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途卧铺大巴车的性事—古代丫鬟可以随便搞吗

小蛮兔小蛮兔 2020年05月09日 来源:互联网 99 次 收藏

“你闹够了?”秦轻羽头也不回的问道。

居然还不害怕!!!童梓雨眸中的得意瞬间凝固,僵在雪地里。

当然不够,童梓雨的手腕再扬,鞭子好像生了眼睛一般的朝秦轻羽的后背扫去。

“够了!”鞭子还没碰触到秦轻羽的后背,就被一个突然出现的人一把抓住。这个人的移动速度快的几乎让童梓雨花了眼睛。

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童梓雨错愕的看着被他牢牢握在手中的鞭子稍,刚才这里明明没其他人。

握住她鞭子的男人穿的是王府侍卫的衣衫,秦绿色的衣摆随着寒风微微的扬起。一双明-媚的凤眼眼梢微微的挑起,只是这双原本应该千般风--流的眸子之中现在怒气流动。

“大胆!”原本被吓了一跳的童梓雨在看清楚那男子的衣着之后,缓缓的松了口气。他应该是王府新来的侍卫吧,所以才不认得她。她娇叱了一声,“胆敢握住本郡主的鞭子,狗奴才还不放手?”

“狗奴才叫谁?”握住她鞭子的侍卫忽然展颜一笑,那双凤眸之内迸发出的笑意忽然让他的面容生动鲜活了起来,竟然是那么的好看,让童梓雨一时之间失了神。

“叫你。”她的声音轻了下去,脸不由的红了起来。这个人好面熟,啊,他不就是那日在普济寺见到的男子?原来他的武功也这么高。

“对对对。”沈傲月的笑意更浓,心情大好的他松开了握在手中的鞭子,“狗奴才叫我。”他曼声说道。

“你。”回过味来的童梓雨又气又恼,双脚狠狠的跺着地面,好像要生生的将沈傲月踩扁一般。她手一扬,鞭子带着啸声劈空朝沈傲月飞去。

沈傲月轻松的一低头,躲避开来,“小姑娘,在我面前使鞭子,你还需要再练上几十年。”他想了想,轻笑了起来,“算了,还是别白费劲了。你这辈子都别想。”

说完,他轻飘飘的落在了秦轻羽的身边,“想去哪里?我送你去。”他不再理会背后那个被他几句话就气的直跳脚的小姑娘,柔声对秦轻羽说道。

“多谢。”秦轻羽知道若不是沈傲月的及时出现,恐怕已经被童梓雨结结实实的抽了一鞭子。她微微的一笑。

以他的身份去欺负一个小丫头要是传出去会笑掉别人的大牙。原本他躲在暗处不想管秦轻羽和童梓雨之间的恩怨。他要保护的只是碧凝珠而已。可是当他看到鞭子就要落在秦轻羽的后背的时候,他还是没管住自己的腿,蹦了出来。

对于这个,他自己也有点无奈。不过既然出来了,那就陪她走走吧。

关于秦轻羽的遭遇,他完全知晓,只是和他没什么关系他也不便插手。毕竟那是人家夫妻之间的事情,不管秦轻羽是不是真公主,她那个宁王妃的身份却是真的。所以不管冷瑜怎么对她和小丫都是冷瑜的私事。

只要冷瑜不真的将秦轻羽折腾死,那他只能袖手旁观着。

只是这个小丫头也不知天高地厚的出来责打秦轻羽,他就可以管上一管了。不过刚才他管不住自己腿脚的事情不是一个好现象。沈傲月微微的一侧目,以后还是离这个女人远点为妙。她的事情管上一次就足够了。况且她越是早被赶出王府,他就越轻松。

就这么决定了,沈傲月微微的舒了口气,大步的跟在秦轻羽的身后。

童梓雨的脸被气的一阵红,一阵白。一个下贱的侍卫也敢耻笑她。她一定会让那个人生不如死!

狠狠的踢了一脚地上的积瑜,童梓雨泄愤似的拿鞭子抽打着地面。

地面的薄冰上被她抽出了纵横交错的痕迹,良久,直到她气喘吁吁的满身是汗,她才挺了下来。

看着已经被她抽烂了的冰面,她看了看四周,忽然笑了起来。

“瑜哥哥。”

刚在书房坐下的冷瑜不由的皱起了眉头,放下了手中的书卷,他的眉头微微的一锁,怎么又来了?

