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女一男情欲小说 奶 摸 大 揉 水 叫

王燕辉王燕辉 2020年05月09日 来源:互联网 819 次 收藏

作者有话要说:

看大家这么支持,那我就把这章发上来吧!  花草枯萎了,我可以让它在来年春天破土而出,重新绽放;

生命凋凌了,我无法为他重塑肉身,但会有继承他灵魂与信念的人。

我听到教堂里孩子们的祷告,墓地里回荡的钟声,然后,圣战结束了,雨停了,我也醒过来了。但极乐世界里没有雨过天晴,依然是一片惨淡的景象。又有很多灵魂回到冥界,圣斗士,冥斗士,漫长的轮回,从神话时代延续至今,在这里终结,亦在这里开始。

父亲吃了败仗,冥界里一下子人手紧缺,再加上人口出生率和死亡率都普遍上升,工作量瞬间呈直线飙至临界点。虽然他与我的相处一如既往,但近代社会频繁暴发的战争给他惹了不少麻烦。如果我当家,早就扔一颗流星过去了,一了百了!

连命运三女神都退休回去奥林匹斯喝茶了,冥界要是再不改革,不用等到一战二战就得提前关门大吉了。

改革计划准备在案,直接上报给冥王哈迪斯大人就可以立即动手实施。但在此之前,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必须完成。

“辉,你愿意帮助我吗?”难得的慎重其事,我的态度与上次截然不同。

想也没想,辉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请殿下吩咐!”

“我要你进入轮回,转世为人,成为雅典娜的圣斗士。”

目光紧紧锁住火红的身影,不放过对方身上一闪而逝的任何变化。我已经有了准备,稍有不妥,马上动手。

辉的表现称得上是泰然自若,但我可以从对视的目光中读出他的情绪。没有强大的小宇宙,他无法在我的能力之下全身而退。10秒钟的对视已经是他的极限。眼看着火红的羽毛失去光彩,停在半空中的身体遥遥欲坠,我立刻上前,收拢双臂将辉重新置于怀中,为自己的行为道歉:“对不起,辉。这件事情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绝对不容许它有半点差迟。即使要我为此赌上性命也在所不惜!所以,我需要你的力量。”

“为了殿下,荣誉和性命,属下都可以舍弃。”

“即使要你违背信仰,向至爱之人出拳?”意味深长地盯住怀里的神鸟,我残忍地问道

“是。属下是为了守护殿下而存在的,殿下的意志就是属下的信仰所在,一切谨遵殿下法旨!”

这就是所谓的战士的忠诚吗?绝对的忠诚,我有点无法理解……

但,还是要谢谢你,辉。

搂紧怀中的鸟儿,我凑在他耳边细声道:“辉,谢谢你这么久以来的照顾,我过得很好!再见面的时候,希望你不要忘了我……”

“等等,殿下——”

意识和小宇宙都被封印,来不及说出口的话成为无人知晓的秘密。辉只能依靠接下来200多年的岁月来冲淡封印,然后再由他人引导帮他重新燃起小宇宙。但想要独立恢复记忆,那是不可能的。

事情拖得越久越有可能被人察觉,我不能冒这个险。对不起,请你原谅我的自私。

谢谢你愿意相信我,辉……

223年后的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我趁着所有人都熟睡的时候悄悄潜入了闻名遐迩的雅典娜的地面世界大本营传说中的圣域脚下的一个偏僻的小村庄。

命运的时刻终于到来,计划了二百多年的的事情终于要付诸行动,长歌当哭,我激动地就想来即兴高歌一曲。

不过因为贵人事忙,这么些年来也没去学,倒把以前会的也忘了,所以这个计划胎死腹中。

设计了N个方案,计算出N+1种结果,我光明正大地混入圣域的计划终于华丽丽地诞生了!

因为转世会造成记忆缺损,所以我将自己变成婴儿大小,戴上禁锢神力的耳环,装作被遗弃的样子,成功诱使某个教皇在种种巧合之下收养了我。结果令我吃惊的是,这个教皇居然了鬼使神差的给我取名为幻离,差点害我以为是老爹附在他身上了!

