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腰身一沉连根没入_穿越到女尊且要嫁五个

阿达阿达 2020年05月07日 来源:互联网 904 次 收藏

“就这样?”白泽有些惊愕的问道。

“这样还不够?你还想让我怎么样?难不成在那个时候就被舆论压死,然后自杀?”楚吟觉得自己当时已经很悲哀了,怎么还有人能够说出这样的话?

要不是白泽一直都在帮她,她一定不会就这样放过他。就算是不能弄死他,也要用话堵得他说不出来话。

白泽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的说道:“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难道不会被劝退?”

楚吟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还说不是这个意思,要真的不是这个意思为什么会希望她被退学?

“那个,你别误会,我只是随便问问,你要是不想回答就算了。”白泽也觉得他刚才的问题不合适,要是他不说那句话还好,说过之后就更加怪异了。那句话听上去倒像是有些幸灾乐祸,好像他觉得楚吟还不够惨一样。

不过经过他这么一打岔,楚吟明显就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她好像已经有一些缓过来了。

楚吟明白白泽的意思,也明白他只是有一些好奇,但是绝对没有幸灾乐祸的意思。也是他都已经是蝉联五届的影帝了,他还有什么需要幸灾乐祸的?

楚吟想了想当时的情况,淡淡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学校就是没有把我开除。可能他们当时是查到了凶手是谁也说不定。”她耸了耸肩膀,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其实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对了,当时她就被老师送到了校长办公室,然后很快的,警察就介入了这次的事情,警察直接就把她带到了警察局。楚吟还记得她当时被问到了很多的问题,但是不是她做的她怎么也回答不出来。

警察甚至都引导了她好几次,但是她还是不知道。

可能当时是真的讲究有人证也有物证吧,他们只从她的书里拿出了钱,但是却并没有人看到那钱真的是楚吟拿的,所以她还是被送回了学校。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楚吟也不知道,这件事就像是被彻底的压了下去,她也没有从新闻上看到。

也许学校也不愿意这样的事情被曝光吧,所以这次的事情才一点动静都没有。

直到楚吟长大了之后,她才知道这样的事情好像都是不会被媒体曝光的,这就像是一个无形中的规则在约束着媒体的报道。

接下来的日子更加不好过,楚吟本来就孤僻,这下更是一句话都不说了。学校的老师都知道当时有一个学生被带走了,而他们的代课老师更是知道那个被带走的学生就是楚吟。

从那以后,不光是学生欺负她,就连老师们都不正眼看她。在课堂上她从来都不会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而且她的座位也被从葛文婕的旁边调到了最后的角落里。

那个时候每一天对于小小的楚吟来说都是一种煎熬,因为每一天她都要面对无穷无尽的折磨。这折磨来自老师的冷暴力,也来自同学的恶作剧和欺负。

带头的就是葛文婕。

可能是因为楚吟的名声已经坏掉了,她也不再惧怕什么,她经常带着一帮女生把楚吟的文具和书本扔到垃圾桶里,楚吟一回来就只能先到垃圾桶里把自己的东西捡出来。

然后旁边的同学不是叫着她“杀人犯”就是叫她“捡破烂的”。总之是怎么难听怎么来,怎么侮辱人怎么说。

就连上学和放学的路上楚吟也会遇到一些同学的欺负。

渐渐地已经不是他们一个班的同学知道这件事情了,全校的学生都知道了。那些本来就像是混混一样的学生要是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都会直接找楚吟来欺负一下。

他们欺负别人老师可能还会护着,但如果那个对象是楚吟的话,老师经常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这么过去了。

所以在那段时间,楚吟的身上经常都是一块一块青青紫紫的伤疤。

“那你最后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是葛文婕干的?”白泽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打断了楚吟的回忆。

“她自己说的。”

确实是这样,楚吟当时还是傻傻的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她那个时候已经有一些感觉了。因为葛文婕从那以后越来越高调,有的时候甚至会带着一群女生欺负别的同学。

当然了,被欺负的最多的还是楚吟。

快毕业的时候葛文婕也不知道抽了什么疯,那天放学以后她又带着那群人把楚吟堵在了回家的路上,楚吟以为她又要被打一顿,她甚至都已经做好了被打的准备。

可是那一天刚开始的时候葛文婕她们并没有打她。

葛文婕就像是一个恶霸一样带着一群人走到了楚吟的面前,把她逼近了一个角落里。她把楚吟身上的书包扯下来扔到了一边,她一脚才在楚吟的书包上,一脚作为支撑。她用手狠狠的拉住了楚吟的头发,使劲的向后拽了拽。

“疼吗?”