想躲开已经不太可能了,因为那身鲜红的衣裙已经出现在了门口。

眉头展开,刚才还一脸不耐的冷瑜瞬间就换上了一幅笑容。

“你这是。”他刚一抬起眼眸,愣了一下。

一身狼狈的童梓雨哭着朝他飞扑了过来,冷瑜无奈的张开了双臂,让童梓雨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

“摔到了吗?”故意忽视衣衫上撕裂的口子,冷瑜装傻问道。

那口子已经深的见了皮肉了,童梓雨雪白的手臂露了一半在外面,摔是摔不成这样的,那衣帛破裂的痕迹倒很像是被撕开的。

冷瑜随手拽起了自己搭在椅子扶手上的披风,将童梓雨罩了起来。

这个丫头是姓赖的,要是自己因为看到了她的手臂而被她追着逼自己娶她就太麻烦了。

她的心思,冷瑜早就明白,只是他一直都在装傻充愣而已。

“瑜哥哥。我被人欺负了。”童梓雨哭的泣不成声。

冷瑜不由一阵的头痛,这个府里还有人敢欺负她?她不去找别人麻烦已经很不错了。不过看她这么狼狈,好像还真有人胆子肥到了敢在太岁的头上动土。难道了沈傲月?不用多问,冷瑜的脑子里就蹦出了这个名字。

要是这个王府中还有人不怕童梓雨的话,那也只可能是那个身穿他王府侍卫衣衫,到处大摇大摆的沈傲月了。

冷瑜皱眉听完了童梓雨的哭诉,虽然表面上动怒,但是心里却是不以为然。

沈傲月若是出手的话,童梓雨只怕不会只是衣衫被扯破而已。不过碍于她的身份,冷瑜还是大骂了沈傲月一番,还扬言要重重的责罚与他。这才让童梓雨破涕为笑。

“瑜哥哥。”童梓雨满意的窝在冷瑜的怀里,偷眼看着他。

“什么?”

“还有一件事,小雨不知道该不该和瑜哥哥说。”她吞吞吐吐道。

“有什么不能说的?”这小丫头还和他玩这套,冷瑜心里一阵的失笑,姑且听听她要说的是什么。

“那个叫沈傲月的侍卫好像对迟姐姐十分的关心呢。”她一边察言观色,一边小声说道。

“你想说什么?”将童梓雨放开,冷瑜淡然的问道。

这是生气。还是什么?童梓雨闭上了嘴,一时间也摸不清楚冷瑜在想的是什么了。她心里很虚。手指在袖子里偷偷的绞了起来,心也七上八下的。

“就是。就是。”算了,一不做,二不休,反正话都已经说了一半出去了,那就索性诬陷到底好了。大不了在那个女人被赶出王府的时候,她多给那个女人一些银两让她以后能活下去就好。

鼓足了勇气,童梓雨抬起头看着冷瑜,“我的意思是说,那两个人的关系怕是不一般。若只是普通的侍卫对主子的关系,那为什么他会突然在那么偏僻的地方出现?只有一路跟着迟姐姐才会那么及时的赶到。”

及时的赶到?冷瑜狐疑的看着童梓雨,及时的赶到做什么?

“哦是吗?”他固然漫不经心的问道。

“是的是的。”急于要证明秦轻羽与那个叫沈傲月的侍卫之间有暧昧的童梓雨忙不迭的点头。

“是吗?他及时的赶到阻止了什么?”冷瑜又是一副满不在乎的口气。

“阻止了鞭子。”鞭子两字才刚一出口,童梓雨顿时心里一慌,闭住了自己的嘴巴。

“鞭子?”冷瑜明锐的捕捉到了这两个字。

童梓雨一直带着鞭子,小丫头从府里侍卫那里学了三脚猫的功夫一直以来都喜欢到处显摆。

看来是她去找秦轻羽的麻烦在先,还对秦轻羽动了鞭子,所以沈傲月才出来阻止的。就这样得罪了这个刁蛮郡主,她才陷害沈傲月欺负她。

不用过多去揣测,聪明的冷瑜已经凭凑出了事情的真相。

他的面色一沉,“小雨。那个叫秦轻羽的女人虽然欺骗了本王,让本王很是生气,只是教训她还不用你出手。”他朝童梓雨挥了挥手,“你的衣衫也破了,还是早点回去换上一件新的才是。去吧。”说完他命人进来将童梓雨带走。

童梓雨懊恼的一步三回首的朝门外走去,自己怎么这么笨。这都能说漏嘴。

她真是恨不得找块豆腐撞上一撞。瑜哥哥一定是生气了。他是在生自己的气还是在生那个女人的气?

