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 公主塞玉珠子走路

奉献指望奉献指望 2020年05月20日 来源:互联网 752 次 收藏

人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体。

沐坤作为一个正儿八经长了二十六年的大好青年,理所当然把自己划分为“人”那一块儿去。

于是他理所当然的矛盾了。

这种矛盾起始于他克己的本性——不跟与案件有关的人员有牵连。何况这个人员年满二十,比他小了六岁,不知根不知底,连他现在是不是精神失常都不太清楚。

他单身这么久——说来见笑,按他这种长相身材工作,哪一点都挺好的,身边环绕的男人女人也不少,但他就是不怎么来电……或者说他平时随口撩个一两句,散发散发浑身荷尔蒙是没问题,让他上升到感情上就有些措手不及了。

他很少谈感情,更不敢轻易把某某人放在心尖尖上。

一个人活得就挺好的,潇洒自由,好端端来个人绑在一起,以后什么事儿都得两个人拿主意,意见不和总有一方得让步。

——岂不是累得慌。

万一一个处理不好要分手,又是一桩闹心事儿。

沐坤向来是个享乐主义,想到谈感情这其间的弯弯绕绕只觉头疼,便一味置之不理了。

于是他现今对一个一面之缘的少年上心这事儿更显突兀,这闷葫芦的性子搁谁身上他都不大喜欢,偏生怎么碰见任君阳他就这么上心呢。

沐坤左思右想,心说可别是不小心着了什么道儿,中了邪了。

反正不怎么正常就是,沐坤坐在沙发的一端抬头向任君阳那边看,刚好能看见他罩着兜帽的小半个脑袋。

沐坤收回视线,把玩着碎了屏的手机,闲闲的给夏宇航发了条短信——晚上不去了。

屏幕刚暗下去还没几秒那边电话就打了过来,铃声颇大。沐坤立马从沙发上跳起来跑去卧室,速度快得像只让人踩了尾巴的猫,边跑边接听,压低着声音问:“干什么呢?”

“你干什么呢!”对面语气相当不客气,“说放鸽子就放鸽子,沐队长你脸大啊。”

沐坤瞟了眼外头,少年睡得姿势都不带动的,放了半边心,简短说道:“我晚上有事儿。”

“又加班?你不最烦加班的吗?”夏宇航随口这么一说,突然从这位损友跟平时不太一样的语气揣摩出点儿端倪。这人精得像是整天同耗子斗智斗勇的猫似的,凡是抓到一点尾巴尖儿都绝不姑息,“你那边有人啊,声音压这么低,怕人听见了?男的女的?带回家了?”

他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往外蹦,偏生沐坤自己心里有点鬼,看谁都是有鬼的,于是铁了心哪个问题都不回答,含糊其辞,“问这么多,你查岗呢?”

夏宇航一眼看穿他外强中干的本质,嗤笑道:“让我说中了呗,男的女的?改天带给我见见?”

“见什么啊,八字还没一……见鬼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是个无家可归的小孩儿,我收留他一晚上。”

“操,我说你他妈单身这么多年,原来是好这口?”

“放屁,人成年了,二十。”沐坤让他搅得头昏脑涨,越说越混乱,“不跟你扯犊子,老子挂了,你随便找个莺莺燕燕陪你吧。”

对面嘲笑的话还没开口他就利索挂断电话点了静音,心道这犊子再打多少电话他都不接。

外卖来时任君阳还没醒,沐坤想着这人一早上湿衣服也没换过,就这么紧巴巴贴在身上肯定不大舒服,这会儿这么睡着可别生病。他忍了忍,终于没耐住上手在任君阳露出的小片头发上摸了摸,轻声叫他:“别睡了,起来吃饭。”

沐坤捻着手指在沙发上划了几道,心说完了完了,对着刚二十的漂亮小男生摸头,我他妈原来是个变态!

比薛铭还不如!

小曹起码都二十二了!

