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胡谢芸小说全文阅读 天津武爷的四朵警花

潺潺之恶潺潺之恶 2020年04月29日 来源:互联网 1817 次 收藏

第十三章

自打二丫被喜贵送回家后,二丫也正常地吃饭,正常地睡觉,一切表现地和以前没有什么两样。

她越是表现地正常的样子,越是让大丫和三丫担心。

唯一变化的就是,二丫不会笑了。

她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木偶,好像这幅躯壳只是她暂存的皮囊,

无论她们怎么追问,二丫都对去县里的事情绝口不提,大丫和三丫对此也无可奈何,只能想方设法让她开心。

翠芬因为和曹家成功结亲高兴,到底没有追究大丫和三丫隐瞒的事情,这件事情就算翻篇了。

曹家的彩礼也很快就让人送来了,一百斤大米,一百米高粱面,这些足以让佟家安稳度过这个灾年。

不仅如此,半月前,府衙派人来安抚灾民,愿意回到原籍的则遣返回乡,愿意留在本州的,则会让计民司统计人口,州府拨款去分拨去开荒垦地,在本州居住满两年后编入人口黄册,眼见着局势渐渐安稳下来,

这个灾年持续了漫长的一年零三个月后,终于要过去了。

但是二丫,依旧没有变回原来的爱笑爱闹的样子。

二丫就被娘束在家里,不让再随意出门了。

翠芬得加紧教导二丫,怎么伺候丈夫,服侍公婆。里里外外的大小事务要教给二丫。

离婚期只剩短短的半年的时间,翠芬不想二丫嫁出去后堕了佟家的名声,说佟家不会教养姑娘,这样大丫和三丫未来的婚事可是不好办了。

三丫有时候也会想起那个给石榴的那个少年,自从遭灾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来过了。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这是灾后的过的第一个新年,家里原来种的粮食都没了,新种的苗苗才长了三月,还不知能不能挺过过这个冬天。

许是今年的灾,老天爷看不下去今年的雪下的尤为的大,村人的脸上终于多了分笑,明年的庄稼有水了。

三丫穿着厚厚的棉鞋哼哧哼哧地走在雪地里,雪都快漫过她的膝盖了,她还是很兴奋。

一张炕桌上围坐这六个人,桌上就五个菜,一碗咸菜疙瘩,六七张高粱面烙的饼,杀了没粮食早就饿的瘦了不少的鸡来炖汤,野菜清炒一下撒点盐这些就成了佟家太和五年的最后的一顿饭。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任是翠芬有再好的手艺,家里没有什么粮食了,也翻不出什么花来。

不过只要大家团团圆圆地在一起就好了。总比那些离乡背井的家要好些。

整个新年村里口也没啥喜庆的气氛,甚至还有几户人家实在是没饭吃了,村人想接济一下,奈何自己也是饥一顿饱一顿的,只能无奈地打包了行李去投奔在外州的亲戚了。

现在能开心玩闹的也就只剩下不晓事的孩子了。

在雪地里打雪仗,滚雪球玩的不亦乐乎。

大人们也不出外访亲友,只往亲近的儿户人家走动走动,

三丫也邀二丫多一起出去玩:“二姐,我们去秀兰姐家坐坐吧,”

二丫拿着手中的绣篓,沉默地摇了摇头。

“二丫大过年的就去好好玩玩吧,去找春丫,喜儿玩玩。”大丫在一旁劝道。

二丫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娘让我这两天把给婆婆的袜子修好,我还得下功夫呢,你们去玩吧,不必管我。”

三丫无奈地和大丫对视一眼,心里头有些难过。“那好吧,我们看到好玩的东西就给你带回来。”

二丫看着姐姐妹妹出去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去了。

她现在一点都不敢去找原来的伙伴玩了,她们都还是小孩子,而她已经是待嫁之身了。

她不想到里边去被人问东问西,

秀兰打开门,看见只有两姐妹过来,心里了然之中有点暗淡。但不在多问,笑着把两人引进屋子里。

秀兰一边纳鞋底已边和大丫说说话,她们年纪相仿,性情也相投,很是亲近。

三丫在一旁笨抽的打着绺子,也不插话,

“秀兰姐,你纳的鞋底是怎么这么严实,我纳的针就很难穿进去,以后蛮子哥可有福啦!”大丫打趣的对秀兰挤挤眼。

同村的张家的大儿子蛮子是秀兰如的从小订的娃娃亲,说到这个亲事,里头还有些缘法呢,

秀兰姐的娘有天去后山摘草药的时候,就看见张蛮子的奶奶瘫在地上哎哟哎哟的直叫唤,凑近一瞧,竟然在裸露的脚腕子上看到一个蛇的牙印。

幸好春花婶的爹是原来是他村里的赤脚大夫,在地里创食吃的难免会遇到虫啊蛇的,春花婶还是有一套应付的法子。

她把随身带的帕子撕成一条条的,在伤口的上方紧紧的扎住。摘下头上的竹簪子在衣角瘵擦。往毒牙痕的方向那么一划,将两个毒牙痕连在一起。

红的发黑的毒血流了出来,流了一会鲜红的血冒了出来,春花婶这才微松了一口气。

好险这条蛇的毒不是很强,安慰了蛮子奶奶之后,春花婶赶忙回村里唤了人来,将蛮子奶奶抬回去找大夫看看。大夫诊治完说幸好处理的及时,不然这条腿可就要跛了。

张家对春花婶真的是感激不尽,蛮子奶奶还直念叨要结下亲。

恰好蛮子娘正怀着孩子。两家人合计,既然如此有缘分,日后要是春花有了女娃子,就要讨来当媳妇。要是是男孩,就结成干亲。

等到春花生下了秀兰,两家人就顺理成章的当了亲家。

“呸!你这坏丫头,什么时候和别人学的这些话,羞不羞”秀兰红着脸拿着鞋样轻打在大丫身上

大丫笑嘻嘻的躲了过去,看秀兰的手放了下来,又凑了回去:“秀兰,你娘有和你说要啥时候对盘呀”

对盘就是要选定婚期,提前半半告知女家。

秀兰羞赧的点了下头,“娘说他家让刘婆子过来递话,今年的十月二十宜嫁娶,”

说着站起身来走到屋门口向外望了望,见没人就轻掩上屋门,走到炕旁的槐木大箱子,对大丫招招手,三丫也好奇的亦步你趋跟了过去。

只见秀兰打开箱盖,里头整整齐齐码着好几尺红色的四棉布。

“半个月前娘就给我备好了这些布料,我最近正在选盖头上的样式,恰好你来了,刚好帮我看看哪个样子好。”

三人走到桌前,只见桌上满的草纸各画着不同的图案,有: “鸳鸯戏水”、‘龙风绕喜’‘风第牡丹’等等。

三丫好奇的垫着脚去看姐姐手中的样子,图样上两枝花缠绕在一起,绣娘的绣活不错,还能见到花瓣上的露水在招摇|欲坠。

秀兰凑到大丫身旁一看,笑道:“果然我俩的眼光是一样的,这么多花样子里我最中意的就是它了。明儿我就和娘说,让她帮我去买丝线。”

她们两人又坐下来,对着嫁衣,红盖头的事儿说个不停。

三丫对这个不感兴趣,自己就溜出去玩。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热门精选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潺潺之恶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