不,他是不会生自己的气的。一定是在气那个女人!瑜哥哥也是男人,也好面子。若是被人知晓了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有暧昧一定会动怒。他刚才的表现就是生气了。又磨不开面子说是那个女人的错,只能找个借口送自己离开,他好去找那女人的晦气。

恩,一定是这样的。童梓雨越想越对,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曾管家确实是个比较好说话的人,既然冷瑜没有规定任何人不准去探望小丫,更没规定王府中人谁也不准去帮助她,那么身为管家给予在被关柴房的小丫适当的照顾还是可行的。

见曾管家答应好好照顾小丫,秦轻羽的心这才定了下来。

与沈傲月一起朝王府的内堂走去,心情大好的秦轻羽忍不住嘴角微微的翘起,就连眼眸之中也带着几分笑意。

“你真应该多笑一笑。”沈傲月撇了她一眼,笑道。“你笑起来很美。”他由衷的说道。

“多谢。”秦轻羽停住脚步,朝沈傲月一颔首,“刚才若不是你,恐怕我已经被鞭子打到了。”

沈傲月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举手之劳而已,何必言谢。只是你以后还是自己多小心。”他想了想说道,“毕竟王府的事情,我不便多插手。”

“这个我明白。”秦轻羽的笑容一淡,幽幽的叹息了一声。她抬头看着远方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离开这里。”

她的目光深邃悠远,看的沈傲月心里微微的一动,安慰的话差点脱口而出,不过他还是堪堪的忍住。

少说,少做,少管!他不住的告诫自己。有夫之妇,王爷之妻,不是他说管就能管的,只要管好碧凝珠不被人夺去就好。至于她自己的烦恼,让她自己去解决。

沈傲月别开自己的目光,故意装作去欣赏回廊顶的雕刻。

远远站定脚步的冷瑜冷冷的看着回廊下的秦轻羽与沈傲月。

风轻轻的撩起秦轻羽的长发,微微的在她身后飘动,头上几乎没有什么装饰的她迎风而立,衣袂飘然,目光悠远,倒有几分欲乘风而去的风骨。她总是这么清清淡淡的,看似无欲无求,究竟什么才是她心中所想的?究竟除了那个只会惹麻烦的丫鬟之外,还有什么人是她所在乎的?

真的如同童梓雨说的那般,是这个叫沈傲月的男人吗?

抬起脚步,冷瑜朝廊下的两人走去,沈傲月看向他的时候,他已经换上了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态。

“好清闲啊。”他走到秦轻羽的面前站定,说道。“赏花?”

这里有花吗?秦轻羽不由得翻了个白眼,王爷莫不是眼瞎了吧。

“参见王爷。”她还是敛袖行了一礼。

“呵呵,既然王爷来了,那沈某就功成身退了。”沈傲月是个知情识趣的人,人家正牌夫君来了,自己还不离开,别真的惹来什么闲话,他可以不在乎,但是秦轻羽不行,毕竟还是个女人家。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也会开始为别人考虑了,沈傲月一边走,一边摸着自己的下巴,心里大大的感概了一番,我果然是个好人。

“小雨她说你和沈傲月走的很近。”本是想问询一下她有没有被童梓雨打到的,可是话到了唇边愣是变了味道。

“王爷不要误会。”秦轻羽玲珑剔透,一听就明白童梓雨那个丫头在冷瑜的面前搬弄是非了。

“本王没有误会。”冷瑜重重的哼了一声。他原本说的是真话,只是这语调一出,倒好像真的误会了一般,至少在秦轻羽听起来是这样的。

秦轻羽的心一乱。她从没遇到过这样的状况,也没有人教给她怎么处理这样的状况。

“你是来责罚我的吗?”索性抬起头,秦轻羽看着冷瑜的眼眸问道。

冷瑜的心里一动,她的目光有些凌乱,被风扬起的发丝缠绕在她的腮边,不过她依然还是挺直着自己的腰背,真是个倔强的女孩。

倔强的有些让人心生怜惜。

微微的朝秦轻羽展颜一笑,冷瑜摇了摇头,抬起手拂开了她腮边的发丝,“不是。”

警觉自己的举动有点暧昧,又过于温柔,冷瑜骤然将手收了回来,板起了刚刚缓和下来的面孔,“以后少和他来往!”他冷冷的丢下了这么一句,就摔袖离去。

“是。”

身后传来秦轻羽的回应之声,阔步离开的冷瑜唇角不由得微微一翘,一抹淡淡的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笑意从眼底缓缓的流出。

小丫在柴房里过的很好,除了柴房的环境不够优美,她不能走出柴房之外,她基本上过起了大小姐的日子,曾管家妥善的安排了小丫的一日三餐,每次都是他亲自送去。22百度一下“步步为营:凤倾天下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蛮兔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