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帝心尖宠甜妻很呆萌 媚心梧桐匣子

小蛮兔小蛮兔 2020年06月06日 来源:互联网 988 次 收藏

佐助离开了,我确认再无他人之后,坐到了床边,垂下头看着床上毫无动静的阿飞,手轻拍了拍他的头“好了,没有人了,放松下吧,装的辛苦了。”话说回来,阿飞也真是厉害,平时如此好动多话的他竟能这么久不说一句话,甚至连动也不动一下。

可是,为什么?当我告诉他可以暂时不用演了的时候,他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他该不会真的……

心里升起一丝恐慌,“阿飞,阿飞!你怎么拉,说话呀。”我慌张的摇着他的身体。

“嗯……嗯?”低吟了一声,阿飞立刻从床上挑起,“怎么拉?小沫,有危险?”

“阿,没什么,刚刚叫你没反应,我还以为你真的晕过去了呢。”

“怎么会,只是装着装着就睡着了,呵呵。”阿飞很合时宜的伸了个懒腰。

我无奈的笑笑,这样也能睡着?我演得很辛苦呢!

“说起来,计划成功了吧,这里就是宇智波宅?”阿飞环视了下四周。

要是没记错,这里是你家吧!干嘛装这么像,双重间谍不好当吧!我心里默默念叨,嘴上却还要附和,

“没错,计划很成功,不过在过来的路上遇到了宇智波鼬,他似乎对我们的身份有所怀疑……还有件比较麻烦的事情,明天早上医疗忍者会来,这样一来你很有可能被拆穿。”一想到这我便有些头疼。

“这样啊,宇智波鼬确实是个很难对付的角色,不过他应该不会有所动作,我们毕竟是他亲爱的弟弟带回来的嘛,至于明天那些医疗忍者,我自有办法对付,好歹我也是晓的一员嘛,实力还是有的。”阿飞难得有些逻辑的分析道,不过他挠头的动作真的很毁形象。

“确实呢,好吧,今天已经很晚了,早点休息吧。”我让阿飞躺下,顺手把被子也帮他盖上,转身向沙发走去。

不料阿飞又坐起来,轻声道:“那个……小沫,还是我睡沙发吧。”

“阿飞,记住,你扮演的是个病人的角色,你有见过病人睡沙发的吗?”无奈答道,阿飞考虑问题还是很神经大条啊……(某慧:亲们,我知道斑的智商很高,但在阿飞的时候就让他傻点吧,剧情需要,恩。)

阳光洒进,又是清晨,这一觉我睡得很是安稳,这简陋的宇智波宅竟让我有种家的感觉,从沙发上爬起,穿上鞋子,我轻步走到门前,这个地方好美,比我前世所在的地方还要美,美到我有点舍不得离开,但这终究不是我的归宿呀,甩甩头把永远留在这里这个奇怪的想法抛走,我带着仇恨来到这里,怎么会来这里过安逸的生活,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小沫,这么早就醒了呀。”不觉阿飞已从床上坐起。

“阿飞,你醒啦,我吵到你了?”

“没有没有,一会儿医疗忍者要过来了吧,当然要早点醒来准备一下。”

阿飞刚说完,便听到院里的脚步声。

“他们来了。”我坐到阿飞床边,目光柔和的望着他,计算着时间,在他们推门的刹那用略带激动的声音道:“哥,你醒啦。”

随即,门被推开,佐助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位年长的医忍,再后面的,竟然是宇智波鼬,失算,他怎么也来了,如果阿飞用查克拉制造受伤假象的话,会不会被他发现?

“小沫,你哥哥醒了呀,那医忍就用不着了吧,你们好好休息吧,我们走吧”可爱的佐助十分“善解人意”的准备离开。

“来都来了,还是让医忍看一下吧。”鼬低声道,就知道你怀疑我们,幸亏我们有所准备。

医忍对阿飞全方位的做了次检查,看来鼬似乎让医忍特意关注阿飞,这样被蒙在鼓里的就只有佐助了呢。

医忍最后确认了一下,缓缓开口:“确实是因为过于疲劳饥饿所引起的晕厥,休息调养几天就可以了。”

“既然如此,那几天后你们就可以离开了,对吧。”如此着急赶我们走?那可不行,木叶的长期任务我们还准备就住在这里呢,就算要走,我们也要把你带走。

“我们确实不应该久住在这里的……可是,如果离开这里,我们似乎就没有地方可以去了。”带着淡淡忧伤的紫眸望着鼬,“大哥哥,我们不能,多留几天吗?”(某慧:小沫都放十万伏特的电了,鼬殿下就没有一点被电到的迹象吗?失败,鼬,这样可不行呢,你必须被电到,不然……我编不下去了。鼬:我了解了。)

鼬冰冷的表情上终于出现了一丝温度,“你们,想留下就留下吧。”(某慧:鼬殿下,我万分感谢您成功被小沫电到!剧情得以顺利发展,鞠躬!)

“哥哥真是太好了!小沫,你就一直住在我家吧,这样就不必流浪了。”善良的佐助呀,你对鼬太依赖了,灭族应该就是不久以后的事,一想到这沉重的打击在一夜之间将落在这仅仅7岁的身体上……唉。我始终只是个局外人呀,“南宫沫!你现在只需照顾好你自己与阿飞就可以了!其他的不必多管。”心里有个声音响起,我清醒了一些,戏依旧要演下去。

“是吗……啊,真是太感谢了。”我站起身来深深鞠了一躬。

“那我们就走吧,你和你哥哥好好休息呀!”佐助笑着挥挥手,然后推门离开,鼬在关上门的瞬间意味深长的望了我一眼。怎么,他还是对我们有所怀疑吗?果然,这个人很不好对付呢!

良久,待他们走远,我轻轻舒了口气,“阿飞,我们暂时安全了呢!”

“嗯,既然都找到宇智波鼬了,为什么不直接把他带回去?”阿飞不解道。

“阿飞,还记得我们有个在木叶的长期任务吗?如果直接把鼬带回去,会十分突兀,回来就不好解释了,我预感不久以后会有一次很好的机会让我们把鼬带回晓,并让所有人都不会怀疑我们。”灭族的任务其实是木叶的根部对鼬下的命令,恐怕不久之后鼬就会执行,趁此这个机会将鼬带走可谓天衣无缝。

“预感?小沫还有这种能力吗?”阿飞怎么在这个时候神经就不大条一下呢。

“怎么解释,这个应该算南宫家特有的能力吧。”我敷衍道。

“特有的能力?血继吗?”阿飞,你可不可以不要了解这么清楚。

“应该算是吧,简单来说就是预知未来。”可是万一产生蝴蝶效应我就不敢说了。

“小沫好厉害呀!原来就是用这种能力进入晓的吗?”

“也不全是。”其实根本不是,这种“能力”恐怕零也不知道吧。

“那小沫……”阿飞似乎因很久没轮到他说话的样子,喋喋不休起来。

“闭上嘴巴好好休息吧,哥哥!”我打断他,玩笑道,“我出去逛逛,乖乖待这里哦。”

“我也想去……”

“不行呢,哥哥,你有病在身。”调皮的对阿飞吐了下舌头,我轻掩上门。

幽静的宇智波宅,繁华的木叶,我来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蛮兔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