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肚子浓精涨走路子宫 abo怀孕 产奶

日日撸日日撸 2020年06月29日 来源:互联网 1928 次 收藏

一石激起千层浪。

直播间的观众看到这条弹幕,反应一个比一个热烈。

「楼上该去检查耳朵了吧。」

「宋止珩三年的铁粉默默说一句,这把声音真的有点像我们家宋宋啊……」

「绝对不可能!上次和陆沉直播的突击也是这个声音,人家本人亲自承认是用了变声器好吧。」

「!!!上次直播也露声音了?待劳资滚去考考古。诸位稍安勿躁,等我消息!」

……

直播间这么大动静,陆沉当然能看到。

他刚刚被宋止珩拉进传送通道,这会儿人刚落到安全区域。

其实刚开始,陆沉的打算是借着玩游戏直接开个直播解释昨晚的事情,以免事情继续发酵下去,造成更多误会。

谁知道一上线就看到宋止珩刚好也在线,他心思一动,干脆邀请对方来了一局。自己顶着明晃晃的挖掘师,之后的解释自然水到渠成。

但是他万万没料到,宋止珩会突然在自己的直播间露声。

陆沉以前看过宋止珩作为嘉宾期个真人秀节目。

那是一个野外生存类冒险综艺,嘉宾需要在野外的丛林里生存一天一夜。所有嘉宾分成两两一组,节目组只提供一些照明设备、简单的防身工具和御寒的衣物。

宋止珩那会儿刚发行的第一张专辑大火,一跃成为乐坛炙手可热的新星。节目组为了炒热度吸引观众,把他和另外一个风头正盛男演员安排在了一组。

好巧不巧,那个男演员恰恰是以前是和宋止珩一起通过选秀比赛出道的选手之一,并且两人关系是全圈公认的恶劣。

宋止珩的处世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就算两人之间曾经有点矛盾,只要别人不主动来招惹他,他也勉强可以配合节目组把节目录完。

就是前半段时间的录制里,他的脸一直处于冷冻状态罢了。

奈何节目组太会来事,生怕气氛不够尴尬似的在中途来了一轮更换队友的游戏。

男演员赢了游戏二话不说选择更换队友,导演让解释原因时,他话里话外都在隐晦地编排宋止珩性情高傲,不好相处。

宋止珩脸色一变不变,听到最后甚至微微扬唇笑着对男演员点了点头。

然后在接下来的录制里,他面不改色全方面把男演员碾压了个遍。在最后的淘汰环节亲手把那人送进了死亡区。

男演员的脸色白了又红,红了又白,来回变幻了好几下,好不精彩。

偏偏宋止珩还觉不够,拿到节目的冠军后,半开玩笑地对着摄像头说:“谢谢曾楷的祝福,我们高傲的人玩游戏也挺傲的,经不起输。”

神情无辜又真诚,那个叫曾楷的男演员脸直接黑了。

……

所以说,某人本性傲娇又记仇,经过昨晚那一波,这会儿心里应该正处于纠结状态。风口浪尖上,他今天能接受自己的游戏邀请已经很让人诧异了。难不成网络一卡顿完回来,某人心里那点别扭还放下了不成?

用鼠标想也知道不可能。

所以原因只可能出在其他方面。

宋止珩从传送通道出来,谢过及时开传送的队友之后便箴口不言了。队伍的奶妈虽然腿脚跑得快,一到团战就玩消失,但好歹倒还算尽职尽责,早早在出口开了治疗等着他们。

他拽着挖掘师蹦蹦哒哒跑到奶妈面前蹭了口奶,血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输出划着自己的游戏人物在原地转圈圈,试探开口:“对面还苟了两个人,咱要不速战速决?”

先锋看到满配的队伍,一时间信心暴棚,全然忘了刚刚自己落荒而逃的狼狈身影,豪情万丈地附和道:“干!”

宋止珩听着他们的大言不惭,唇角轻轻一抽,下意识回怼了一句:“那不行,等会儿你们再跑,我和挖掘师搭火箭也追不上啊。”

陆沉嘴里溢出一声轻笑,抬起左手抵了下唇角。

看吧,还是记仇。

先锋干笑一声,“呵呵,那不是看你卡着没动,怕刚不过对面吗。”

有人跟着附和,“是啊,不作无谓斗争,保存实力最重要嘛。”

宋止珩看不惯他们几个临阵脱逃的的行为,但确实是自己这边先出的问题,所以他也没有立场过多责怪人家。

只是一想起陆沉为了保护他被对面几个人围着打的场景,他心里就不可避免憋着一口气。以至于在后面的游戏里,他打得异常凶残。

对面仅存的两名对手在太古山附近露面不到一分钟,就被他带着陆沉给围死了。并且还特意把人头留给挖掘师,自己只拿了两个辅助。

游戏结束,手机屏幕跳出胜负分析,宋止珩扫了一眼就返回到游戏首页。

他正想退出游戏,陆沉的微信信息弹出来。

—“还玩不玩?”

