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腿心间的热铁狂野进出着 半夜醒来竟发现嫂子

奉献指望奉献指望 2020年04月21日 来源:互联网 824 次 收藏

第二卷—紫藤一如旧时伤。

我要回去,回到丞相府,回到紫藤花旁,守着我的友情我的爱情孤独终老。—言雪

有时候,陈言雪会想想,她是怎么认识杜雪的。

那是冬日里一个清冷的早晨,她把自己裹成球,还是觉得冷,根本不想跟随着丞相爹爹去杜将军家做客。

她是很讨厌哪个杜家小姐杜颖的,脾气很刁蛮,所以她常常背后叫杜颖叼毛丫头,意思是刁蛮到毛都掉了的臭丫头。

她为了躲着叼毛丫头到了后花园,冬日里只有梅花和松柏,略显的清冷,缓缓着走,杜将军家花园挺大的嘛,看来没少收刮民脂民膏。

陈言雪伸出白嫩嫩的小手,踮起脚尖,想折一支梅花,使劲全身力气,一下两下三下……

够不到……

太伤害自尊心了,她才十一岁好吗,想要折支花而已,树居然长得那么高。

忍不住吟一句,“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哈哈哈…杜兄,那女子太逗了,采不到花,却还怪花是不能采的野花。”

从一旁传来一阵笑声还夹带着嘲笑。

“吴兄,这样与礼不合。”

陈言雪收回手,淡淡启唇道,“谁在哪,这样鬼鬼祟祟,是样貌品行见不得人吗?”

两人从藏身的树里走出来,眉如墨画,面如冠玉,一身玄青色长袍只缀着一枚白玉佩披着一件白色大麾,她认得那是杜家的二公子杜则溪。

另一位蓝色长袍,面容稍显稚气,风帽上的雪白狐狸毛夹杂着雪花迎风飞舞,记不得他是谁。

“吴兄,那是丞相家的小姐,陈言雪,陈小姐,这是吴杰”杜则溪微微示意,“抱歉,刚才失礼了。”

“我自然不放在心上,今日若是换了别人,传了出去,知道的会以为你们不是故意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登徒浪子。”

吴杰很不服气的想要争辩,“刚才不知道是谁太矮……”

闻言,杜则溪急忙拦着他,“陈小姐,不好意思,我们不是故意的。”

眼前的陈言雪,如云发鬓上只戴了两朵绢花,略施粉黛,清丽的面容。

“无碍。”她微微一笑,“你们可不可以折一支梅花给我,最漂亮的那支。”

吴杰很不服气,站在树下,准备给她折一支最丑的,气死她!!!

他认识陈言雪,将军老爹整天在他耳边念叨着,若是等丞相府的陈小姐及屏,把她许配给则安两家联姻,那真是给我们杜家锦上添花。

杜则安是他大哥,今年十八,比她大了很多岁,但是已经有功名在身,不像他。

陈言雪可能不认识他,在她满月的时候,他那时三岁,曾跟着爹娘去丞相府看她,她吐泡泡对着他笑。丞相还说着,若是言雪长大了便许配给他为妻。

曾如是很多很多,如今想来都已算不得什么……

杜则溪伸手去折花,选一朵最漂亮的,他要给她最好的。

“再高点,再高点,那朵好看,快折……”

陈言雪不怀好意的瞎指挥着,悄悄退后,伸手快速团了一个雪球,扔到了树上。

顿时,树上堆积的所有的雪纷纷掉落,落到他们二人身上,头发眉毛鼻子上全是雪,白惨惨的一片,像是堆了个雪人。

“真是个呆子。”她大笑着,趁两人来不及反应便跑走了。

笑的真好看,他不自觉的扬起嘴角。

“杜兄,她也太过分了……”

吴杰抹掉脸上的雪,见陈言雪逃了有些气愤。

“无碍,她只是淘气罢了。”

杜则溪毫无怨言的清理身上的雪,低头看到了一朵绢花掉在雪地里,款式有些熟悉,这不是她掉的吧。

趁着吴杰不注意,他把绢花藏在了

衣袍里,清清嗓子掩饰一下自己的尴尬,“走吧,我们该回去了。”

心想着,等下再让丫鬟寻她,别在雪地里冻到了,她一向身子弱。

陈言雪跑了一会儿,回头看看身后没人追来,便放心了,谁让吴杰那么说她的,不就是朵花嘛,本姑娘还不稀罕呢。

四周的景色有些陌生,她不认识回去的路了,转了几个弯,就看到一个瘦弱的小身影在河岸边。

当时的她充满了好奇心,想要看看大冷天一个人蹲在河边上干什么,有时候,陈言雪在想如果她没有那么大的好奇心,也许这辈子跟杜若谣都不会有交集。

“你在干什么?”突然响起的声音显然吓了那女孩一跳。

她抬头望了望陈言雪,用冻得通红的手做了个别说话的表情手势。

陈言雪只好静静地看着小女孩。

天很冷,寒风吹的彻骨寒,而她眼前的小女孩,只穿了一件单薄的棉衣,身体冻得发抖,而目光一动不动的望着河边冰窟窿里的馒头。

她有些佩服小女孩,因为她是非常怕冷的,甚至今天来杜将军家也是被丞相爹爹揪着耳朵来的,她宁愿待在暖阁里过一天,也不愿意跟着爹爹来参加什么宴会。

在等待了半个时辰后,冰窟窿的馒头引来了一条很大的鱼,她才知道原来是在钓鱼啊。

真的很稀奇,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钓鱼的。

终于等来了一条很大的鱼儿,小女孩很兴奋,飞快的用手伸到冰窟窿里去捉,奈何杜将军的鱼儿实在太大,女孩重心前倾,挣扎之间,女孩眼看要摔入河中。

陈言雪为了发挥她女侠本色,她毅然决然的拉住了女孩。

在两人都被鱼儿拉扯掉入水中的那一刻,突然想到,杜将军家的鱼儿,肯定是成精了,否则怎么可能把两个女孩都带下水。

湖水冰凉刺骨,甚至能看到湖底过冬的鱼,她使劲扑腾着,可惜身上的衣物沾湿了水变得很重很重,像个枷锁一样一直把她往湖底带,没坚持几下便沉了下去。

视线模糊,她看到小女孩游了上去,伸出手想要说一声救我,却也无能为力。

她是要死了吧……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奉献指望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