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扯花瓣 知道错了 会乖 为保研我献身给教授

潺潺之恶潺潺之恶 2020年02月28日 来源:互联网 1133 次 收藏

夜深了,一阵阴风吹过,飞沙走石,遮天蔽日而来的是一团笼罩在灰蒙蒙雾气里妖物,其形态完全被掩在了雾气了,令人看不清它的本体。

宁初感觉到了一丝不正常,这不是百目鬼吧,“晴明……”宁初紧张的连主人也忘了叫。

不出意外的下一刻头上就挨了一下,“叫主人。”

宁初,“……”

“主人,这个好像不是唔~”

“噤声。”晴明将折扇轻轻抵着宁初的红唇,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

红线穿起的金铃纷纷响了起来,剧烈的摇动着。

门上的五芒星符纸发出刺眼的光芒后,颜色暗淡的飘落在地上。

晴明收了漫不经心的姿态,面上显露出一丝凝重。

黑雾慢慢退却,起先出现的是兽类尖尖的耳朵,额心的一抹火焰纹烈的恍若火烧,四肢纤细,皮毛丰盛,长着九尾的狐狸的形态暴露在了晴明和宁初的眼前。

晴明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玉藻前。”

“晴明,这么长时间没见,没想到你还是如此的不讨喜,怎么就没有遗传到葛叶半分。”柔媚的女声带着淡淡讽刺和漫不经心。

“玉藻前”晴明朝着妖怪走近了几分,“你难道忘了之前的约定?不许再踏入平安京半步的,莫非这么快就忘了。”

“受故人所托,走此一遭罢了,如今目的达到,我走就是。”说完玉藻前就如来时一般消失在了浓重的夜幕中。

晴明似乎想到什么,神色蓦然一变,“糟了。”

等宁初和晴明赶到后院时,山本的夫人整个眼睛都被挖了出来,空荡荡的眼眶黑洞洞的流着鲜血,形容狼狈,披头散发尖叫着挥舞着双手。

浑身长满眼睛的百目鬼飘在半空勾唇冷眼欣赏着女人的丑态。

晴明神色一凛,将符纸拈在手中结印念咒。

百目鬼飘在半空中,泛着幽冷青光的脸上神色不变,“没用的,晴明阴阳师我已经得了一百只眼睛,如今你再奈何不了我了。”

晴明闻言,也是一笑,点漆的眸子溢出笑意,风动乌发,略过他如玉的脸庞,“那晴明也要一试才知,到时候还望夫人手下留情了。”

一番缠斗下来,晴明竟然隐隐落了下风。

各种符咒,口诀,看得宁初眼花缭乱。

宁初有心想帮忙却无从下手,而阴阳术又是答应了晴明不能轻易显露的。

一个回旋翻飞后,晴明被妖物的阴气击中,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他笑着将嘴角的鲜血抹去,姿态闲适翩然,好似庭院闲庭信步,并无半点落败之感,“看来要召唤朱雀他们来帮忙了呢。”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急急如律令。”

“主人。”

“主人”

朱雀,青龙,一左一右低头俯首给晴明行礼。

“嗯。”

百目鬼纵使厉害,还是不敌朱雀与青龙的配合,最后落败下来。

“朱雀,宵蓝,你们做的很好。”

晴明将朱砂笔写成的符纸,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置于唇前默念口诀。

“晴明大人,等等。”

晴明停下念口诀,目光投向来人。

山本走了进来,他犹豫道,“晴明大人,不知你可否让我同她说句话……”

“可。”

百目鬼见到生前的恋人丈夫,心中的委屈,仇恨,与此时丑陋的面貌的惭愧一起交织在了心头,终究千言万语化作了一声叹息般的“一木君……”

“花子。”

