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了到底了顾晴 爱情在左全文免费阅读

王燕辉王燕辉 2020年06月27日 来源:互联网 682 次 收藏

顾言在和他回家的途中讲道。

黑猫是地狱的信使,指望阴差的明灯,凡是家中莫名出现黑猫,家中必有人死。

韩真嘴巴中的酸意还未散去,他只好用脑袋点头。

顾言正想嘲笑他,余强在远处使劲飞跑过来。

“老大....不....不好了,周熊被...被鬼上身了。”

顾言谈定道:“没事先回去看看,对了陈虎呢?”

余强喘匀了气息道:“大哥正想法子困住他,防止他跑出去。”

“做得好。”

顾言三人快速回家。

“周熊你竟然连大哥都敢打,得老大回来,我让他削你。”陈虎左闪右躲,大声喝止。

周熊的眼球上吊对陈虎不依不饶,他的指甲变得尖锐纤长,一抓下去,柱子都留下深深的抓痕。

他的眼球上翻露出眼白,面相狰狞又恐怖,每叫一声尖细又难听。

陈虎听得亡魂皆冒,身子不停打哆嗦。

他骂咧咧道:“余强你个龟孙怎么还不回来啊。”

顾言踏进门就看见这场你追我赶的戏剧。

她逞周熊不注意怀中抽出一张符纸,三步并作两步往他脑门儿一贴。

“啊——呀!”

一道金光突显,周熊惨叫捂脸立马被反弹摔倒在地。

昏暗的灯光照耀在顾言脸上,阴沉可怖的感觉然然而升。

连鬼上身的‘周熊’也害怕的退后几步。

顾言眼里冷然:“小姐害人你就投不了胎了。”

‘周熊’的眼神晃动了几分,然后变得阴狠,一个似男似女的声音回荡在屋子里。

“你不懂,天下的男人都该死,都得死。”

顾言沉下脸:“执迷不悟前世报今世还,你只管找你仇人,上我仆人的身可问过我。”

‘周熊’尖叫朝顾言袭去。

顾言稳如泰山,她衣袖中的小飞虫飞出,空鸣的嗡嗡不断,声波一阵接着一阵,其他几人受不住纷纷捂住耳朵。

控蛊之人用精|血养大的灵蛊,神鬼不惧而且善吃|精|魄鬼灵。

‘周熊’眼里滑过恐惧,他没理由的害怕眼前之人,比遇上鬼差还要恐怖。

所以柿子要拿软的捏,‘周熊’知道自己打不过顾言,但是旁边不是还有两个累赘吗。

所以‘周熊’飞扑到看起来无害的韩真身上。

顾言厉声道:“小心!”

韩真皱眉不躲,隐隐而现的威严。

可惜很快‘周熊’意识到自己踢到铁板了,只见韩真身上一阵紫光显现。

“啊呀——!”

‘周熊’大叫一声左右翻滚,全身上下燃起青紫色的火焰,这火焰似乎在吞噬他的灵魂。

顾言收起了小飞虫,观望‘周熊’身上的异象。

只见他一阵抽搐,一个青白色朦胧人影从周熊冒出。

“嬉嘻!”

窗户外面怪异的笑声突兀响起,模糊的青影夺窗而出。

窗外一个白影现身。

顾言快步扔出一张符纸,打在窗外,借着月光几人才看见,外面那哪是白飘飘的人影啊,分明就是一个停在半空之中的纸人。

“嘻嘻嘻——”

纸人五官怪异鲜红的嘴唇,粗线简单勾勒简单的眼睛,黑豆子的眼睛正咕噜噜地在几人身上滑过。

陈虎几人被看得寒毛直竖,背脊发凉。

纸人只是在顾言身上来回打量,它的腰间明晃晃地一块四四方方的,黑色镶金牌子挂着。

顾言冷若冰霜的脸上闪现讶然,她拦住韩真上前的身体。

韩真不解:“不追它了?”

顾言摇头,对纸人做辑三拜。

纸人绕着半空嘻嘻哈哈一阵怪笑,一下就消失了。

屋子里面的烛火无人动而自亮,摇曳着烛火。

陈虎和余强劫后余生的松了一口气,扶着昏迷的周熊躺在床上,更加佩服百鬼不忌,见到厉鬼眼睛都不带眨的韩真,难怪老大对他诸多忍让。

要是韩真会读心术,对于陈虎他们对自己的评价,肯定泪流满面。

这是误会!

天大的误会啊!!

富贵儿不知刚才从哪个角落跑出来,委委屈屈黏在顾言的小腿上。

顾言抱起富贵儿抚摸了两下,检查周熊的身体:“没什么大事,多晒晒太阳就行了。”

陈虎紧张的心,一下落到肚子里了。

“老大刚刚你为啥,向那个东西朝拜啊。”

陈虎问出了韩真的正想问的话。

顾言暼了他一下说道:“你们看见他身上有块牌子吗?”

几人点头,那么明显谁看不见。

“那是通灵牌,是城隍爷钦赐给凡是蒙冤而死,含恨而终的厉鬼一次报仇的机会。”

几人哗然一时说不出话。

陈虎惊呼:“这可好比皇上赐的免死金牌!”

“这话说的并无道理,但和皇上的免死金牌比不了,这令牌是克制厉鬼的怨气,所以刚才韩真身上的福灵之气挡住了她,令牌及时拉她恢复清明。”

余强后怕从嘴里挤出一句:“那它为什么要上周熊的身,我们跟它无冤无仇的。”

顾言思考了一会道:“有可能周熊在哪里沾染到厉鬼仇人的气息,这鬼估计又被人蒙蔽了双眼,所以它才几次三番,想杀死周熊。”

陈虎他们很疑惑,周熊这小子一直都跟他们一起,根本没有接触到任何人。

除了....

“那张银票!”陈虎和余强一口同声道。

“什么银票?”顾言问道。

陈虎才解释,他们还没有去抢劫顾言,那天几人在一块小河沟里洗澡,周熊在一块林子里捡到了用红布包裹的银票。

这红布当时包的特别有讲究,外面用长发缠绕,里面一根带血的鸡毛夹带。

“黑发缠红布,带血的鸡毛。”顾言默念了一遍,总觉得在哪里听过。

但时间太长了,顾言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陈虎担忧看了老大的脸色,胆战心惊的问:“老...老大,是不是这银票有问题。”

顾言点头:“嗯,具体不知它有什么含义,但是在荒郊野外胡乱捡东西,还是小心为好。”

顾言的话给在场的几个人敲响了警钟。

这不义之财,要看你命硬不硬敢不敢花。

顾言向韩真招招手。

韩真茫然:“怎么?”

顾言拿起顾言左手把脉,她浅浅的细眉皱了皱。

“无事。”

难道是自己想错了?

顾言对自己刚刚一闪而过的想法,有一丝丝疑惑。

她现在开始怀疑,韩真根本不是什么富家公子,自身对妖魔鬼怪造成威胁。

这种人不是王侯将相就是一代枭雄。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燕辉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