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课后的秘密画室 请主人罚打烂贱奴的屁股

小爱美文小爱美文 2020年06月03日 来源:互联网 443 次 收藏

一只手紧紧抓住了邢瑶的手腕。

她一惊,低下头,就见谢臻睁开了眼,目光冰冷地看着自己。

她吓得不敢动弹,良久才颤声道:“四哥……”尾音尚未说完,她就被谢臻推开到了一边。

谢臻面色冰冷地坐起身,邢瑶不甘心地往他身边爬去,柔声道:“四哥,你喝醉了,你需要……嗯……我真的喜欢你……四哥,瑶瑶喜欢你……”

她豁出去般地往谢臻身上凑,但这句“瑶瑶喜欢你”听在谢臻耳里确让他的目光里多了一丝嘲讽:“下去。”

邢瑶咬牙解了最后一颗衬衫扣子:“四哥你不想要我吗?我很乖,而且是第一次……”她说着就要脱掉衬衫,“你看,我是第一次,比起姜溪谣来是不是……”

她后面的话没能说出来,衬衫也没能顺利脱下,因为谢臻掐住了她的脖子。

她从来没有见过谢臻这样冰冷狠厉的目光,准确地说是从来没见过他对着自己人露出这样的表情——这说明,她不再是他的自己人了。

“滚出去。”谢臻掐着她的脖子将她扔下了床。

邢瑶趴在地上,狼狈地掉眼泪。她转头看着暴怒的谢臻,突然真正地绝望起来。

没机会了……

从此,再也没有任何留在他身边的机会了。

她哭着站起身,突然像是崩溃了一般,一边慌乱地扣着衬衫扣子,一边大步跑了出去。

谢臻面无表情地重新系好腰带,拿起衬衫穿好,醉酒让他头疼得厉害,他低着头沉默了一阵,捞起一边的外套起身往外走。

然后他停住了脚步。

房间的门口,酒店走廊暖色的灯光下,站着脸色苍白的姜溪谣。

谢臻风里来雨里去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了手足无措的感觉。他愣了愣,朝姜溪谣走去,却见她看了自己一眼,转身快步走开了。

“谣谣!”谢臻追上去,姜溪谣一个劲儿地埋头往前走,谢臻到底有身高优势,几步赶到她前面,转身抓住她的手腕。

他这才发现她颤抖得厉害。

谢臻张了张口,仿佛一瞬间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然后他看见姜溪谣深呼吸了一口气,抬起头对他露出了一抹笑容:“黑子说你醉了在这边休息,我、我上来看看你……”

谢臻见到她脸上这样熟悉的乖巧笑容,心里却一痛,下意识地伸手抚上她的脸颊。

姜溪谣似乎努力地想平静下来,费力地深呼吸着,谢臻见她呼吸越来越急促,连忙说道:“冷静点谣谣,你听我说,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别着急,慢慢地呼吸……”

姜溪谣下意识抓住他的手臂,吃力道:“我、我知道是误会,我没有生气。我就只是……只是有点没反应过来,对不起……”

“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谢臻难得高声和她说话,“谣谣,你看着我。”

姜溪谣下意识地看他的眼睛,他将手放在她的肩上,低头看着她低声道:“谣谣,你不用总想着让我安心,你可以对我生气、对我哭,这种时候你也可以打我一顿——但永远不要和我说对不起,从来都只有我对不起你。”

他顿了顿,哑声道:“我和邢瑶什么事都没有,但我必须跟你道歉——是我太不敏锐,给了她希望。是我不对。”

“我、我知道……”姜溪谣哽咽道,“这种情节这么、这么老套,我才不上当呢。”

谢臻心疼地将她搂进怀里。

姜溪谣抓着他胸口的衣服,将脸埋进他怀里,渐渐地平静下来:“你……她亲你了吗?”

她的声音闷闷地,谢臻连忙说:“没有!”

“那……她没对你做别的什么?”

“也没有!”谢臻顿了顿又道,“……脱衣服算吗?”

