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顶破还是一次进去 最怕初心不负免费无弹窗

奉献指望奉献指望 2020年04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679 次 收藏

通往石家村的山路上,有两个身影正奋力向上攀登着。

肖大侠看了看前方不远处,背负着铁棍和大包裹的石生的背影,先摇了摇头呼出一口粗气,再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然后转回来眺望了一下身后的景色。

向下看去,蜿蜒的小路在眼前还可以隐约显露在斑驳的光影之下,但很快消失在一片碧绿丛中,好似它从未出现过;平视看去,群山上郁郁葱葱、高矮各异的树木既层叠错落又浑然一体,仿佛是被大师仔细安排修整过一般;向上看去,高耸的山峰消失在浓厚云层的交界处,让人产生一种可登上天庭的错觉。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肖大侠虽然脚下疲惫,但胸中只觉得神清气爽,自然而然就吟诵出两句古诗。

石生听到声音转过身来,驻足看了肖大侠一小会儿,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老师,用休息一会儿么?”

“不用。”肖大侠边回答边转过身,然后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他们本来是师生几人外出完成了一项普通任务。之后,石生发现任务地点正好离自己的石家村不远,便提出要求想回家看一看。肖大侠不仅欣然应允,甚至还提出与他一道同行,然后让其他学生自行返回了学院。

从新生入学考试的那一天起,肖大侠就意识到石生不是一个普通的学生,也正是他力排众议把对方补录进凤鸣学院。等到发生裂隙归来的事件,就可以说是证明了肖大侠眼光的独到。而石生身上的种种谜团,或许在他的家乡可以曝露一二。肖大侠心里这样计划着,跟随石生赶赴石家村。

翻过山腰,肖大侠眼前豁然开朗。

只见一处四面环山,略显平坦的山谷中,坐落着一个祥和的小村庄。大约三十多个木质的小屋错落有致的排布在谷地中;青石板路在它们之间穿插迂回,延绵不绝;农田里棕黑的土地上,刚发芽儿的作物整齐的点缀出点点新绿。

石生转过脸冲老师绽放出一个由衷幸福的笑脸,说道:“肖老师您慢慢走,我跑两步。”

受到那个笑脸的感染,就连一贯严肃的肖大侠也禁不住微笑起来,点了点头。

然后,只见石生飞一般朝山下跑去,身形越来越小。

肖大侠在后面慢步着,看到前方的路边儿,石生遇到一个头戴斗笠的村民。他从大包裹里摸索了一番,拿出一小包点心递给了对方,又聊了几句什么,然后朝肖大侠这边儿指了指。那村民便摘下斗笠,朝这边儿挥舞了两下,肖大侠也赶紧抬手示意。

就这样,肖大侠接受了好几个村民的问候,远远地跟随着石生到达了对方的家。

进入屋前的院子里,肖大侠看到石生正站在一位比他矮了一头的中年女人面前,看着对方呆呆地乐着。

她身穿青灰色的普通长衣长裤,面料因为年久已经显出磨损和褪色的迹象,但干净整洁,妥帖合体。看面容,她的年龄应该不到四十,而且肤色健康,体态轻盈,整个人颇具女性魅力,让人很难相信对方只是深山中的普通村妇。

肖大侠知道,那应该就是石生的娘。

见到来客,她微笑着转过脸来轻施一礼,说道:“肖老师好,走累了吧?请进屋里坐。”然后微微皱着眉头对石生说:“你怎么能自己跑前面不管老师?”

石生低头挠着后脑勺,“嘿,嘿”干笑了两声,然后转过脸对肖大侠说:“老师请进,我给你准备水。”便先冲进屋里去了。

“石夫人好”,肖老师先回了一礼,然后继续说道:“没事儿,我自己慢些走挺好。”然后,他按照女主人的指示,进到屋内,坐在了窗边儿一张桌子前。

石夫人在他的对面刚刚落座,石生就拿着一只壶、两只碗走了过来,把碗分别摆在两人面前的桌子上,一边倒水一边说道:“老师你肯定渴了,先喝些凉水吧,沏茶还得先烧水。”

石夫人微笑着说道:“对不住老师啊,山野粗人,也没什么像样的可以招待。”虽然嘴里说的对不住,但她的表情并没有抱歉的意思,很是落落大方。

肖大侠赶紧说道:“哪里,水是最好的,我是真的渴了。”说完便一仰脖儿干了眼前的一大碗水,石生又立即给补满了。

这时院子里嘈杂起来,是村民们都听说石生回来了,便想来看看他。石生透过窗户看了一眼外面,说道:“老师你先坐,我去跟他们说说话。”

肖大侠点点头,石生便三两步跑出了屋子。

肖沧海随意地打量了一下屋子内的陈设。不多的几样家具可以看得出都是手工木质,简朴、干净、整洁。他格外注意到角落里的架子上,有几排书。

看到对方的目光所向,石夫人便自然地说道:“我幼时读过几天书,石生的字也是我教的,可惜他并不太喜欢读书写字。”

肖大侠琢磨了一下,考虑到虽然有些唐突,但毕竟机会不多,于是干脆地问道:“可能有些无礼,石夫人,我可否打听一下石生父亲的情况?”