楚吟喊着眼泪,却没有喊疼。

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不回喊疼了,也许是在第一次被冤枉了以后,也许是在被很多同学指着叫成“杀人犯”之后。那个时候的她根本不知道喊疼有什么用,而且有的时候可能就因为她的眼泪还会激起别人的兴趣。

那样她就会被欺负的更惨。

渐渐地楚吟不会在别人面前掉泪,也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了。

“你说话啊,疼吗?小杀人犯。”

楚吟闭上了眼睛,她以为只要闭上眼睛她对于疼痛的感知就会少一些。可是葛文婕怎么肯放过她,她又用力的拽了一下她的头发:“谁让你闭上眼睛了,你给我睁开!”

楚吟没有办法,只能睁开眼睛,因为她知道她现在要是闭上了眼睛就会受到更多的打。

“瞅瞅我们这双大眼睛,水汪汪的,真漂亮啊,我真是恨不得把它挖出来!”葛文婕使劲的在的头上拍了两下看,然后恶狠狠的说,“你不过就是一个下贱的贱人,凭什么长了这样一张脸!”

这还是楚吟第一次被叫做“贱人”,她记得很清楚。因为那个时候她还在心里自嘲的想着她又多了一个称呼。

“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楚吟说出了在被抓到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第一句话。

葛文婕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不光是她,就连她身后的那些人都笑了出来。她们的笑声让楚吟觉得有一些害怕,但是当时的她根本没有退路。她都已经在角落了,还能够退到哪里去呢?

“我实话告诉你吧,我的手表和张小雯的钱都是我放进你的书包和书里的。你一直背着的‘杀人犯’的称呼也是我送给你的,你说你是不是还要感谢我?”

楚吟就是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这些事情真的都是葛文婕干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这个问题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

楚吟用不解的眼神看着她,可是紧接着她的脸就被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没错啊,你为什么不问问你自己为什么要长了一张这样的脸?如果你长得跟张小雯一样丑,我估计就对你没有兴趣了。”

就在那个时候楚吟知道了,原来都是因为她的脸。

葛文婕把脸凑近了她,然后有些可惜的说道:“我本来还想着大学能够继续跟你做同学的,可惜啊可惜,我要出国了,没时间陪你这个下贱的人继续玩了。也算是便宜你了。今天就是你的最后一餐,好好享受吧。”

她的话音刚落,楚吟就看到她对着后面的人招了招手,然后一群人都把书包扔在了地上,朝着她走了过来。

她们的样子是要干什么楚吟一点都不陌生,她已经不知道经受过多少次这样子的事情了。就在她挨打的同时,她的心里也轻松了一点,因为她知道这是最后一次了。

不过这一段伤疤已经形成了,这些不好的回忆也要伴随着她一辈子,她将永远也摆脱不了这些回忆。

楚吟说完这些话的时候,她发现白泽手上已经拿出来了一张纸巾。他朝她的方向推了推:“擦一擦吧。”

楚吟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白泽叹了一口气,贴近了她一点。楚吟有些害怕,还向后退了退。现在的这种感觉就像是又回到了那个时候,她被葛文婕她们逼到了墙脚。

白泽轻声喝道:“别退了,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就因为这句话楚吟安静了下来,她笔直的坐在那里没有动弹。白泽伸出手在她的眼睛下面轻轻地擦了擦:“一会儿还要去见徐宁导演,你看看你现在哭成这样像什么样子。”

等到白泽帮楚吟擦完她脸上的泪水,楚吟才又低声说道:“谢谢。”

“那些事情既然都过去了,你就不要再想了。那些事情也不是你做的,就算是真的有人要愧疚也应该是那个叫葛文婕的女人,所以你完全没有必要害怕。”

“可是……”

“还有什么可是,也不知道你的经纪公司在做什么,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到现在都压不下来。”

“他们不知道。”楚吟低声回答。

这件事除了白泽之外根本就没有别人知道,所以在白泽看来可能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是对于别人来说好像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对于别人,楚吟根本提都不想提这件事,也就是白泽选择相信她,所以她才会这么轻易地对白泽说了这些事情。

“你为什么不说?这件事又不是你的错?”

“因为没有人会相信的。”

“那你当我是什么?”

“那也只有你一个啊。”楚吟理所当然的看着白泽说道。

“你不说出来怎么知道没有人会相信?”

“……”这一次轮到楚吟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看到楚吟心里明明十分纠结但是脸上还是什么表情都没有,白泽有一些难受,他冷声打断了楚吟:“还是先别想那些了,你还是先想一想要怎么样才能够让徐宁导演答应你不换人吧。”

楚吟瞬间抬起头,惊讶的问道:“你不是说你有办法吗?”

“我是有办法,但是也不敢保证。最重要的还是你。”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阿达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