刚要点“确认退出”指尖顿了一下,宋止珩戳信息进到微信,发了个语音—

—“网络不好,今晚不玩了。”

手指松开发送消息,他回到游戏,干脆利落点了“退出”。

阳台风大,刚刚情绪激动没觉得有什么,一冷静下来浑身都被夜风吹得发冷。宋止珩“嘶”了一声,抱着手臂回了琴房。

陆沉听完语音,跟着把游戏退了,又关了直播间的麦,只留了摄像头。

直播间观众看着屏幕里的陆神举着手机,先是轻扬眉头笑了一下,然后对着手机说了句话。

观众们竖起耳朵接听八卦,奈何等到陆沉放下手机,直播间还是一片静谧,没人听到他说的话。

「咋回事,没声儿啊!!这个男人一脸柔情对着手机说了什么!!」

「我还以为是耳机的问题,差点把这破玩意摔了,原来不只指我一个人听不到声音?」

「上一次看到audient露出这种溺死人的表情还是……哦,不对,他娘的他从来没这么笑过!!」

「不不,有的!你看一下本次直播录屏,笑了没有十次也有八次了吧/微笑」

……

宋止珩把房间温度调高,坐到琴房的凳子上,这才点开了语音。

男人低沉微哑的声音传出来—“在家?”

室内温度舒适温暖,他打开钢琴盖,单手按了两个键,懒懒回道:“嗯,准备练会儿琴。”

陆沉想起他曾经在节目组说过准备开演唱会的事情,问:“演唱会?还是在创作新作品?”

“演唱会。”

“嗯。”

宋止珩等了半天那边只回了一个字,无奈低头打字—

“那我先下了,下次再……”

“聊”字还没出来,手机就被切成了语音电话接听页面。

“?”

他们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陆沉从来没给他弹过语音电话或者视频电话,他以为对方有什么急事,加上陆沉刚刚的“舍身相护”,没犹豫当下按了“接听”。

“大晚上有点睡不着,能否有幸欣赏一下宋老师的琴声?”陆沉声音里带着戏谑和期待。

“……”

爸爸又不会弹安眠曲,你睡不着听琴声有用?

你一巴掌把自己扇晕可能还更快一点嘞!

“好,听什么。”然而现实总是容易令人屈服,宋止珩放下手机,翻开钢琴上放着的钢琴名曲谱。

曲谱表皮保存的很好,但里面有不少折页和笔记,一看就是经常有人翻看。

“我给你找找……施特劳斯,贝多芬,巴赫……”他一边翻一边絮絮叨叨。

“想听你的‘怀念’。”陆沉道措不及防开口,“可以吗?”

宋止珩翻书的动作一顿,换作别人这样要求,他肯定马上答应了。毕竟和那些世界知名的经典钢琴曲比起来,他自己的歌旋律比较简单,弹起来容易得多。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别人”一换成陆沉,他就觉得在他面前弹自己的歌非常别扭。

然而刚刚大话已经放出去,现在再说后悔也来不及,他只能含蓄地开口拒绝:“其实有几首世界经典名钢琴曲我弹得挺不错的。”

“不用了,我喜欢听你的。”

“……行吧。”

他把曲谱放回原处,手指搭在黑白琴键上。素白修长的指尖和琴键相得益彰,带着难以言喻的吸引力。

“怀念”是三年前写的,旋律现在他还记得,所以不用刻意翻五线谱。

手指轻动,流畅的音符在弹动间倾泻而出,如泡沫般细腻温柔的旋律揉入耳间。

陆沉无视弹幕对自己关了直播间声音的各种哀怨,发了个晚安就把直播关了。

原版的伴奏也深入人心,但是钢琴版的听起来更加纯粹空灵,让人烦杂的思绪一下就随之平静下来。

陆沉插了耳机安安静静听着,在心里一一比较过后,默默盖棺定论。

果然还是清唱最好听。

没有乐器和任何伴奏的美化,只有宋止珩柔和清亮的声音低低吟唱,温柔又豁然。那才是他无数个日夜念念不忘的“怀念”。

曲子很短,不到三分钟已经进入收尾阶段,宋止珩把最后几个音弹完收回手指,坐着没有出声。

哪怕隔着手机屏幕,陆沉依旧觉得此刻的宋止珩就像完成了老师布置的作业后,含蓄又期待地等待夸赞的小朋友一样。

想到这他有点忍俊不禁,“我们宋老师果然是音乐天才。”

宋止珩强装淡定的脸一下没绷住,手撑着额头轻笑出声。

“多谢陆老师抬举。夜深了,您老人家没什么指教小的先撤了?”

陆沉看了眼时间,已经将近两点,vet基地的隔音效果很好,隔绝了外界声音的房间一室静谧。他抬手关了灯,在一片黑暗中轻声说:“晚安。”

“晚安。”

语音电话挂断,宋止珩合上钢琴盖,拿着手机晃晃悠悠离开了琴房。

手机开着数据,各个软件的推送消息堆满了通知管理框。

对于这些消息,宋止珩一般不会直接点一键删除,而是习惯性先看一眼。他踩在楼梯上,低头把所有的通知粗略扫过一眼,然后一一把不重要的那些删掉。

手机上的直播软件不知道又抽了什么风,一连串给他弹了五六条消息。

他脚步不停,往上跨了一阶楼梯,正要动手左划删除,被上面“audient”几个字母吸引住目光。

“你关注的“audient”正在直播中,快来围观吧!”

“你关注的“audient”直播已结束,下次再来哦!”

习惯使然,宋止珩点进最后一条消息。

下一秒,他脚下一个趔趄,差点磕在楼梯上。

直播已经结束,但是还有无数观众蹲在直播间里热火朝天地闲聊,几乎每一条评论都带上一个他熟悉无比的游戏ID。

A—墨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日日撸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