒是不在乎女人喜不喜欢。

“没意思,真闷,”熊熊摇了摇头,“我下去了。”

语毕,他也不管马车飞速行进,径直跳到马车外面,自己那坐骑上。这一番动作利落而帅气,熊熊自以为得意,回头向着马车内的燕徊吹一声口哨。

但马车帘子已经放下,燕徊并不知那一声口哨是向着他吹的。他只是看秦晋憔悴的模样心疼,伸手替他轻揉额角。

秦晋根本没有睡着,顺着他的动作枕到燕徊腿上,方睁了眼,也与他手语:“那小子最是话多,一旦答理他,没完没了。”

燕徊笑了笑,问他,“怎么还带人下来?熊豹想做什么?”

“说是要同玉城中镖局抢生意,但我看来,好像有一点要他这弟弟洗干净的意思。”又道,“你不管他,我瞧瞧是什么样的人,想法子安置。”

而后,伸手往燕徊脸上揉了两下,爱那鸡蛋白一样的细腻顺滑,低声道:“但他调戏我的人,也不能安置太好。”

“……睡了。”燕徊将他的手放下来,再取一方绢子,覆在他眼睛上,用以挡住盛夏日光。

“你也睡会儿,别揉了,知道你昨晚担心,想是一夜没有睡过。”

燕徊在他手心挠了两下,也躺下来,与他面颊贴着面颊。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燕辉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