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揉胸时我应该做什么 岳*的好紧,水多

小蛮兔小蛮兔 2020年05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647 次 收藏

&11

自从进满樱后,安培兰就被迫关注了一大堆微信群,她一一设置了消息免打扰,但仍有漏网之鱼。

她在看台灯时,手机连连震动。她拿出来一看,是他们留学部的小群。

桑桑连发了几条:

“桌上的玫瑰花献给沈老师、一岚、民哥和君君。”

“白色的玫瑰花是给卢老师的。”

沈月西补充了一条:

“她特意去花店买的白色玫瑰,希望卢老师喜欢。”

安培兰觉得莫名其妙。一个办公室的人,给所有人送了花,故意忽略她和顾芸就算了,拍领导马屁,何至于在交流业务的群里公然宣扬?

安培兰摇摇头,记下一盏灯的号码,准备待会儿去楼下仓库领实物。

她看看购物单,还有几样没买,肚子倒饿了。她决定先吃饭,再继续购物。

在排队选餐时,她看到了意外的人。她第一反应是转头就走,她不想在少得可怜的休息时间里再与工作上的人或事纠缠不清,但来不及了,那人看到她了。安培兰暗吸口气,捧着餐盘,微笑来到司诺面前:“真巧。不打扰你们吧?”

司诺穿着运动装,里面休闲衬衣领口竖起,遮掉了一点脸上疤痕。他身边一个年轻男孩,比他矮一些,棕褐色头发,远了看,已经像他的影子;近了看,五官轮廓肖似到令人震惊的程度。

司诺看看安培兰,她捧着一满盘食物,衣服上的两个小绒球晃啊晃的,仿佛下一秒就会从头上生出两只耳朵,从屁股上长出一条尾巴来。

他把盘子拉向自己,空出地方来,安培兰却已经在秦希言对面坐下。

“真巧,”她又说,“你们两个是兄弟吗?”

秦希言看看司诺,笑说:“不是,我是司诺哥哥领养的。”

安培兰一愣,看向司诺的目光不由得带上怀疑。

司诺说:“听他胡说八道。”

秦希言说:“也不算完全胡说。我是孤儿院孤儿,司诺哥哥是我们孤儿院赞助人,我上高中、上大学的钱全是他出的,可不算是他领养了我吗?”

司诺无奈地看看安培兰:“你在乱想什么?”

安培兰赶紧摇头:“没有。”

秦希言说:“她大概在想,这到底算‘领养’,还是‘包养’?不过我跟你说,司诺哥哥人很好,他和他姐姐从小也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所以回来看到长得和他很像的我,才会起同情之心吧。他除了一天到晚逼我好好念书外,就没对我做过其它坏事了。”

司诺明显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问安培兰在这里做什么,安培兰说她搬家,过来添置家具。

秦希言插嘴:“要结婚啦?”

安培兰淡淡地说:“不,和父母住厌了,想自己一个人住住看。”

秦希言说:“你第一次自己一个人住吗?”

“嗯。”

“那和我一样。我大学宿舍住不下去,司诺哥哥让我一个人搬出来住,我们今天也是来为我的新房买家具的。”

“你住哪里?”

“徐家汇。”

“那离我的新住处不远。”

“早知道就和你合租了。”

“就是。”

秦希言看来只有在外貌上像司诺,他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随和,又好亲近。安培兰和他很快就交换了微信,两个人叽叽呱呱,像认识多年的老友,倒把司诺冷落在一旁。

司诺心里有些郁闷。

秦希言接了个电话,暂时离开座位。安培兰不敢随便和这位上司搭话,默默低头挖她的布丁。

司诺已经吃完了,一手撑头,盯着安培兰:“好吃吗?”

“什么?”

“布丁?”

“好吃……你要尝尝吗?”

“不,讨厌甜食。”

安培兰忿忿想:“真的有人类讨厌甜食!”

这段干巴巴的问答后,又是填充空气般的沉默。安培兰希望秦希言快点回来,好继续若无其事地伪饰和平欢喜。反正她还有几口就吃完了,但得注意,别吃太快,让司诺看出来自己急着摆脱他。

司诺却好像故意跟她为难,本来一言不发,看她艰难吃完布丁,抬头准备告辞了,突然伸手指了指自己一侧唇角:“沾上了。”

安培兰忙去擦。

“另一边。”司诺说着,把手伸向她嘴角,撸掉了一小块布丁,放在自己嘴里舔了舔。他马上皱了下眉头,似乎在说:“怎么有人能够忍受这种甜食?”

安培兰瞠目结舌,脸涨了个通红。

司诺擦了擦手,若无其事地问她:“工作还习惯吗?”

安培兰努力控制住剧烈起伏的心情:“还……还好。”她讨厌自己声音嘶哑。

司诺忍笑:“你好像很怕我?”

安培兰察觉了他眼中的戏谑,有些生气,倒不那么紧张了:“不是怕,是不知道怎么和你交流。以前觉得你高高在上,不知哪句话就会触你的逆鳞;今天又发现……你的脑回路,我等常人实在难以理解。”

“那还是怕我。”司诺又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不用怕,我喜欢实话实说的员工。我不会因为你正当顶撞,就开除你。”

安培兰被他揉得晕乎了片刻,愈发把握不准这位上司的用意了。“也许,”她想,“他只是在和员工套近乎。天生高冷的人套起近乎来才叫可怕。”

这时,她瞥见秦希言正往这边回来,她心思活动,想既然巧遇,上司又急于示好,她也别浪费了一次讨好的机会吧。她清了清嗓子,说:“其实你比我想像中要好。”

“怎么说?”

“孤儿院……”

司诺想了想,没想清楚就开了口:“你感兴趣吗?”

“我从没去过,是在教堂……”

“行,改天有空,带你去看看。”

司诺说完就有些后悔,但看到安培兰眼睛瞪得溜圆,活像一只刚被浇了锅菜汤的猫头鹰,又觉得偶尔莽撞,也没什么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蛮兔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