几个月大的婴儿根本不懂事,教皇大人贵人事多,没功夫来理会我这个小鬼,就随手把我丢给了艾俄洛斯。

大艾那时才七岁,弟弟艾欧里亚也刚出生,勤劳质朴的他就顺理成章的当起了全职保姆,一手一个拖油瓶。哦不,讲错了,是奶瓶!含辛茹苦,任劳任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终于把我们两个给拉扯到三岁大了。唉,不容易啊!

放心吧,大艾,付出总是有回报滴!我在这里镇重承诺:等你去了冥界,我把我的床位让给你,让你也体验一下冥界之主的风光!

至于小艾,睡觉时老把脚搁在我身上,还动不动就哭鼻子,声音大得跟破锣似的,一点都不美型!而且还经常尿床,弄得我都不敢在他方圆5米的范围内出现!!等到大结局的时候,我一定要亲手把他打进冰地狱去!!!

史昂总算是良心未泯,还记得有收养了我这小P孩。大概是为了弥补之前对我这个冥子的疏忽怠慢,他决定收我为徒,还让大艾亲自把我送上了教皇厅。

我永远都记得,那是一个月明星稀的晚上,只有白羊座依稀可辨。教皇厅里幽暗的烛火照着大艾挺拔的背影,我含泪目送着最后的希望,舍我而去……

没事,别怕,万一真有什么我就用绝招把他给轰了,保证比AE(雅典娜的惊叹)还壮观!

空荡荡的教皇厅里只剩我一个人,周遭的气氛感觉上比无间地狱还恐怖。我真是越活越过去了,竟然会紧张得浑身哆嗦,就因为这是她小雅的地盘?!?

我很想笑,但是笑不出来。因为刚刚的一刹那,我听到有东西在呼唤我,而且就在这座教皇厅里!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恍然大悟,我不是害怕,是因为兴奋而颤抖!

神力虽然被封印,但与生俱来的能力告诉我,呼唤我的东西就藏在教皇宝座之后。只要掀起那道帷幕,答案就呼之欲出了。

懒得抬脚,我直接回应了它的呼唤,白羊座的黄金圣衣赫然出现在跟前,光彩夺目。

黄金圣衣竟然会承认冥子为自己的主人?我是希腊神话传说中祭献给神的金羊吗?

碰上这种情况,饶是我这么乐观的人也笑不出来了!

史昂日理万机,姗姗来迟,刚进门就被这一幕吓到了,老半于没说出一句话来,只可惜看不见他青铜面具下的脸。不过据我个人观察,他之所以才迟到了15分钟,完全是因为感应到了白羊座圣衣的异常波动,这才光速赶来。这点可以从他仍在飞舞的长发上得到证明。

我很好奇,像个三岁小孩一样摆弄着眼前的圣衣箱,双手摸索到了开关并用力拉扯,但是力气太小没用。而史昂就这么一直站在背后盯着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从以前看电视的时候就想知道,黄金圣衣究竟是不是金的?

现在终于让我逮着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不管三七二十一,我一口咬在了箱子的梭角上,结果是……硬绑绑的,磕得我难受!估计是现在牙齿太小没有杀伤力,验不出来,我要不要再加点小宇宙试试?不行,万一咬破了就不好看了,还是换别的方法好了。

环顾四周,没有适合我拿的大家伙。

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我伸手掏出口袋里的小刀,原本是为了防身而准备的,现在总算派上用场啦!

还没等我验证完毕,圣衣的箱子就被史昂“哗”的一声打开了,如太阳般耀眼的金色光芒,瞬间夺去了我所有注意力。不能怪我大惊小怪,任何人在地下生活了225年都会这样,而我的眼睛已经习惯了黑暗。

我不禁开始回忆,上一次仰望天空是什么时候……

史昂没给我时间回忆,他没收了我的小刀,一把将我举过头顶,青铜的面具下是惊喜的目光。我可以理解他的心情,但要我把白羊座圣衣当木马骑就不必了吧,我又不是小艾!

转念一想,我发现此刻正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箱子再贵重也只是容器,包子好吃全在里边的馅,圣衣才是关键。我立刻张嘴对着金羊的脖子一口咬了下去……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燕辉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