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妈妈开房—女儿吟静马

王燕辉王燕辉 2020年04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063 次 收藏

二十二斤米,十二斤面、三斤油是她和暖暖一个月的口粮,暖暖还有两袋奶粉和一罐炼乳、麦乳精、两斤白糖。然后又买了一包盐、一斤酱油、一斤醋。

供应的米、面和油不用给钱和票只出示本本便是,向国强在部队是吃穿的,补贴家用的都是以票的形式供给。

暖暖的奶粉、炼乳和糖也是供应的,只有盐、酱油和醋是给了钱的,也不贵,一斤酱油五分钱,一斤醋两分钱。

还有一个月供应的一斤二两肉,也算是对军属的照顾,据说其他城市里吃商品粮的人一人一月才供应几两肉呢。

一个月一斤二两肉,也是艰苦啊,算下来每天能吃上一片肉不

哎,看来这吃商品粮的日子也不比农村好到哪去,农村还可以养养猪,过年交了猪后还能杀上一头猪来吃肉。

这样一想就更加坚定了贾二妹想要开荒种地的决心了。

这么多东西她一个人也拿不回去啊,不慌,自然有人帮她忙。

因为知道她是营长爱人啊,所以服务社的人马上叫了一名当兵的来帮她拿东西,那名当兵的可是跑得屁颠屁颠的。

从服务社把口粮搬回了家,贾二妹这刚歇了口气,向国强就抱着暖暖回来了。

暖暖在向国强怀里已经睡着了。

“暖暖玩着玩着坐在地上一秒钟就睡了。”向国强说,“真是睡得快啊,前一秒还看到她在地上学猫爬,下一秒就趴在地上睡着了。”

向国强又是一个叹为观止。

“她每天都是中午吃饭前就要睡一觉,大概睡到饭煮好的时间醒来。”贾二妹淡淡地说,才没他那么大惊小怪呢。

“啊”果然向国强又惊叹了,“她怎么把时间掐得这么准果真是我的乖女儿啊,完全遗传了我,有时间观念。”

“”贾二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给他。

一个做爸爸只贡献了一颗精子的人,哪来的资格说这样的话

要知道暖暖能养成这样的习惯完全是她贾二妹一手训练出来的。

在农村老家的时候,贾二妹一个人带娃娃,常常弄不成中午饭吃呢,于是她就下意识地培养暖暖提前睡午觉的习惯,每天十一点钟左右就把她哄睡着,然后她才好抓紧时间做点扫地抹屋煮饭的事情啊。

现在暖暖的这一习惯竟然成了某个男人的遗传基因了,真是脸皮够厚啊。

“你把暖暖放下,抱久了手痛,我去煮饭。”贾二妹说。

向国强这才发现贾二妹把她和暖暖的口粮都搬回来了,于是夸赞不已“婆娘,你真能干啊,你一来家里就有烟火气了。”

贾二妹也不想听他恭维了,趁着暖暖睡觉自己还是赶紧干些实际的事才是,“水去哪儿挑啊我看那边水管里的水拧开都没水了。”

厨房里的水缸里倒是储存了一些水,但刚才洗衣服用了不少水啊,现在已经见缸子底了。

“整个冬天就是枯水季节,用水都是满足营部战士那边,所以这边的用水就只有去河里挑了。”向国强解释说。

搞了半天灶台那一排水管将近半年都是做摆设的啊

有什么办法呢,这里的条件就是这样,哪来什么自来水哟,部队里自来水管里出来的水都是自打的一口大井里抽起来的,要供应整个营地的官兵用水,遇到旱季和枯水季节就只有保营区而掐断家属区的用水了。

好,可以理解,战士们的生活保障最重要。

不过,在河里挑水吃贾二妹就总觉得有点寒酸了。

要知道她在老家吃水也是往井里去打啊

不过转念又一想这个年代本就没什么污染,河水井水也差不多,不要那么讲究啦,就这么吃。“我去挑。”向国强说。

男人在家呢,怎么能让女人挑水。

婆娘没来之前一个人住时都是于冬天去挑的水来,可那时候他一个人,很多时候都和战士们住在一起,挑一缸水差不多要用两个月。

现在自己婆娘娃娃都来了,每天的用水量巨增,总不会还让于冬天去挑不太合适。

“你怎么能挑,你的手和腿还没完全好呢。”贾二妹说。

“没事,我的可一用另一边肩膀。”向国强说。

“不行,还是我跟你一起去,你挑一会,我挑一会。”向二妹说。

挑水虽说是她的弱项,但她也不忍心看着伤还没全养好的向国强一个人去挑,还是跟他一起去比较好。

“去哪儿里挑水啊,我跟你一起去认认路。”贾二妹说。

反正以后向国强去上班了她还是要去挑水的。

“也不是好远”向国强小心观察着媳妇儿的反应说。

他有些心虚呢

说实话,随军除了住房是砖瓦房外,其他的条件也是蛮艰苦了的。

这里是山区,四周都是大山,部队营部离最近的小镇也要走上两三个小时,附近还有个劳改农场。

你想想,能把劳改农场设在这,此地的自然条件肯定是不好的。

贾二妹在老家虽然是农村,但是是四通八达的c西平原,气候也比这边好多了,自己独自住着一个院子,养几只鸡,养两只猪,种种菜,还跟人学着医,那小日子过得不知有多惬意。

“我觉得,你们这里就该打口井,这里冬天这么冷,河水结冰了怎么办”贾二妹说。

“军营那边倒是有蓄水池,冬天的时候,可以让战士们给随军家属送水的,倒也不缺水用,就是以后冬天,你想随时洗澡不方便。”向国强长舒了一口气,媳妇儿没打退堂鼓就好,不然她说声回老家去可怎么办。

“这军人家属区就不能打一口井吗”贾二妹问。

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了

“咱这随军家属也不多,”向国强解释说,“就这几户人打口井也是麻烦,不如就各自挑水好了。”

本来随军的家属也多,但来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后就回老家去住了,这里的环境也就这样,还离乡背井的,很多人就受不了了,特别是那种城里的和家乡环境比较好的平原里的人。

所以,这也是向国强一直担心的事,担心贾二妹不喜欢这里啊,来住上一段时间就走啊。

“我觉得,这军营驻地周围能开垦出来种的田可不少呢,”贾二妹说,“开了种上粮食,种上蔬菜,也就够一家吃了,只要肯干,日子能有多艰难。”

“能开荒的地方都在林子边,这里的野物又多,种了粮食了,山上的野猪什么的就会下来,军属的安全怎么保证,又不能让战士们随时跟着。”向国强当即反对了。

不是这些随军家属不想找点事来做,而是怕给部队添麻烦啊。

“那远处不能开荒,近处总可以”向二妹不服说。

“哪里近处”

“就是房前屋后啊,都空着那么大片的地,我们可以开出来种些葱葱蒜面青菜那些,不是也可以解决吃菜的问题吗还有再养上几只鸡鸭,家里也就有蛋吃了,就供应的那点肉票”

贾二妹瘪了瘪嘴真搞不懂这个年代的人怎么这么死脑筋,上头不准走资本主义道路,难道自给自足的小农道路都不允许吗

“好,好,回头我跟他们几家商量商量。”向国强只得拿话来哄她。

然后他们拿了扁担和铁桶准备出门去挑水了。

临出门时于冬天来了,他特意过来看看这边有什么事要他做,一看到营长和营长嫂子拿着扁担和水桶,忙上来说“营长,让我去挑水。”

向国强有心要夫妻双双把水挑,于是便对他说到“暖暖在睡觉,你就在这守着她万一她醒了找不到人会哭。”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燕辉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