花子心中不是没有对山本一木的愤恨,恨他在她被人折辱时没有出现,恨他在她被人挖去眼睛时还是没有出现,更恨他连寻找也不曾寻找她。

多少个日夜在幽深的枯井中她唯一的动力就是有朝一日可以挣脱束缚上去问一问他为何从未寻过她,可是后来啊,她得以见天日之后,却反而始终对他下不去手了,为他找了种种的借口。

她想她也算复了仇了,毕竟她已经将那女人折磨了一番了,她在她身上下了咒语,今后她的也将一直生活在痛苦之中,这就够了。

回府邸的路上,宁初缠着晴明问最后的为什么不收了百目鬼,反倒帮她恢复了原来的样貌,留在了山本身边。

晴明轻笑一声,把玩着手中的蝙蝠扇,轻声呢喃着:“谁知道呢。”

他将目光放的很远,幽深而令人捉摸不透,“或许是因为她可怜吧,也或许是她令我想起了故人……”

故人?

宁初心有疑问,到底还是没有问出口,因为被突然冒出来的一群奇奇怪怪的式神给惊到了。

神情冷峻,一头火红色头发的,□□着上身的腾蛇。

温和儒雅,身着长袍的天一。

沉着冷静,包子脸小正太的玄武。

……

还有不久前刚刚见过的朱雀和白虎。

宁初细细数来,竟然有十二个。

“看来你们都到齐了。”晴明挑眉勾笑,“那么,来认识一下我新收的式神吧,小猫儿~”

“你好,我是天一,初次见面请多指教。”温和的天一首先说道。

宁初点头,“你好,我是宁,昂,我是悠。”

“悠?”晴明口中念着,将这个字的语调转了几个弯,“小猫儿真偏心,你可是从来没和我说过自己的名字。”

对此,宁初只想呵呵哒,得,您老叫外号不也叫的挺开心的么?还需要知道我的名字么?

接下来的人一一向宁初问候了一番。

“好了,介绍也介绍完了,你们该回到自己呆的地方了。”晴明看了看天色说着。

“大人偏心,哼,为什么悠都可以一直待在外面?我才不要回去,我还没玩够呢!”小女孩模样的太阴鼓着小脸一脸我很生气你快来哄我的模样。

晴明幽幽的叹了口气,“好吧,好吧真拿你们没办法呢,今夜就允许你们在这平安京好好玩一番吧。”

太阴还来及露出欢喜的神情,晴明就又加了一句,“不许吓人,也不许捣乱听到了没有?”

太阴猛点头,这个好说好说,她怎么会吓人呢?她可是个好式神啊,她啊,只会吓鬼而已……

“大人,若无事,我先回到阵中了。”腾蛇冷着一张脸,无喜无悲道。

陆陆续续有式神向晴明请辞,最后竟然只剩下了朱雀青龙白虎和太阴四个式神。

“真是一群无趣的人!”太阴哼了一声。

平安京的夜晚依旧是鬼怪们的天地。

青鬼,发鬼牛鬼等人刚刚溜进了一户人家中,吓过人后心满意足的得了怨气跑了出来。

“老兄,你听说了么?”青鬼问。

“听说什么?”牛鬼是个鬼中的宅男。

“哎,就是今晚阴阳师晴明收服了那个新来鬼怪的一事,听说是只百目鬼,可厉害了。”发鬼接道。

“嗨,这百目鬼也太没用了些,要是我一定能将那阴阳师杀得片甲不留,呵想当年我打过阴阳寮头,越过九重皇宫,套用唐土来的一句诗来说正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真正是这世间难有敌手啊!”

青鬼还在滔滔不绝。

路过一棵繁茂樱花树下,突然一个披散着头发,伸长了舌头,翻着白眼,倒吊着的小女孩冷不丁的出现在青鬼的面前。

青鬼,“……”

下一秒就让宁初见识了什么叫做真正的鬼哭狼嚎。

“呜哇哇~吓死鬼了。”

太阴从树上跳下来,朝青鬼他们扮着鬼脸,“还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呢,真不害臊!”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潺潺之恶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