姜溪谣没说话。

谢臻慌了,又不敢低头将她拉出怀抱去看她的脸,他怕看见她哭。

一直以来都无条件信任他的姜溪谣,他却总是让她难过地大哭。

姜溪谣躲在他怀里许久,良久才闷声道:“那……那你想对我做别的什么吗?”

谢臻:“!!!!”

姜溪谣被谢臻抵在门后亲吻。

她脑袋一热说出那句话之后,就被谢臻抱进了客房,他将她圈在臂弯里,给她与平常的温柔都大不相同的吻。

他的舌头在她嘴里灵活地流窜着,身上散发着他熟悉的强烈的荷尔蒙,姜溪谣紧紧闭着眼,他搂着她的腰,两人的身体紧紧相贴着,她能感觉到他的变化,脸腾地一下就红了,腿软得几乎站不住。

长长的吻结束,他用额头抵着她的,她几乎被吻得神志不清,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他,只觉得心脏都快被这个男人性感的表情击碎了。

谢臻久久地看着她,呼吸还很不平稳。姜溪谣紧张地等着他下一步动作,他却吻了吻她的额头,哑声道:“我……先洗个澡。”

姜溪谣一愣,突然红着脸抓住他的袖子,低如蚊讷地道:“就、就这样也、没、没关系……”

谢臻温柔地笑了:“我一身酒味呢,宝贝儿。你闻着会不舒服。”

姜溪谣头上仿佛冒出了青烟,伸手害羞地捂住了脸。

谢臻愉快地低声笑了出来,牵着她到床边坐好,才转身去了浴室。

走到浴室门口他又挺住了脚步,倚着门框叫她:“谣谣。”

姜溪谣抬起头,就见他一脸坏笑:“一起洗吗?”

姜溪谣:“……”

黑子这晚喝得也有些多了,他走出酒店想吹夜风醒醒酒,正晕乎乎地想着邢瑶怎么样了,就见她脸色苍白地跑了出来。

“怎么了?”他叫住她,她却像没听到一般,横冲直撞地往前跑,黑子直觉她不对劲,连忙过去拉住她。

“别跑了,这边都是认识的人。”他拉着她到无人的角落,关切地道,“没成功吗?邢瑶,说句话。”

邢瑶愣愣地抬头看他,突然捂着脸蹲下了身哭起来。

黑子也跟着蹲在她面前,看着她的眼泪滴滴答答地从指缝中溢出来,却不知如何是好。

“我完了……”邢瑶哭到,“我失败了,黑子。”

“四哥他、四哥他原来真的一点也不喜欢我,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明明我是唯一能留在他身边的女人,明明……明明他从前也对我那般好……”

黑子心里不忍,纠结半响却还是下定决心断掉她的念想:“你真的觉得四哥对你很特别吗?”

邢瑶捂着脸没有回答,黑子继续道:“那是你站在女性的角度看的,但是你换个角度想一想,四哥平日对你,和对我们这些兄弟有任何差别吗?”

“没有——抛开性别的加成,四哥眼中的你就和我们所有兄弟都一样。你能留在他身边,是因为当初你求了三公主,三公主才让四哥收你做了助理……邢瑶,你死心吧。”

“他对你,没有一点别的心思。”

邢瑶愣愣地听他说着,突然崩溃地哭道:“我知道!我知道啊!可我喜欢他喜欢了四年……我还有多少个四年啊?你们所有人都不喜欢我,三姐一直都想扔掉我,可我做错了什么?这么多年我敬她是长姐,我对大哥、二哥,对谁都毕恭毕敬,可你们把我当什么?对……我不是好姑娘,我是白莲花我永远都心怀不轨!可你们谁也不把我当自己人,我能做什么?我只希望有人能看着我……不是姜溪谣,不是任何别的谁,只是我!可是没有人在乎我,从来都没有!”

“有的啊!”黑子叫道,按着她的肩膀认真说道,“邢瑶,你不是坏姑娘,在我心里,你是全天下最好的姑娘。”

他看着她的眼睛,鼓起勇气道:“我什么都不如四哥,但我喜欢你,我会对你好,全世界我只对你一个人好。”

“你忘掉四哥,和我在一起吧。”

邢瑶愣住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爱美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