石夫人微笑着看着对方一小会儿,然后开口问道:“肖老师,敢问您脸上的伤痕从何而来?请不要怪罪,我就是有些好奇。”

肖大侠抬手摸了摸脸上的疤痕,解释道:“年轻时太莽撞,伤到了。”

“石生他爹也是。”石夫人随口就回答道。

肖大侠一愣,微微皱眉思忖了一下,也不知道对方这样算不算回答了自己的问题,但不管如何,都不好再继续追问了;于是心底越发肯定对方绝不可能是普通的村妇,甚至大家小姐都未必能做到如此。

随后他们又聊了聊石生在学院和家里的事情,石夫人便起身准备晚饭去了。

第二天早上,肖大侠跟石夫人打过招呼,带着石生进入山林里,找到一处无人的僻静盆地。

“石生,借着这个机会,我再训练下你的能力。”肖大侠平静地说道。

“好啊,老师,怎么训练?”

“你先退出一百步。”

石生努了努嘴,不明所以但听话地后退了。

肖大侠站在盆地中央,伸出两指凝神屏气,只见指尖上开始萦绕绿色的光芒。然后他用两指向斜下发指去,于是一道绿光从指尖射出直达地面。肖老师就这样描画了一个八卦阵,这种方式画出的阵图明显更大,但也更慢一些。

石生第一次看到这种方式,不禁轻轻“喔”了一声,同时点了点头。

阵图完成后,肖大侠一撩长衫的前襟,蹲下身形,单手按了上去。只见亮绿色的光芒完全遮蔽了他的身体,然后一个直径两米多的木桩托着他缓缓升高,直到离地约三米的高度。最后,肖大侠盘腿坐在木桩之上,树身迅速长出好多粗壮的枝杈,又抽出纤细的柳条与新叶,高低错落,层叠在他的周围。

端坐其上的肖大侠朗声说道:“石生,你来攻击一动不动的我,一个时辰之内,只要碰到我就算你赢。”

“好!那我来啦,老师。”石生干脆地说着,用手背抹了一把嘴角,便拖着大铁棍朝肖大侠径直冲了过去。

还未到五十步以内,只见柳条成批次的朝石生招呼过来。他一边闪展腾挪一边想继续向前移动,但却发现自己只能绕着树桩跑,无法再靠近分毫。一不小心被柳条抽到身上,疼痛难忍。想起之前见过肖大侠的荆条,如果这次也是有着锋利尖端和叶片的荆条,恐怕自己就见红了。

石生一皱眉头,手上发力,唤风到大铁棍上,看准一个机会就朝肖大侠扔了过去。从裂隙归来后,风比之前强劲很多,铁棍的速度也上了一个台阶。但树桩上粗壮的枝杈也迅速地抬了起来,像手臂一样挡在老师眼前。撞上了枝杈的铁棍应声落地,滚了出去。

石生看着铁棍滚远,一皱眉头,但还没等他思考片刻,数根柳条就朝他扎了过来。石生赶紧跳开跑远,喘着粗气先休息了一会儿,再思考下一步的进攻计划。

石生跑进了远处的树林里,隐蔽身形,缓缓向肖大侠身后绕了过去。他在灌木里蹲伏了好一会儿,觉得对方应该防松了,才突然窜出来,又急速冲了过去。

但与刚才没有任何区别,他依然受到了柳条猛烈而精准的攻击。“看来这种防御性的攻击,根本不必受他的控制。”石生这样想着,又跑进了树林里,一边揉着身上被抽到的伤,一边因为疼痛,嘴里不断发出“嘶、嘶”的声音。

就这样,石生不知疲倦地发起一波又一波攻击,全部被对方阻挡在五十步的距离上。大约一个时辰之后,越来越疲倦的石生终于被柳条缠住了双脚,倒立的吊在肖大侠面前。

老师看了看天色,然后说道:“差不多到时候了,今天到此为止吧。”便放下了石生,也收了唤灵术。

石生的体力是真的好,中午休息过,下午就可以活蹦乱跳地帮母亲做农活了。反倒是看似坐了一上午的肖大侠,安安静静地休息了整个下午。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奉献指望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