且不管他内心怎么想,这厢任君阳从臂弯中抬起头,额头那一小片儿压的有些红,浑身上下带了睡懵的傻气,眼睛不知看哪儿就直勾勾搁在沐坤身上,带了自瞄似的,他往哪儿站,小少年的眼神就往哪儿转。

沐坤心头笑了一声,面上却像个老王八似的不显山不露水,十分沉稳将桌上的外卖盒子推过去,“点的干锅鸭,味道还行。”

任君阳眯着眼皱着脸拿了筷子,眼里还带了些迷迷怔怔的傻愣——沐坤余光扫着他觉得人与人之间真是十分不一样,古语说西子捧心东施效颦,可见西子长得好看,即便捧心也是好看的,旁人学不来。沐坤突然领会了其中韵味,只觉任君阳长得好看,纵然皱着脸耷拉着眼也是十分好看。

他在脑海里将这幅表情拿给夏宇航姜哲那几个脸上替换一番,脑内视觉效果惨不忍睹。

“汝食未?”任君阳问,“不如同……”

“打住,好好说话,”沐坤点点桌子截断他,“一句吃了吗让你说这么玄乎,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儿来了个古人。”

任君阳抿了抿嘴,只抬眼瞧他,闭口不言。

沐坤让他瞅着不自然了片刻,半晌妥协道:“行吧行吧,随便你。”

任君阳学东西快人又聪明,只不消片刻就能把前言后语连贯起来,这会儿听了他的话笑起来,“你、你教我,可好?”

他声音软乎,人在昏黄的灯光下看更软乎,头发软软乎乎的贴在额角,肤色没有白天看得那样苍白,倒是让沐坤觉得有了几分真实,两个酒窝醉人,着实让他体会了一把什么叫“酒不醉人人自醉”。

沐坤自然满口答应,突然想到少年不过是借宿一晚上,明天就不知要到哪儿去了,顿时呼吸一滞,只招呼着人吃饭。

一碗白米饭一分为二,两人对桌而坐,中间一道干锅鸭——这原本是放在外卖盒子里的,往日沐坤这么吃也没觉得怎样,今天有个客人还让他装模作样起来,特意洗了个盘子出来装菜,摆上桌。

“香,”任君阳嗅了嗅气味,一副眼馋的模样,但只是眼巴巴看着沐坤,保持着绝不先主人动筷的涵养。

“等会儿我找件没穿过的衣服给你,换身衣服去,”沐坤说,“先吃吧。”

他看人饿的厉害,象征性的动动筷子,其实大半心思分到对面人身上,见他吃得格外香,拿出手机找个就近的外卖加了几个菜,“吃慢点,等会儿还有。”

任君阳稍稍将脑袋从碗里拔出一点,冲他露了个笑。

真好看,沐坤用力捻了捻手指,心道。

任君阳闷头吃完了饭,多加的几个菜都进了他的肚子,吃的还有些撑。他颇为不好意思,要帮忙收拾碗筷却让沐坤一手按回了沙发,“你歇着吧,我收拾就行了。”

他说着叼了根烟,端着几个脏盘子钻进厨房,跟洗碗机斗智斗勇去了。

说起来,沐坤还真是没进过几次厨房,三餐有外卖,要他自己动手的机会少之又少,吃完饭直接拿着外卖盒打包扔,家里半点油星子都看不见。

现而今他叼着烟挽上袖子,皱眉钻研着洗碗机的用法——最后以耐心告罄转头自己洗碗为结局,这种情景,竟然让他久违的嗅到一丝烟火味儿。

真是当神仙惯了,洗洗碗都能洗出感情了。沐坤自嘲着摇摇头,不知是从鼻子还是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嗤笑。

整完这些,沐坤收拾了几件小一码的衣服扔给任君阳——他没穿过的衣服找不着,翻箱倒柜把他念高中时候穿过的一件衬衣捞了出来。又费了好大一番力教这看什么都一脸新鲜样的小土包子用浴室,磨得他硬生生脸皮都薄了几寸。

“肯定是磨薄了”,沐坤授课完将歪着脑袋仍旧不太明白的任君阳塞进浴室,转头出门照见镜子时发现自己脸都红了,喃喃自语道:“我这肯定是磨薄了。”

随着身后门轻轻合上,任君阳收敛了面上茫然无措的表情,他拿捏旁人情感惯了,向来能捏出一副最适合、别人最想看见的表情安在脸上,因此他一人独处时更显迷茫,脸上不知要放上什么表情才自然。

这种茫然就是沐坤一开始见着的那样,漂亮又无神,虚晃的不真实。

任君阳“哗啦”一下埋进水里,整个人浸进去,若是他头发再长一些飘在水面上,应当是很像那话本中的水鬼了。

他在水中睁开眼,视物不清,看什么都一片恍惚。

恍惚,又不真实。

一如他现在的感受,一如他自己。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奉献指望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